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法中修炼 路越走越宽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五月九日】我是九九年初有幸得大法的,同年的“七·二零”中共对大法铺天盖地的迫害,我也走進助师正法的行列。在伟大师尊慈悲的呵护下,已走过九个春秋,回首九年来的修炼历程,在风风雨雨中,闯过了一关又一关,跨过了一难又难,留下的只是对师尊无以言表的感恩。下面借第五届大陆大法弟子心得交流大会的机会,我也谈谈修炼去各种执著心和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个人体会。

二零零三年的一天,我带着小孩和同修一起到郊区去发真相资料救度众生,被不明真相的世人举报,县国安就来人,我们被国安非法绑架到拘留所。因自己平时学法不扎实,在拘留所里正念不足,执著亲情,就给旧势力钻了空子,后来被非法劳教两年。

在劳教所里,我有更多的时间去反思自己。师父在《转法轮》里讲到:“我来到常人社会这里,就象住店一样,小住几日,匆匆就走了。有些人就是留恋这地方,把自己的家给忘了。”师父讲的法就象重锤一样敲醒了我。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肩负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重任,怎么会执著常人的东西呢?所以在劳教所里,我再也不配合邪恶了。正如师父讲的:“作为一名大法弟子,为什么在承受迫害时怕邪恶之徒呢?关键是有执著心,否则就不要消极承受,时刻用正念正视恶人。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我有机会就跟她们讲真相。

两年非法劳教迫害回来后,回到家里,好象又進入了另一个牢笼。一个原因是自从九九年中共邪党迫害大法后,我几次被非法迫害,也给家人带来了心灵的创伤和生活的上的灾难,所以家人对我不理解,限制我的行动,不许我学法炼功;更主要的原因是自己长时间没学法,没有法指导,头脑中更多的是常人的观念。甚至用常人的观念去衡量同修,不想和同修接触,自己把自己封闭起来。越是这样,家里的环境越紧张,家人还说要把我赶出去。我当时真是痛苦万分,想到离婚,想到离家出走……。没有了正念,想不起自己是大法弟子,该承担怎样的责任。

几个月过去了,有一天见到了同修,同修就叫我要走出家门,参加集体学法,多和同修切磋,同修给了我师父的经文,给了我《明慧周刊》,我看了后,才渐渐清醒过来,我们不是小道修炼,不能独修,单修。我们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不但要修己,还要普度众生”(《转法轮》)。助师正法是我们神圣的使命和责任。大法弟子要形成整体,正如师父说的:“整体提高,整体升华。”(《转法轮》)“共同精進 前程光明”(《洪吟》<溶法>)。才能完成我们的史前大愿。

从法上提高后,我就冲破了家庭的牢笼,开始参加集体学法了。随着不断的学法,心性不断的提高,正念也越来越强,家里的环境也改变了,学法炼功家人也不干扰了。我又开始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情了,投入到救度众生的洪流中。开始不敢面对面讲真相,只是跟同修拿一些真相资料出去发,但我觉的这样让很多有缘人错过了得救的机会。因为我是开店的,每天都有机会接触一些有缘人,我能不救他们吗?自己救人为什么要怕呢?师父讲到:“修炼是严肃的,这样怕下去,什么时候能不再被怕心牵制?”(《走出死关》)人才有怕心,神是没有怕心的,我们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救度众生的事是一定要做的,从法理上明白了之后,我便开始面对面讲真相,来到的店里的人,我都把他们当作要救度的众生。

白天面对面讲真相,但还有很多有缘人自己无法跟他们讲的,所以发真相资料也是非常必要的。开始发真相资料都是跟同修拿的,但我看到同修也很忙,自己不能有依赖心。我便突破了自己没文化的观念,于是决心学上网,学打印真相资料,经过同修的指点,我很快学会了上网和打印资料,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大法弟子想做什么,只要我们发出的念是正的,师父就会帮我们,大法就会给我们智慧。正法進程要求资料点遍地开花,我也为自己能成为其中的一朵小花感到幸运。

现在我面对面讲真相,使用真相纸币讲真相,觉的是很自然的事,用做生意这个便利的机会救度更多有缘人。我也常常在店里放大法的音乐,这样可净化环境。打印资料,不但打印自己发放的,还配合我们整体,满足更多人的需要,精進实修,做好三件事。我能走到今天这一步,是师父的慈悲呵护,一步一步引领我提高的。

因层次有限,如有不符合法的,望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