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师呵护我 走正修炼路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日】走入修炼十几年来,慈悲的师父为我操尽了心,师父让我从迷中觉醒,明白了人生的真正意义。十几年风风雨雨,虽然走的磕磕碰碰,期间吃了很多苦,但我心里好幸福。在师父传法十七周年之际,向师父交上一份答卷,表达我的感恩之心,同时也激励自己在新的起点上走正走好最后的路。

醒悟

我九五年从单位内退后,孤独、失落、寂寞天天压得我喘不过气,身体也垮了下来,年轻时争强好胜的我想换个更好的环境继续再赚些钱,但干不了多长时间就被聘用单位解雇。一个偶尔的机会,我得到一本《转法轮》,一眼看到师父法像,第一感觉:好眼熟,这是我的亲人!

我真正开始修炼了,心里是那样的欢畅,终于等来了亿万年期盼的宇宙大法。我和同修们天天学法炼功,切磋交流,按“真、善、忍”归正自己,我感到自己的境界飞速升华。沐浴在师尊的浩荡佛恩中,我完全换了一个人,一个世界上最幸福、最幸运、最快乐的人。

苦炼

盘腿是我修炼中遇到的第一个难关。开始时,散盘也坐不住,单盘腿翘的老高,两腿又疼又麻还闹心,我知道自己腿业力大,但心里还是求师父帮帮我。一会儿,耳边响起师父的声音:“这忙是不能帮的。”太神奇了,师父真的就在我身边啊!法理涌出我的脑海“功修有路心为径 大法无边苦作舟”(《洪吟》<法轮大法>)。一天在梦中,我的两腿特别软,轻轻的就双盘上了,我笑醒了。我悟到:师父在鼓励我,催促我双盘。吃苦是在消业,是大好事呀,腿再痛也要忍。我下决心炼双盘,但痛的我前俯后仰,两脚乌紫,我默念着:“难忍能忍,难行能行”(《转法轮》),终于坚持到最后。那一天身体特别轻松,心情愉悦。两年苦熬,终于很轻松的就能双盘了。

洪法

九九年三月中旬,我们二十几位同修在我市附近几个小镇洪法教功,二十五天吃住在一起,帮助那里建立了炼功点,白天教功,晚上和他们一起学法、切磋,看师父讲法录像。每逢周日,载满两辆大轿车的市里同修来与我们汇合。教功时,有的新学员感到手心有法轮在转,有个三、四岁的小男孩站在第一排,动作做的很准确,当他看到师父法像时,高兴的喊:“法王!法王!”同修们都被感动的流泪了。每到一个小镇,我们都把大街小巷打扫的干干净净、公共厕所洗刷如新,临别时,人们舍不得我们走,他们说:“现在到哪儿去找这么好的人哪!”那段时间,我感到在法上提高的特别快,也为我后来走出来讲真相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护法

九九年“七·二零”乌云压顶,邪恶铺天盖地而来。我坚信师父坚信法,维护大法是我的神圣使命,我决定去省委上访。七月二十二日天还没亮,几千大法弟子静静的坐在省委大楼周围,没有喧哗、吵闹,只要求立即释放被抓捕的站长;还我们一个合法的修炼环境,真诚的告诉省领导:政府错了!一会儿大批武警跑步过来将我们围住,十几辆大轿车强行把我们送到偏远的一座高校关了整整一天,没饭吃,没水喝,那天天气很闷热,有的同修把扇子送到警察手里,告诉他们真相。大家背着《论语》,声音整齐洪亮,震撼天宇。

