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修炼历程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七日】每当想起自己所居住的县城师尊曾来过,就感到无上的荣耀;每想到今生能成为师尊的弟子,就感到无比的荣幸与自豪!我是九九年一月得法的,当我看着师尊讲法录像,听着师尊讲法的时候,就觉的师尊一下打开了我封存已久的内心世界,回答了我对人生的诸多疑惑,使我思想提升到一个全新的境界。

虽然开始的时候只是为了能有一个健康的身体而走入了修炼的,但听完了师尊的讲法,我完全明白了人来到世上的真正意义,由此我只有一个念头:这条路无论如何艰难,我都会坚定的走下去。

坚修

九九年七二零。恐怖笼罩着中国大地,形势很紧张,一天场里通知我去开紧急会议,说是传达上级文件,场领导很急的念完了文件。是一篇不准炼法轮功的通知,我一边稀里糊涂的听,一边想:师尊讲的真、善、忍的法理博大精深,多好的大法,不让修?不让炼?你们算啥?我就是炼,谁也管不着。我一点不慌,开完会就走了。

我工作的镇比较偏僻,听到不准炼法轮功消息的人也是私下议论。一天晚上,我丈夫所在单位的派出所所长,在我家房后(我们已睡下)一边敲窗户一边喊我丈夫的名字,丈夫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急忙跑了出去,我听见他们在房后小声说着啥,通过他们这种说话的态度,我预料到了所发生的事。不一会他回到屋里不高兴的说:“告诉你现在开始抓炼‘法轮功’的了,快别炼了。”我说:“他们还想怎么样?那么好为啥不炼?”他说:“你就整事吧。”气呼呼的躺下了。没过几天,我们正吃饭,突然电话铃声响起,我丈夫去接电话,回来后很严肃的说:“二哥来电话了,他去长春开会,长春那边已经抓了很多炼法轮功的,让你别炼了。”我笑着说:“笑话,炼功还有错。抓什么抓,我才不怕呢,我就炼,谁也管不着。”我的态度他感到很惊讶,也没说啥,那段时间炼功学法我一直没间断。我想,师父讲的法每句话都说的那么好,说到了我的心里,我是那么信服,我没有一丝怀疑。不管发生啥事,我都会一修到底。

当时我是在场办的一所幼儿园工作,虽然场里没给我施加压力,但从外面的消息得知,全国到处在抓人,情况很严峻,我不知道在我这会发生什么事。一天我就与同事(她丈夫是副场长)说:“现在外面在抓炼法轮功的,如果哪天我被抓走了,请你告诉我爱人,让他不用为我的事费心。不用花钱,也不用找人把我弄出来。我这颗心定了,谁也不能改变,我炼法轮功没有错。”她哭了,说道;“没事你放心,你不会有事的。那天书记到我家去了,因县里让他上报场里有谁在炼法轮功,他不知该怎么办,场里的人都知道你人好,可他不上报怕上面知道追查下来担不起责任,给你报上去又觉的心里不忍,就和我家的商量怎么办。”我家那位说:“怎么办?你就说我们场里没有炼的。”书记听后心里有了底,所以就没上报。

师尊在《精進要旨二》〈路〉中说:“修炼就是难,难在无论天塌地陷、邪恶疯狂迫害、生死攸关时,还能在你修炼的这条路上坚定的走下去,人类社会中的任何事都干扰不了修炼路上的步伐。”每当想起师尊的话语,浑身充满了无穷的力量!

开始修炼法轮功时,我丈夫是赞成的。从七二零以后他就特别害怕,三天两头要我不要炼了。他的话我根本就没往心里去。我们家搬到县城后,我与同修接触的多了,他就怕我哪天出了事给他带来麻烦,于是就动不动骂我,气的不行。“天安门自焚”事件发生后,我大姑姐看了电视打来电话找他,他回屋里说:“你知道出了什么事?你们炼法轮功的去天安门了,用汽油自己烧自己。你还炼?”我一听就知道是假的。就说:“那不是炼法轮功的,炼法轮功的人是不会那么做的。”他说:“电视上演的你还不信?”因详细情况我也不知道,我也不和他多说,但我绝对相信一个真正的炼功人绝不会去自焚。

