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叫怎么做我就怎么做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三日】我小时候只上过两年学,几十年了,忘的也差不多了。荣幸修了大法,原来不可想象的事在我身上体现出来。

修炼前,我身体瘦弱,浑身没劲,根本干不了什么活,整天与药罐子打交道。九六年修炼法轮大法后,身体从原来的七十多斤到现在的一百二十多斤,真是无病一身轻。在心性方面,也从原来各种执著心很强的一个常人,修炼成现在能遇事先考虑别人、时时向内找的一名大法徒。感谢师尊慈悲苦度,感谢师尊为我安排了集体学法的环境。在学法小组学法时,我不认识的字或读不准音的字,同修耐心给我指出来。《转法轮》我已背过一遍,现在正背第二遍。师尊的三十八本大法书我能流利的通读。

几年前我基本不会写字,写自己名字也歪歪扭扭的。而在讲真相、劝三退中,不但去掉我的各种执著心,也使我写的字越来越象个字了。事情是这样的。劝三退需要记对方的名字,和同修在一起我就让同修记。如果我一人出去劝三退就得我自己写,不会写的字就用白字代替,回家再问老伴,我再仔细抄写一遍,不会写的字我再多写几遍。后来和同修一起出去劝三退,我也学着记劝退的名字。有时拿到小组同修也帮我把不对的字纠正过来。几年来在记名字的过程中,好多不会写的字就学会写了,而且同修说我写的字越来越漂亮了。

同修并鼓励我把自己修炼过程写出来,说你怎么做的怎么想的就象说话似的写出来。这是我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明慧周刊》上同修的文章也说总结自己所走过的路,也是在修自己。这也是师尊要求大法弟子做的事。我也跃跃欲试,可是拿起笔来不知如何写,脑子一片空白,两天了,一个字也没写出来。我跪在师尊法像前,给师尊上了几炷香,眼含热泪求师尊帮帮弟子。我把纸铺到师尊法像前的桌子上面,拿起笔,脑子清晰起来了,以前的事一幕一幕浮现在眼前。

师父叫怎么做我就怎么做

我知道自己文化水平低,师父讲的法有时理解不好也悟不好。但不管理解也好不理解也好,师父叫怎么做我就怎么做。师父让学好法:一般情况下我每天不少于五个小时的学法时间。师父让发正念:我每天不少于十二个整点的正念。师父让讲真相:我就走到那里讲到那里。

我和老伴都是九六年得法的老弟子,十多年没吃过一粒药,和同龄人比显的很年轻。孩子们见证了大法的神奇都很支持,家庭环境很宽松。特别是近几年来每天都很有规律,早晨六点前和老伴五套功法都炼完,六点发完正念收拾完家务学一个多小时的《转法轮》就出去面对面讲真相、发资料。(下雨天或有急办的事时不出去)近处有时和老伴一起去,到远处的农村集市就和同修骑自行车或坐公共汽车去。下午睡一个多小时午觉然后和老伴学法。学到整点就发正念。吃饭时看真相光盘,晚上到学法小组学法,七点五十到十点十分,发三个正念,风雨无阻。有时还要整体配合做一些大法的事。十点半回到家背《转法轮》和看《明慧周刊》等有关资料,坚持到十二点发完正念才睡觉。每天要做什么自然而然就去做,象师尊说的已经形成机制,不用刻意去安排。每天时间很紧凑,但心里很充实很踏实。在学法小组我们风趣的说:“现在我们都成了专修弟子了”。

面对面讲真相

我们出去面对面讲真相根本没有邪党的什么敏感日的概念。五月十三日是大法弟子最自豪的日子。今年五月十三日,我和同修去十多里外的集市讲真相,底气十足,正念很强,就感到师父就在我们身边。那天劝退的人不少。晚上在学法小组我们切磋才感到,今天路上和集市上的警车和巡逻车好象比平时多了不少。是啊,全世界法轮大法日当然是邪党的敏感日、害怕日。

我在外面对面讲真相,从一开始只对卖菜的、收破烂的、干活的民工讲,到现在给买菜的、等车的讲,是凡碰到的人都能讲,其中有上班族、退休老干部、学生、便衣警察。这真象师尊讲的云游一样,什么样的事情都能遇到,有说鼓励的话、要注意安全、千恩万谢的,有不听的并说难听的话、要举报的,我都做到及时调整好心态,劝的多不生欢喜心,少的时候也不能有失落感;遇到有人说好听的话、难听的话甚至骂人的话都能呵呵一乐,甚至有人要举报时,都能乐呵呵的对他说“你不要开这样的玩笑,这样对你不好”。只要没有怕心,信师信法,都能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有惊无险。现在讲真相,明显感到邪恶少之又少了,有的想恶也恶不起来了。