那时的环境十分险恶,所有的电视台、报纸、广播等宣传系统滚动似的造谣、诽谤、诬陷师父与大法,捏造了许多莫须有的罪名,真是“风云突变天欲坠”。我感觉就象被一口大铁锅严严实实的扣在里面,透不过气来。一天,单位通知我去参加一个座谈会,我想讲真相的机会来了。我观察了一下,会议室里,上级领导七、八人,单位领导二人,另有公安一人。是师父给了我这个机会,我含着泪向大家笑笑,平静的回答大家提出的问题后,我告诉他们:“我师父九二年出来传法教功,从未作过广告,都是因为这个功法太好、太正了,才会人传人、心传心,才会有这么多人来炼。在人类道德下滑的今天,好人多了不是好事吗?哪个国家的政府还怕好人多呢?大家都在做好人中的好人,在强身健体,而且节省了那么多医药费,谁受益?不是政府受益、人民受益吗……。”他们又问到“四·二五”上访,我把“上访”的来龙去脉详细介绍完,我说:“上访完全合法,当时大家静静的、平和的站在那儿,是要向政府领导人说明真实情况,是相信政府、拥护政府的表现啊。后来朱总理给了满意的答复,大家有秩序的离开时,把地上的烟头、纸屑都带走了。请你们想想,有这样的‘围攻’吗……。” 座谈会开了一上午,结束时,局里一位领导说:“你今天讲的这些,听了心里很舒服。”从那至今,局领导再也没找过我。我明白,那次讲真相能起到良好的效果,是师父给了我勇气与智慧。

同年一月十八日我踏上了开往北京的列车去证实法,在离北京不远的农村,与我市的几位同修相遇,其中还有江西的同修夫妻二人,大家一起学法炼功、切磋交流两天,认识到我们是一个整体,要在法中整体提高整体升华,才是师父所愿。有同修天目看到我市一片暗色,很多同修还没走出来,建议我和另一同修返回去,帮助还没走出来的同修在法上提高后一起走出来。于是我们带了一位北京同修返回我市召开了两天法会,同修来了很多,屋里挤的满满的,大家一起学法谈体会,纷纷表示要赴京证实法,为师父讨回清白。

由于当时有相当一部份同修带着求圆满的心去北京,被邪恶钻了空子,有的还没出家门就被公安恶警堵在屋里,有的在火车站被截住绑架,有的同修虽然顺利到达北京,但也或多或少带着怕心或求圆满的执著,后来也都遭到了迫害。师父说:“行不行一念之差,你能不能走出来证实法,也不是随着人多势众就可以过关的。有人想在天安门广场等着,大伙都出来我就出来;一看没有大伙出来,他也溜一圈回去了。因为大伙都出来的时候呢,是那个气势带你出来的,不是你发自你自己放下生死那个心走出来的。修炼是个人的事,不是大帮哄啊,每个人的提高必须得是扎扎实实的。”(《导航》〈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师父的法让我们找到了差距。

坚修

二零零零年四月我被关押在洗脑班。我天天背师父的经文,那些造谣中伤的歪理邪说一点儿也没入耳,总结时写了两篇真相,告诉他们:我坚修大法到底!

同年五月中旬的一天,派出所、街道、我单位来人把我骗上一辆警车,我在车上给他们讲真相,后发现情况不对问他们:“你们想带我到哪去?”谁也不说话,单位小柳(化名)说了句:“你要承受住啊!”车停在了市脑科医院里,我问他们为什么骗我?没人回答。我心没动,只有一念:不管到哪儿,我都是讲真相来了。四十分钟过去了,去办手续的公安回来说:“没床位了,回去吧!”现在回忆当时的情况,我没有想自己会如何,还师父清白、护法、讲清真相比什么都重要,正念令邪恶无法钻空子,师父保护了我。接近傍晚,刚才还好好的天气,突然狂风大作、飞沙走石,碗口粗的大树折断,我站在家里阳台上,眼泪止不住的流。师父说:“大法不离身 心存真善忍 世间大罗汉 神鬼惧十分”(《洪吟》<威德>)。我感受到了大法的无穷威力。

六月下旬,跟踪我的恶警绑架了我,非法送我到一座监狱监区关押了近三个月。抬头看,是武警岗楼,高墙上面围了一层层铁丝网。我天天背诵师父的《论语》及《洪吟》,“生无所求 死不惜留 荡尽妄念 佛不难修”(《洪吟》〈无存〉)。给警察和陪护讲真相,一位警官说:“你快把我说服了,你讲的有道理。”有一天我似睡非睡时,看见窗外一朵洁白的祥云向我飘来,上面站着三、四位古装模样的人,最前面一位穿的是一件鲜红绸缎长袍,衬托着蓝天白云美丽非凡。我惊醒了,跳下床奔向窗口,我知道那是我的亲人,他们看我来了,他们在期盼着我修回那真正美好的家园。