我们和公婆住在一起,亲属几乎都在县城住,开始我给他们讲真相。除小妹夫、两个嫂子能听外,其他人根本就不听,说话也不讲理。他们都承认我是个好人,啥毛病也挑不出,就是因我不放弃修炼,他们就气的不行,怕我炼功会给他们带来麻烦。因邪党一贯用开除工作,停发工资、不让孩子升学、不让当兵等株连九族的黑政策,压制中国人,他们害怕受牵连,千方百计的阻挡我,给我施加压力,逼我放弃修炼。我心里很坦然,我想:修炼“真善忍”没有错。我自己的路自己走,他们的怕不是我造成的,是邪恶在迫害好人。

那时我婆婆就天天盯着我,我出去干啥都和她说一声,我觉的她是长辈,出于尊重,和她打招呼是应该的,可她脸一变,质问我上哪?干啥去?我忍着说出去找朋友,有时说回娘家。她特别害怕我去找同修,一次我说要出去办事,她把我叫住说:“你千万别找那些人了,我求求你了。”然后给我跪下了。我一边拉她一边说:“妈,你起来。”我心想,用这种方式阻拦我,让我放弃修炼,不让我与同修接触,不可能。我是神,你给我跪下也没啥不可。我这一念一出,她一看没招,也就顺势起来了。我说:“妈,我走了,一会回来做饭。”我头也不回的向外走,她好象在后边骂我,说些难听的话。

我母亲也知道我炼功好,一身的病都好了,可就是怕我被抓,经常哭,睡不着觉。我奶奶住院时我去看她,我的四个姑姑都在,三姑问我还炼法轮功吗?我说炼啊,好为啥不炼?我就开始讲真相,谁知道他们在医院里趁医护人员不在群起而攻之:你傻啊?孩子她爸在公安局工作,你不是给他找麻烦吗?你太自私了,你不为自己还得为孩子她爸着想啊!另一个姑姑说:“你爸过世的早,你妈一个人从小拉扯你们多不容易啊,你看看你妈头发全白了,你想气死她啊?”他们说的话我一点也没动心,我讲真相他们不听,一个劲数落我,我不动声色,心里想让他们闭嘴,渐渐的他们不说了,说别的了。

前几年,因我坚持修炼大法,娘家人指责挖苦;婆家大姑子、小姑子冷嘲热讽;婆婆盯梢,指桑骂槐;丈夫对我進行羞辱、拳打脚踢,等等,什么手段都用上了,但都没有改变我坚修大法的心。从我听了师尊讲法那天起,坚修大法跟师尊回家的那颗心就从未改变过。

证实法

知道我炼功的人问我,法轮功是怎么回事?我就讲给他们听,肯定的说:“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修的是真、善、忍,是让人心向善。法轮功上访只是为了说句公道话。我正因为炼了法轮功,身体才越来越好”。听了我的话,在卫生所工作的两位同学说:“可不是吗,你以前三天两头的到卫生所拿药,自从你炼功后就再也没见你来开过药。”

二零零零年一月,我丈夫调到县公安局工作。同年七月,我女儿到县城上中学。为照顾他们的生活,我就在原单位停薪留职,把家搬到了县里。因没经济能力买房,就搬到公婆家去住。到了县里后与同修接触的多了,师尊的经文我很快就能看到,师尊的每篇经文鼓励我精進,增强我坚定修炼的信心。

有一次我表姐(九八年得法,零四年十一月被旧势力迫害,没走出病业关去世)家不知哪个同修送去的真相资料。我听到后就去了表姐家取了一部份资料,和女儿顶着小雪花往住户家发放,从此走上了救度众生的路。

那两年我在家里抽时间写真相信。电视台的方宏进、崔永元、司马南以及体操运动员桑兰等等我都给过他们真相信,主要内容写了法轮大法被造谣诬陷。奉劝他们不要听信谎言,诬陷法轮功,让他们记住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我师父是清白的,以及我修炼后的亲身感受。