向内找是修炼人的法宝

在组里学法,一次一同修无故的对我发脾气。我没有辩解,强忍着向内找,又找不出我错在哪里,心里很是不平衡。回到家,老伴在读《转法轮》,正读到:“遇到什么事情都不放在心上,常人中的一切事情根本就不放在心上,总是乐呵呵的,吃多大亏也乐呵呵的不在乎。”这不是师父在点化我吗?我心中顿时开朗,心里连说三遍“谢谢同修”。我再進一步向内找,发现这一段时间争斗心、欢喜心又有所抬头。找到它我就发正念解体它、不承认它。第二天再见到同修,彼此说话平和笑容满面,昨天的事好象不曾发生。从那以后,无论遇到什么事,我都心平气和的向内找自己的不足,然后去掉它。真是心清体透。

一次我在老家住了几天。回来后家里的便池堵了,脏水不往下流反而往上翻。这样大小便就得到外面找厕所。这多耽误时间呐,我们大法弟子的时间是宝贵的。我悟到这不对劲,就和老伴说:我们找一找哪里没做好,让旧势力钻了空子对我们進行干扰。老伴马上悟到,“这几天我在家学法也很少,发正念、炼功也没跟上。”我说:“不学法、不炼功、不做三件事那不是常人吗?你看咱对门的老赵家三天两头找人通下水道。我这几天在老家虽然三件事也在做,但也懈怠不少。我们现在找到了错出在哪里了就要改正。从今以后咱们俩互相监督,互相鼓励,不能再有安逸之心。”咱们炼功人是有能量的,那个钢板都挡不住能量,这点脏水算什么,我们发正念解体它不承认它。并请师尊加持。第二天,便池畅通无阻。又一次见证了向内找的威力。

大法显神奇

我有一双平底鞋,还是女儿给买的,穿着轻便舒服。我去农村发资料穿过它,骑自行车劝三退穿过它。天暖和了,我把它收起来时,发现有一只鞋底齐齐的断开了。我没舍得扔,就把它收到一边了。前几天我找鞋时,发现那双断开了的鞋底又合上了,一点缝隙也没有。这在常人看来简直不可思议。我知道这是师尊在鼓励我。我又能穿上它更加精進的去做大法的事了。

正念闯过病业关

有的时候我悟的不好,也没做好,让邪恶钻了空子,也出现多次病业关,但都能在师父的加持下正念闯了过来。其中有一次早起我和老伴炼动功,炼到第四套功法时,觉的身体不舒服,肚子很疼,到厕所又拉又吐头晕脑胀。在厕所蹲好长时间,觉的该发六点正念了,强打精神站起来洗洗手脸,慢慢坐到床上发正念。感觉胳膊发酸手立不起来。发完正念我就用mp3听师父讲法。强打精神又发个七点正念。想躺下睡一会,手脚不听使唤,全身动不了,头在床边上。我赶快喊老伴过来,他拉又拉不动我,我又用不上劲。老伴说:你快背《论语》。第一遍背到第三段怎么也记不起来了,又从头背,背完第一段又记不住下边的内容了。我赶快对老伴说:“你快把《转法轮》递给我,邪恶不让我背《论语》我就读《论语》,绝不能上邪恶的当,绝不承认邪恶对我的迫害。不能耽误我做三件事,不能耽误我集体学法。你快给我发正念,请师父加持我正念正行。”我大声的读《论语》,读到第三遍,胳膊腿就能动了,我就双盘腿、手结印大声背《论语》,也不知背了多少遍,越背感到身上越轻松,越背感到身上越有劲。我下床走到老伴房间里,腿还有点发木。老伴还在那发正念呢,看我走过来高兴的说:“你没事了。”“对,我一点事也没有了。”前后不到两个小时,在师父的加持下我又闯过一个大关。

现在正法到了最后,邪恶也虎视眈眈的盯着我们,无孔不入想把我们拉下去。师父的法越学越明白,只要坚信大法坚信师父,正念正行时刻想着我们要做的“三件事”,什么心性关、病业关,在真正的大法弟子面前什么也不是。反过来我们经受了一次次的考验,身体得到了净化,心性也得到了一次次的提高。要说的事还有很多。同修说不要写得太长,那我就写到这里吧。谢谢同修帮我修改,悟的不对的地方望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