讲真相

我要用真相唤醒那些被谎言欺骗的世人。几年来,我面对面讲真相,在大街小巷屋前院后发放真相传单和小册子、光盘,挂“法轮大法好”小灯笼、小条幅等。有一次一路贴了二百多条小标贴后,被一位老者跟上了,他推着自行车追上来:“你贴了一路,我一直在跟你。”我很平静,笑着迎上去:“老哥,我是修炼法轮功的,按真、善、忍做最好的人,电视、报纸宣传的全是造谣,您千万别相信……现在政府不仅不让我们讲一句真话,还在抓捕我们,关起来判刑……。”我讲了天安门“自焚”真相,他思考了一会儿,理解的笑笑走了。

迫害在一步步升级,我们悟到要向公、检、法、司、省市委机关讲真相。用了一个星期的时间,做了大量的真相信件,但干扰非常大,不是邮票粘不牢就是信封开口处合不拢,我们加强了正念,排除干扰,请师父加持。我去邻近的城市向我市公、检、法、司、省市委机关邮寄,我提着满满一旅行包的真相信件,发着正念顺利通过了检票口,在长途汽车上向外望去,那天上的白云一会儿变成一条龙,一会儿又变成一匹飞马,追着汽车为我送行。在师父的护佑下,当天我顺利的返回,这几百封真相信件有力的震慑了邪恶。

二零零二年八月,师父发表了经文:“大法徒讲真相 口中利剑齐放 揭穿烂鬼谎言 抓紧救度快讲”(《洪吟二》〈快讲〉),我感到了时间的紧迫,不允许让善良的人们再受骗上当。在我家附近的马路边上有几十个玻璃橱窗里全是造谣、诽谤、诬陷师父和大法的内容,第一个玻璃橱窗内有好几幅师父的法像,伟大的师父无端遭恶人诽谤中,伤心的真是很难过!而且邪恶在毒害着多少不明真相的世人!我每天抽空到橱窗前守着,只要有人来看,我就告诉他真相,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小标贴贴在橱窗的玻璃上;一天晚上八点左右我发完真相传单在返回的路上,看到第一个玻璃橱窗门的锁坏了,玻璃门可以掀开,我悟到了:让我看到决非偶然。我发出正念,让周围的人走开,果然人们陆续离开了,这时我感到两手的手腕被什么东西扣住,有些僵硬,这是另外空间的邪恶在干扰,我立刻发正念否定,并请师父加持,我当时心静如水,坦然沉稳,很顺利的揭下画幅叠好迅速离开了,再回头看:那橱窗前人来人往的,马路灯光通明,我知道师父在看护着我,其实一切都是师父在做,我只是动动手。第二天,所有橱窗里的东西全都撤了。

摔倒爬起

二零零四年,我的一篇“遭迫害的经过”,以我真实姓名在明慧网曝光,按理讲这对讲清真相、震慑邪恶起的作用非同一般,是大好事,可我的境界没到位,抱着人的讨巧的心在显示自己、证实自己,这是一颗多大的私心,此文发表一段时间,警方没反应,我欢喜心、显示心出来了。后来发现自己被监视,气氛有点紧张,又整天提心吊胆,听见脚步声心就乱跳;法也学不進了,发正念也静不下心来;邪恶下手了,我又被绑架关押到洗脑班。由于我修炼有漏,一次次的非法绑架关押使我在修炼路上走的很累,家人也由理解、支持到担心、害怕;亲戚及同事朋友无时不牵挂我指责我,我几年前就被作为重点人物列進了黑名单,电话被监听,出门被跟踪,一阵孤单、苦闷、疲惫向我袭来,许多人心一个劲儿的往上冒,压不住,排不掉。 在这关键的考验时刻,没有好好向内找,却在两个月后配合了邪恶,违心的写了“保证” ,在我的修炼路上,留下了抹不去的耻辱!我回到家后失魂落魄,痛悔的泪水流不完:一个大法造就的生命背叛了大法,那真是生不如死啊!痛苦之余我慢慢清醒过来:还等什么?学法学法啊!我不能离开大法,我也不会离开大法!我要找回真正的我,师父说:“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师父还说:“天塌下来修炼人的正念都不动,这才是修炼,这样才是了不起的,(鼓掌)修炼人不执著世间所有的一切。”(《各地讲法六》〈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