一次我看到“明慧网”刊登的一篇文章,当时已有二百多大法弟子被邪恶迫害致死。看到后我心里久久不能平静。想到应该让更多人知道这消息,让他们认清到底谁正谁邪,谁善谁恶。不让更多的人受邪恶谎言的蒙蔽。我就买来彩色纸将内容摘抄下来,用《大曝光》这个题目,用毛笔写好,贴了出去。贴到了人们常行走的地方。后来我又看到“明慧”有一篇同修写的诗歌很好,只是后部份不太完整,我就又补充了后部份,用《正法歌》这个题目写好贴了出去。我不知道有多少人能看到,只感到这是大法弟子的责任。

零一年底,我听到同修说县里有个女县长很邪,大会小会都诬蔑法轮功,说的都是攻击大法的话,我想该想办法让她闭上嘴。一天我打扮了一番,化好妆,搭上车,带着我写好的一封信到了县政府。我的想法是把信交到门卫收发室,就说我是外地来的,X县长的亲戚让我捎封信给她,请您转交给她。可到那后门门卫不在,我就站那等,等了一会那人还没来,我心想,咋办?时间长了不好,正在此时象是有个声音在我耳边说:没人不是更好吗?这个声音提醒了我。我迅速从门缝将信插了進去。想起那时提醒我的声音一定是师尊,是师尊一直在身边保护着弟子。我心里默念着:谢谢师父!谢谢师父!

零二年正月十七,我和女儿到妹妹家串门,我们带了一百多份真相资料。想去原来住的镇上的两个邻村去发放。下午四点多钟,我和女儿买了点吃的,向东边的村子步行而去。大约走了一个多小时,我们娘俩到了村头,发着正念進了村,看到有的人家房子明亮、宽敞,我们就放上光盘,发放了大约有八十多份,就往回走,然后又去镇西边的村庄发放。那个村有十多公里,我女儿十五岁,穿的衣服很薄。天气有些冷,买的水冻成了冰块。可我们是做救人的事,心里坦荡,也就不觉的冷,不觉的累了。去这个村的路旁有一块坟地。我没告诉女儿,我们背着师尊《洪吟》中的〈威德〉:“大法不离身 心存真善忍 世间大罗汉 神鬼惧十分”。我们一路背着诗来到了这个村子,这个村子大约有四、五十户人家。我们把东村余下的资料全部发完就往回走,天上的月亮给我们娘俩引路,我们心里没有怕,我们知道师尊在呵护着弟子,我们心里觉的暖乎乎的。

一次晚上七点多钟我和同修去挂条幅。我们在前边走,一辆警车开了过来,跟着我们走,我俩发着正念,一路走着。不一会那辆车停下,车里的人打开车门往外看了一下,我俩没停下继续往前走,那车拐弯回去了。真的是有惊无险,我俩的心里无比的感谢师尊!是师尊保护了弟子。我们很顺利到达了目地地,挂好条幅顺利的回来了。

一天我在邻居家帮忙干活,我给一位女士讲真相。她说:“那次她出门坐车回来时看到那山坡上挂了好几条条幅,车上的人都说,这些法轮功真厉害,咋上去的。”我说:“是啊,挂条幅的朋友就是为了让更多的人知道法轮大法好!别再听信电视上的谎言,人就得救了。”

零八年四月,有个同事让我到县党校给她取书。上午,我就带了几本《九评》去了党校。找到那位老师,可他正在开会,告诉我等会儿,我等了半天会议还没结束,看时间晚了,该回家做饭了。我就从上层楼往下走将《九评》放在了窗台上。下午我去找那位老师取书,发现他正在看我放的《九评》,见到我進屋忙把书放到了抽屉里。我象什么都没看见,心里感谢师尊的安排。愿那人看完后能明真相,分辨是非,退出邪党组织得救度。

尽管我还有许多没有修掉的执着心,三件事也没有扎实的做好,但我会在正法修炼中归正,做的更好,随着正法進程的不断推進,操纵世人的邪恶生命,共产邪灵也被清除的越来越少,我的家人都在发生着变化,他们不再横眉冷对,不再指责谩骂,表现出来的已是对大法弟子的尊重和敬佩。

想想自己修炼的历程虽苦,可想到那些被迫害致死,被非法判刑、劳教、关押、流离失所的同修,特别是那些被邪恶夺走了生命的同修,再想想师尊慈悲苦度众生所承受的一切,自己真的只感愧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