为什么流泪?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五月一日】我不是一个爱流泪的人。“男儿有泪不轻弹”这句话很适合我。××追悼会的现场当时是多么的悲情,我看着周围哭鼻子抹泪的人群,甚至连班上调皮捣蛋的同学也都哭的双目通红、嗓音嘶哑,我硬是挤不出一滴眼泪。后来,看一些电影,剧情伤感处,周围的人大都泪雨纷飞时,我也只是感到眼眶潮湿,可就是掉不出眼泪来。

修炼法轮功后,看师父在国外的讲法录像,师父一出场,我就在心里反复的说:这就是我的师父!师父还没有开讲呢,我的眼泪竟不知为何流了下来。说激动,内心并没有感到多大的波动啊,可是眼泪就是那样一个劲的流。

去年看《神韵》光碟,看到黄碧如演唱的《了解真相》,唱到最后一句“了解真相”,我被她发自内心的歌声打动了,眼泪流了出来。按理说,她唱的歌词并没有含多少情的成份,她自己也根本不是靠情绪来感染观众,但是,她却是用全部的身心把歌词的内涵诠释出来了。我当时一下子明白了“慈悲”两个字的内涵,也懂的了修炼者纯净的内心是歌唱家唱出优美歌声的前提和基础。她是用自己的生命在歌唱,用发自内心最深处的歌声在向人们传递着真相。

那是我第一次看《神韵》晚会而流泪。再后来,我再看《神韵》时,眼泪几乎是贯穿始终的。就连非常平和的、表现日常生活的舞剧节目,我的眼泪也是不住的流下来。我自己也纳闷,是什么触动了我?可是晚会本身并没有多少感情起伏的剧情。有的节目就是在表现人的纯真、纯善与纯美,有表现春天的,有再现江南秀女的、有表现少数民族风情的,看这样的节目怎么也会流泪呢?看来,真正能打动人的,可不只是感情,而是人圣洁的心灵。

今晚,看“新唐人”的视频,看到世界各地以各种形式在纪念四二五的活动。我的眼泪不知为什么又流了下来。那游行的队伍,有打鼓的,有吹号的,有手捧《转法轮》的,也有演炼功法的,这些修炼者的游行是在唤醒世人心中被封存已久的善念啊!

我看过法轮功修炼者杨森在马丁•路德•金纪念集会上的演讲稿。今天,我看到了他在现场演讲时的镜头。会场上那么多美国人在为他的“我也有一个梦想”而数度鼓掌。而杨森,并没有慷慨激昂的感情抒发,他用非常平和的语调平静的说着自己的梦想:

我梦想着,所有的中国人都可以有思想的自由,他们不必因为他们的理想和思维而忍受迫害(包括酷刑、非法拘捕和审讯)。

我梦想着,所有的中国人都可以有宗教信仰的自由,他们不必由于他们相信什么而被非法判刑或夺去生命。

我梦想着,有一天法轮功学员能够走到公园晨炼而不再被警察殴打。

我梦想着,我的女儿能回到中国,人们不再针对她对法轮功的信仰,而是针对她的品性来评价她。

就象马丁•路德•金所说的:“当这一切发生时,当我们让自由之钟敲响,我们让它敲响在每个大小村庄,从每个州到每个城市,我们会快步迈向那一天,所有上帝的孩子,黑人和白人,犹太人和非犹太人,天主教徒和非天主教徒,能手挽手唱着古老黑人的歌,‘终于自由了!终于自由了!感谢全能的上帝啊,我们终于自由了!’”

而我是随着杨森的演讲不停的在流着泪。

法轮功修炼者的平和、善良、宽容、坚忍、真诚与慈悲,必将感动世界!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