师父没有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多次在梦里点化我:别老趴着呀,快扔掉包袱向前看,努力学法快些跟上来。在师父不断的慈悲呵护、点醒下,在同修无私帮助、交流中,我很快爬起来溶入证实法中。做好三件事的同时修好自己,在提高心性上多下功夫。我决心写‘ 严正声明 ’,怕心又翻出:会不会……人心与神念的较量中,我苦苦的度过了半年的时间才写“严正声明”’,写完的第二天从头到脚的皮肤出现许多红疹子,奇痒无比,但两天后就消失了,那些肮脏的败物师父给拿掉了。被邪恶捆绑的绳子松开了,人也格外轻松,三件事做的更顺了。

互帮互勉

二零零四年的一天,接到一同修丈夫的电话说:该同修生命垂危,住院了。医生建议手术,她不仅拒绝手术,连药都不吃,非说她没病,说是在消业,可肚子疼起来满地打滚,还呕吐,让我去劝劝她。于是我赶快赶往医院。这几年我没见到过她,她告诉我她家庭魔难很大,经常遭丈夫毒打和儿女讥讽谩骂,身体被病业折磨的皮包骨。而最令她痛苦的是几年都没有看到师父的经文了。说到这里,她流泪了。我们在病房里针对病业及她家庭魔难切磋,并且与她学了师父的《道法》。现在是正法时期,家庭魔难及这么大的病业都是另外空间邪恶的干扰,一定要否认它。她现在只有《转法轮》书,其他大法书都没有了,我把师父这些年的法会讲法及经文给她找齐了去看她,她全家人都在,他们不欢迎我的到来,说:“你来我家聊聊家常可以,要谈法轮功你就别来。”我笑笑没说话,晚上她儿子又给我打来电话:“告诉你,你再阻止我妈看病,我就揍你……”,当时我心里酸酸的,但很快就平静下来,想到师父不想落下一个弟子,找回昔日的同修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凡是师父所要的,我就一定要去做。何况常人都在迷中,不能怨怪他们,我时时要记住自己是修炼人,不要计较常人对我如何。

如今该同修在法上提高很快,三件事都没落下。最近也会使用U盘了,天天能浏览明慧网,最近又装上了宽带,上网、下载全都行,她说:“我应该怎么感谢你呢?”我说:“这都是师父的安排,你要更精進,不负师父的重望。”现在该同修体重增加三十多斤,脸色白里透红,有一天在我家她直言不讳指责我:“我觉的你心性有问题,说话又急又冲,根本不顾别人的感受,而且不信任我。”我心里一揪:是的,这段时间我是觉的她有些人心翻出,尤其争斗心。不过看到她的这些表现是不是让我找找自己呢?肯定是我有问题了,冷静后发现自己性子特急,太执著她的执著,而且固执偏激,总是强调自己的意见,遇到问题强加于人,爱下结论,这些都是自我膨胀的表现,是魔性。和那些不急不躁,心态祥和,善良可亲的同修相比,自己心性确实很差。我向她承认自己的不对,后来又通过我俩在法上交流,都能意识到向内找真好,向内找是师父给我们安排的修炼的路,真修弟子必须要做到。

劝“三退”

二零零四年底,《九评》横空出世,正法又進入了新的历程。讲清真相救世人更紧迫,师父说:“那么多的高层生命敢于冒着这么大的险恶到三界中来,为了什么?他们是神哪,我们能不救他们吗?他们不是为来得法的吗?从另外一个角度上讲,他们敢于来,不就是在证实正法和把希望寄托于这次正法吗?所以我说,我们不能落下他们,我们就是要救度他们,想办法去救他们!”(《各地讲法五》〈二零零五年曼哈顿国际法会讲法〉)一天凌晨,梦见我在高处,我下面是一望无边的黑色泥浆水,有许多人头窜动,仔细看去,他们都在很费劲的向我游来……,他们是我的亲人,已陷入尘世苦不堪言,我要救他们!师父在点化我:快去讲真相救人!

