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好法 向内找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三日】我在此向慈悲伟大的师尊汇报一下我在学好法、向内找中提高、升华的修炼体会。

一、学好法

每一个真修弟子都深知学法的重要性,无论是个人修炼时期,还是正法时期,能够坚定的走到今天都离不开学法。没有法是不可能破除邪恶与谎言的,是不可能修去执著与正念正行的。师父一再告诫我们要多学法、多学法,法无所不能。

我是九六年得法的弟子,从法中得知长春的大法弟子都在背法,悟到师父希望我们背法,于是开始背法,过程中有诸多思想业力与观念的干扰,但都一一排除,坚持半年终于背完一遍。接着又从头背,到邪恶迫害大法时,已背了八、九遍了,经文也背了几遍。那时脑海中经常能冒出法,甚至一觉醒来发现脑子在背法,感觉自己在突飞猛進的提高着。

由于学法的基础打的比较扎实,所以在后来的被邪恶非法关押期间,还能把自己溶于法中,能够识正邪、辨真伪、清醒的走过来。当然学法不能流于形式,一定要静下心来。师父在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八日的《致澳洲法会》中说:“学法不要走形式,要集中念头去学,要真正自己在学。”当我静下心来背法时,周围的一切似乎已不存在,我发现自己不止是表面身体、内心深处在背,简直是层层身体都在背,大法的每个字都能浮现在眼前,一句法一下子就记住了,背着背着,会突然流泪,被师尊的佛恩浩荡所感动,那种殊胜、美妙无法用语言形容。一个心中装满法的大法弟子,邪恶怎么能动摇的了啊!邪恶怎么能动摇的了大法呢?它只有害怕的份,只有被清除的份,我发现自己全身心背法时,恶警们不敢靠近我,那是他们背后的邪恶在怕啊。

现在学法的时间太少,每天都是挤时间学,要想很快静下来有点难,有时是口到心没到,我就采取背的形式学法,尽量背慢一点,让每个字都显现在眼前,这样就没白学,集体学法也要求自己这样背,所以最喜欢同修们读慢一点。希望同修们也能这样背法。

二、向内找

法理上知道要向内找去执著,“但是在实际修炼中,痛苦来时、矛盾冲击心肺时,特别是一旦冲击了人的那顽固的观念时,还是很难过关,甚至明明知道是在考验也放不下执著。”(《越最后越精進》)

有一次和同修交流时,谈到自己打坐从没突破一小时,因为很痛,言下之意不是自己不行、怕痛,你们肯定没有我这么痛,我并不比你们差,结果同修们都说自己痛时达到什么什么成度,和他们对照我并不比他们痛,但我还是为自己辩解,说自己肯定是师父说的要么是这方面业力太大、要么是从没盘过腿的这两种情况的一种。这么多年我一直是这么认识的,所以对自己只能打坐三、四十分钟还挺知足的,也没想到要向内找、要突破了。有同修说:你每次觉的到了极限时,看还能不能再忍几分钟,每次都加一点,试试怎么样。另一同修说:你静不下来时有没有背法?我静不下时就背法。听到这话,我心头一震,我从没静下来过啊,脑海中翻江倒海胡思乱想从没管它啊,我开始意识到是自己的问题了,再想想这么多同修说我,不是偶然的啊,我真得好好找找自己了,为什么静不下来呢?

师父在《转法轮》中说:“你静不下来的原因,是因为你的思想没有空,你没有那么高的层次,那是由浅入深的,与层次提高是相辅相成的。你放下了执著心,你的层次也上来了,你定力也加深了。”是啊,我发现自己的执著心太多了,欲望、色心太重了,怎么能静的下来呢?我真得好好修去这些执著了。第二天打坐时,我开始注意自己的思想念头了,只要杂念一上来就立即排斥它、清除它,只听炼功音乐,反复这样,逐渐的思想就集中在炼功音乐上了,这时突然发现炼功音乐是那样的美妙,自己似乎已到了佛国净地,是那么的美好、殊胜,身体、腿似乎与思想脱离了一般,腿痛也显得缥缈遥远,四十分钟后,发现自己还能坐下去,就这样一个小时终于炼下来了,放下来时比平时还显得轻松。我高兴的想流泪了,我悟到,当我转变观念向内找时,心性就已经升华了,“心性多高功多高”(《转法轮》)。师父看到我在这个问题上提高了,就帮我去掉了那种不好的物质,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啊!同时我又悟到了师父在《转法轮》中说的“你一味的强调你自身功的变化而不强调你心性的转变,它可是等着你心性的提高,才会发生整体的变化呢”的一层法理。从那以后,只要我想打坐一小时,一般都能坚持做完。这么多年的顽固观念就这样在向内找、实修中解体了。

