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安逸的环境 去香港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五月十四日】历史留下了今天不一样的香港给中国大陆人一个了解真相的窗口,也同时是为了我们大法弟子证实法、救度众生。台湾是海外大法弟子人数最多的地方,我们没有语言的障碍,我们应该责无旁贷的共同承担这份历史责任,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这么多的众生送到我们面前,我们能不救他们吗?这一切都容贯着师父洪大、无量的慈悲,是为了救度更多的众生,给予我们机会建立威德。

走出安逸的环境

自从一九九九年七月大法开始遭到迫害后,多年来我一直坚持着向大陆各公安单位打电话以营救同修和网络讲真相,每天都要求自己做好三件事,可是最近意识到长期以来已经形成了一个固定的形式,我想要突破的是在这样一个已经形成的固定安逸的环境里,虽然每天在家都做三件事,心里总觉得还不够。

修炼是方方面面要突破的,我想我不能只在这样的环境里修炼,我要走出这个环境,所以我决定去香港景点讲真相,记得在二零零三年时,我也多次去香港讲真相,还知道香港景点非常需要人力支援、需要更多同修到景点一起救度众生,所以我选择了去香港。

真心为对方好 锲而不舍劝三退

师父说:“大法弟子做的一切事情都是伟大的,而且是很重要的。讲真相中你们讲出的话中、打出的能量,起着震慑与消除邪恶的作用,你们是世上生命留去的关键。你的话如果很纯正,真的一下就打到世人的思想最深处去了,一下就能叫世人明白。”(《各地讲法四》〈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

在此我和同修们分享在香港景点帮几个有缘人完成“三退”的经过。

有一位女士当我劝退时,她说她信耶稣,之后开始讲人信耶稣才能得救云云,我顺着她的执著,跟她说:谢谢你告诉我这些,你说这些都是为别人好,同样的我告诉你退出共产党,远离灾难,也是为你好,我帮你退了吧!你没有损失。她就同意退了。

还有一人来到我面前时,我指着展板上图片是贵州平塘县掌布乡一块石头上的「中国共产党亡」六个大字,问他说:“看见吗?你退了吗?”他说:“去年就去看过了,还没有退”。我说:“帮你退出共产党,不用真名,小名都行的”。他回答:“用真名退”。才说完这句话,他就被导游叫走,我心想一定要等到他,果不其然,过一会我发现他就在离我不远处,赶快上前帮他退了。我的正念起到了作用。

让我记忆深刻的是,近中午时刻最后一辆游览车在路旁等,最后两位女士并肩快步走向游览车的中途时,突然其中一位女士折回头跑向我,笑着对我说:「法轮功好,我有炼过。」我当下心里即刻明白这是师父安排的有缘人到我的面前来了,赶快抓紧机会跟着她说:“你是党(团、队)员吗?”她说:“都不是”。我接着问:“红领巾戴过吧?”她说:“有啊!”我说:“退出共产党吧!不用真名都行的”,她摇头,我再说:“小名化名都行的,我帮你取某某,保命、保平安,远离灾难”。她终于点头说好,并很高兴的跟我摇手说再见。

香港景点需要同修支援

到香港之后,我在九龙湾景点(宏天广场),这个景点平常一位香港同修在做,每天结束前,有两位当地同修来帮忙。马路两边人行道上都挂满了二十多个横幅,和三十个展板。可想而知如果是一个人挂这些真相资料就要花上至少两个小时。

来到这个景点的大陆游客是来看金饰的,看完后他们要等车来载送离开,就在等车的空档,他们在台阶上歇息,我们开始用麦克风讲真相,一波接一波的众生来到面前,我们就不断的讲,从中南海和平上访、自焚真相、大法洪传、大陆同修遭受非法酷刑的迫害和天灭中共、赶快退党(团、队)保命,再進一步的在他们面前劝“三退”。

在这个过程中,大法弟子讲真相就是解体众生背后的操控人的邪恶因素,让众生明白真相而被救度。在九龙湾景点讲真相每天至少要站五个小时,风吹、日晒、雨淋,都是值得的,因为这一切的付出都是为了救度众生。每天晚上大家一起学两讲《转法轮》,互相切磋。在这个实修的环境中,人心少了,正念加强了,知道更要抓紧时间救度众生,做好三件事,更要严格要求自己,修好自己。

在此藉明慧一角,希望台湾同修们能重视,倾尽全力的配合香港景点讲真相,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以上个人微不足道的一点心得,如有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