一天我发完光碟来到一家面馆要了碗面,这是一位女老板带三个打工小姐妹开的面馆,我先发正念排除干扰,再拉家常后切入正题:“这几年多灾多难是老天警示世人,老天要灭共产党了,因为它干的坏事太多。凡是入过党、团、队的人都宣过誓,脑门儿上留下了印记,赶快退出党、团、队就能抹去印记,大灾难来了就能保命,快退吧!”我给她们起了名,她们高兴的笑了,说:“谢谢你。”我说:“你们要谢就谢谢我师父吧!”我一转身,看见凳子上躺着位年轻男子,我说:“哟,这还落下一位。” 他马上坐起了说:“我入过团。”我说:“你也退了吧,你就叫某某吧。”大家连说带笑把我送出了门。

那天天快黑了,看见一位盲人要过马路,我赶紧跑过去搀着他过去,一边走一边给他讲真相,帮他退出了党,给他起名字叫“吉祥”,他可高兴了:“好啊,我从今天起就叫‘吉祥’了,我该有福啦!”我说:“还有,请你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你会有大福。” 我让他念了两遍,他高兴的走了。

前天,我在马路边等人,一位清洁工走过来,与我聊起了家常,我立马意识到,是师父把有缘人带到我跟前来了,他是基督徒,我告诉他:我们都是信神的,都是善良的好人,给他讲了真相,他用真名退了党,他一再说谢谢,还补充一句:“我明白了,我是从心里把它退掉了!”

做真相资料

陆续走出来的同修也越来越多,讲真相资料及同修学法交流的资料来源,尤其是师父的经文的来源很困难,有同修建议我学电脑,担起这个担子,解燃眉之急,这我连想都不敢想,因为几年前,就是因为孩子的电脑和我的大法资料问题,全家受牵连,我被非法关進看守所一个月后又监视居住;孩子也遭到关押迫害,从此家人再也不提电脑的事……这个怕心紧紧缠着我,经常演化一些假相让我放弃正念。一天晚上,一辆公安警车停在我家门口,警察不停的按我家门铃;又有一次,几个公安便衣手拿传唤证在我家的单元一家一家敲门,结果两次都是公安敲错了门;一次梦中我和同修化妆后准备上台表演,其中也有扮警察的。我明白那是师父点化我:不要怕,其实这一切都是在演戏。

我在学法中找到了自己许多不好的心,尤其是怕心,下决心去掉它 !走师父安排的路。师父说:“怕心会使人干错事,怕心也会使人失掉机缘,怕心是人走向神的死关。”(《走出死关》)心正了一切都那么顺:孩子不声不响的找来宽带公司安装好了宽带,又买回了电脑和打印机、接线板、音响,原来最反对装电脑的丈夫也没有任何反应,一切那么超常,那么顺利。我从来没摸过鼠标,对电脑一窍不通,汉语拼音更是找不着门儿,师父看到了我这颗纯正的心,在师父慈悲的加持及呵护下,同修上门帮助安装了小红伞、ZA,没几天我就陆续掌握了一些上网、下载、打印技术,汉语拼音也不知不觉的会用了,现在越用越熟练。两年多来,解决了几个小资料点的师父经文下载、讲真相传单原稿的来源及《明慧周刊》、小册子的制作;下载打印明慧网上的同修交流文章,在同修中传看,帮助同修发送“严正声明”及世人的“郑重声明”,发往明慧的三退名单已一万多名。师父说:“那是法赋予你的啊!你达不到还不行呢。正法需要使你的智慧达到那一步,所以你可不要觉的你自己怎么本事。”(《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我知道那都是师父给我的智慧与能力。在操作中,有时会发生奇妙的事,例如:我用拼音打字时有时选用冷僻字,按理要翻查多次才能选到,但却常常会在首位就跳出我要用的字;有时忘了断网就在电脑上做资料,网就会自动断开,需要时又自动接上了。我体悟到是师父在呵护我、帮助我 。