还有一件事,也让我体会到了向内找的威力。

一次,约定晚上把一些用于发真相短信的手机卡送给同修,我用纸包好手机卡,放在我的工作袋中。当时有一念闪现:应该放在裤子口袋里稳妥些。可是觉的裤子鼓鼓的不好看,所以还是放在工作袋中,准备给学生上完课后就送给同修。

可当我上完课去同修家时却找不到这些手机卡了,工作袋翻了一遍又一遍也没发现,我的心凉了半截,那是证实法、救度众生用的啊,我怎么能弄丢呢。我意识到肯定是抽书时顺势把东西带出来了。我马上转回教室找,一路上想:今天风这么大,那么一小包的东西就算掉在讲台上,也早就被风吹走了,何况学生那么多,肯定是找不到了。那颗人心沮丧极了,完全没了修炼人的正念。结果正好是下课,大多数学生都下楼了,我从讲台找到地上,都没看见,再问一学生,也说不知道。

我又回到同修家,同修说:“这是干扰,我们针对这事发正念,同修的电脑丢了都能用神通找回来,我们也用正念要手机卡回来,同时我们学好法向内找自己的漏。”这时我的正念也上来了,我知道肯定是自己有强大的漏让邪恶钻了空子,但不管我有什么执著,邪恶都不能以此为借口干扰正法,这些救人的法器任何邪恶都不配动,必须把这些手机卡归还,我会向内找,但那是因为我是大法弟子,是按照大法的要求向内找,而决不是因邪恶干扰了才向内找。同时,我向内找自己的执著,发现自己的执著心太多了,求名的心,爱美之心,当时很笼统的找了一大堆执著心。

发完正念后,我又回到教室,一学生马上出来把手机卡给了我,说在哪里捡的,包的纸已从窗外丢了。我高兴的接过一看,怎么只有四个,明明是六个,可那学生说只有四个。这时心虽然轻松了许多,但知道这样的结果肯定是因为自己向内找没有彻底,正念还不足。

回家后我开始查找自己那隐藏很深的执著心,首先是有很强的求名心,这种心具体表现为:因常有学生说最喜欢上我的课了,听的多了,那颗求名的心膨胀了起来,以至于上课时,陶醉在自己那生动的讲述中,沾沾自喜、显示心全出来了,才会把手机卡抽出来了也浑然不知,从而被邪恶钻了空子。求名心还表现为平时很注重穿着打扮,当别人说自己年轻漂亮时,心里美滋滋的,没有把它当作执著,还用“我这是在证实法”作为借口掩盖着,使这颗执著于美好形象的心越来越强,所以才会把手机卡放在工作袋中,因怕影响美而没有放在裤子袋里。还有,这种求名的心也严重的影响了自己面对面讲真相。当师父把有缘人推到我面前时,我因为注重在别人心中的印象而没有想到讲真相,或即使想到了也因顾虑重重错过了机缘,对众生根本就没有生出慈悲心来,造成在讲真相上显的麻木而懈怠。我觉的自己真是太差了,那么执著于自我,正法的机缘瞬间即逝,而我却在这“值千金、值万金”的珍贵时刻荒废着岁月,辜负师父的慈悲救度,辜负着对自己寄予无限希望的众生!

同时,这件事也让我看到了自己与同修的差距,同修在听到这件事后,并没有责怪我,而是提出正念清除邪恶及向内找。而我呢,当同修的做法不符合自己的观念时或认为同修某件事没做好时,却是一味的指责、怨恨,没有修炼人的宽容与慈悲,也没有想想自己为什么会如此心愤不平,没有想到遇到问题首先应该向内找自己的执著、要去的心。当同修要我帮忙发正念或处理一些事情时,总是不情愿,没有把同修的事当作自己的事,不愿为同修付出,这些都反映出自己修炼中的严重不足,还固守着旧宇宙的生命那种为私为我的因素不放。于是我在每个整点发正念时加進一念:清除干扰大法弟子证实法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那些救人的法器谁也不能动,必须无条件的完好无损的归还。

第二天,我打算下早班时再去那个班看看,这时已明显的感觉到一切干扰已经烟消云散。当我再去那个班问那个学生时,他说又帮我找到了另外的两个。师父又一次帮了我!当我向内找出自己的执著时,当我正念认识时,当同修整体配合时,师父又一次帮了我。以前我也有几次被丢失的法器在师父的加持下又找到了,这一次又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师父的慈悲!

总之,作为大法弟子,只要静心学好法,向内找,去掉自己的执著,在走向神的这条路上是没有谁能阻挡的了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