闯过魔难

同修小华(化名)是我在看守所认识的,六年里我们经常在一起学法切磋,交流做真相资料的经验,我给她提供原件后,她回去复印散发或分给其它资料点;她九九年得法,在法中提高很快,三件事也做的很好。不久,小华的丈夫在发零八年新年晚会、真相小册子时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非法劳教,恶警又把小华骗到派出所,逼问大法资料的来源。小华被送市洗脑班迫害达半年之久,这一切对我又是个考验,嘴上说:不承认邪恶的安排,一切师父说了算,可有时心里象风中的浮萍,惴惴不安,担心自己的安全,担心小华配合邪恶,把不好的败物扔给小华,我也变得那么浮躁,有时学法走神,发正念不静,讲真相也搁置了下来 ,明知不对却摆脱不了翻出来的怕心,状态时好时坏;身边的同修与我在法中切磋,她让我把手中的事先停停,静下心来好好学法,与她在法中切磋交流中,我清醒多了,感到很轻松,也更自信了,走出她家门时,连身体的细胞都充满了正念,大、小包袱都要扔干净啊!我又从新找到了真正的我,后来我家里发现半尺长的死蜈蚣和死蟑螂,我悟:另外空间的邪恶在我的正念下销毁了!

二零零七年初秋,我在梦中看到许多警察闯進我家,把家抄的乱七八糟,随后又梦见我和同修正在舞台上表演《西游记》中的一个场景。我明白师父点化我的内涵:看起来邪恶疯狂,其实都在演戏,不要怕。当天下午就有人使劲敲门,知道来者不善,果然是市“六一零”和公安分局的人。我默默发正念,清除他们背后的邪恶因素,并告诉他们:“我不会给你们开门的,我不想看到你们助纣为虐而在将来遭报,害了自己与家人。”他们又喊又叫,威胁要撬门,送我去劳教。我不慌不忙,迅速把资料收藏好,随后继续与他们讲真相。他们又叫来了五、六个派出所警察,那时正遇我家人回来,他们就闯了進来。

恶警在我家乱翻,我立即请师父加持,谢谢师父:大法书及资料都保存下来了。恶警开始查我的电脑,我有点慌了,人心翻出来:“看来不给他们一点东西,他们是不会罢休的。”当时忘记了这不是人对人的迫害,这一下被邪恶钻了空子:它们正虎视眈眈的盯着我呢,看见我有漏就下手了,接下来电脑也被查出了“问题”,我当时就悟到:修的不扎实啊!关键时刻还是不行啊!恶警们诬陷师父、恶语攻击大法,并要把我绑架到派出所,这时我头脑开始清醒,正念取代了人心,心里也开始平静了,我默念:“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 ”(《洪吟二》〈怕啥〉)。告诉他们,我决不会跟他们去,并请师父加持,而且正念越来越强,我脱口喊出:“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我师父清白!”当时空气象凝固了一样,谁也不说话,接着我家人也出面制止他们,不允许带走我,我感到师父就在我身边看护着我。邪恶退缩了,恶警告之:你不用去派出所了……可是电脑、打印机等被他们抢走了。在家人的帮助下及时又补充了一台电脑,一点儿也没影响我做三件事 。家人都相信大法的美好和超常,让我在家好好学法、发正念。再后来,派出所通知我们:电脑发现许多问题;我没动心,念也正,家人也都没把这些放在心上,师父领我们走的路是最正的,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最神圣的、最伟大的,是在救人哪!电脑是我做三件事的法器,必须归还给我。

后来派出所通知:电脑可以还给我,但必须我本人去。我一路发着正念,心里跟师父说:“我一定会安全的回来,一定会把电脑及其他抢去的东西都带回来。”在师父的保护下,派出所没有为难我,我说:“祝你们有一个好的未来,祝你们全家幸福平安!”他们笑了。

奥运前夕,我市一大资料点被破坏,牵连几个小资料点同修被抓捕,电脑、打印机、光碟、护身符、小册子等被抢劫一空,损失非常惨重,其中一对老夫妻同修被看守所、市洗脑班非法关押三、四个月,致使两个学法小组学法中断,三件事也几乎都停了。面对这一突如其来的魔难,我们陷入了沉思:正法的形势越来越好,邪恶已不足以干扰、阻挡我们做三件事,为什么还出现这样的状况?我们感到问题主要出在两个方面:一是有同修学人不学法,加强了某同修的自满心,结果造成该同修被恶警绑架的后果;二是有一阶段在集体学法中执著预言,把停止迫害的希望寄托在奥运上,让邪恶钻了空子。向内找,我认识到自己应承当的责任,我曾下载打印过一些预言让他们传看,全然偏离了法而不知。在学法切磋,反思悔过中,我们吸取教训,终于走出低谷,重又走上了做好三件事的轨道。

知难而上

奥运期间,小区的书记和主任来我家,要和我谈谈心。有一段时间我很烦他们(人心),前面所述抄家与电脑被抢,就是在他们与公安配合下干的,而且小区的橱窗里也曾几次出现中伤、诬陷师父和大法的漫画及文章。

但这次书记、主任来我家,我一定要把心摆正,明白自己的责任,即使救他们再难,我也要救他们。师父说过:“人理解和不理解,众生对这件事情的不同的想法、看法,都构成了你们在世间证实法和救度众生的困难。但是哪,无论他们什么样的表现,我们还得去救,因为他们不理解是因为他们在迷中,他们给大法弟子们造成的一些困难是因为他们看不到真相。”(《二零零八纽约法会讲法》)我告诉他们法轮功对人类百利而无一害,讲了天安门“自焚”真相,并从身心健康、道德回升、大法洪传盛况等多方面,让他们明白真相,还把师父教我们修心性的法背给他们听。真是“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洪吟二》<法正乾坤>),当我用一颗真诚、慈善的心,一心想救他们时,发出的正念之场,解体了他们周围一切不正的因素。他们认真的听,并不时发问,也问到了为什么要退党、散传单。我把道理讲给他们听,让他们明白修炼人真的是在救人。一个半小时下来,清除了他们头脑中被邪党媒体灌输的毒素。离开时,我一再祝愿他们全家平安、幸福、健康,能有个好未来。他们表示:下次再来聊。此后他们碰到我总是热情的打招呼,对我很客气,后来小区的橱窗里再没出现诬陷师父和大法的东西。

修心不断

在修炼中,那修好的一面断开了,其它的心又翻了上来:奥运前后,形势险恶,当周围有同修被抓时,怕心又出来了,有一个阶段不太敢出门,总觉着有车在跟踪我。不知不觉中,产生了求安逸心,那时逛商店,买衣服,要漂亮的心也冒了出来。邪恶开始钻空子,利用人的嘴放大我的执著,时不时听到同事、邻居夸我年轻有气质,不象老年人。在与同修接触中,也经常听到些赞扬声,好话听多了就有些忘乎所以,包括在切磋交流中会强调自己的认识,同修说的不顺我意时,心里总有点不舒服,证实自己的心也冒出来了。后来学法、发正念也有所放松,精進的意志有些消退,造成很长一段时间里我的腿痛,走路都困难。师父又开始在梦中敲打我,例如:火车要开了,我还没买票,还在清理身边的大包、小包;还梦见身后是个大粪坑,我在旁边用脏水洗衣服。

师父说:“其实大家想一想,过去的修炼人要耗尽一生才能走完的路中都不敢怠慢一刻,而要成就大法所度生命之果位的大法弟子修炼中又有最方便的修炼法门,在这种证实法修炼最伟大的荣耀瞬间即逝的暂短修炼时间内怎么能不更精進呢?”(《越最后越精進》)我下决心再次找回真我,在法中来归正自己,又开始静心学法向内找,挖出了许多不好的心:怕心、求安逸心、虚荣心、疑心、争强好斗心……彻底修去它!随后感觉人又轻松起来,腿也突然不痛了。我悟到:在正法中修炼,路千万要走正啊!

闯过十几年修炼坎坷历程,我明白了以法为师的深层内涵。在险恶的逆境中,是师父呵护我闯过了一关又一关,蜕去了一层又一层的人壳,大法博大精深的法理、修心去执的剜心透骨、师父时刻慈悲的点醒呵护……使我一步一步在法中升华,让我在修炼中兑现助师正法的洪愿。我无法用言语表达对师父的感恩,唯有精進再精進,才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