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经艰辛终得法 珍惜机缘精進随师还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九日】我得法前就象现在大多数年轻人一样,满脑子都是名、利,怎么样能轻松,怎么样能爬上去,能赚大钱,最好是能突然中了个五百万大奖最好。在单位里上班时,老觉的自己付出多收入少,外加大材小用,怀才不遇,心里总是不平衡,工作中多加一会儿班都牢骚满腹,由于脾气暴躁,和领导、同事的关系也处得很糟糕,自己在整个社会的道德下滑中随波逐流而不自知,沾染了许多不良习性,在名、利、色、欲中浮沉,周身得了一些莫名其妙的怪病,天天一把一把的吃药,都成癖了,到处医也医不好,活得真累,苦不堪言……。

后来我承包了厂里的一个门市,在夺标会上,一向犹豫和怕事的我那天不知哪来的勇气,不管承包费多高发誓也要承包门市,吓退了所有竞标者,后来我才知道,原因是我要在这里得法。

承包了门市后,厂里安排一个老年同事和我一起工作,我叫她阿姨,开始我没觉得她还有什么特别,只觉得阿姨脾气好,直到承包门市一个月后,阿姨有一天和我聊天(平时我们换班),说:“你年纪轻轻的,打开抽屉怎么尽是你的药瓶呢,我这个老太婆都没象你这样啊。”我无奈的告诉阿姨,自己周身的“零件”都出毛病,没办法。阿姨很自然的给我讲起了她的过去:严重的美尼尔氏综合症,一发作,晕厥、吐沫,极度痛苦,但到现在两年了都没再吃一颗药,比年轻人都有精神呢!我奇怪的问怎么回事呢?阿姨说两年前她炼了一种功法叫“法轮功”,很神效的,自从炼了以后,美尼尔氏综合症再也没发作过,所以根本不用再吃药了啊!我一听十分兴奋,我从小到大是药罐子里泡大的,不用再吃药,那是啥滋味?这也是我今生第一次听说“法轮功”三个字,哎哟,还有这么好的事啊,我说:“怎么不早点告诉我呢?”阿姨笑了:“你一来我就在办公桌抽屉里放了一本法轮功的书《转法轮》,想你没事坐这里就看得到,你怎么没看呢?”我才一下想起抽屉里有一本书,用纸包着,但我思想中莫名其妙有点怕,所以一直没碰。后来我认识到,或者是机缘未到,或者是思想业障碍我得法,它们在怕,这和今天我们放真相资料多相似,世人没看,是其背后的邪恶因素在障碍了他们,所以我们还得去讲,还得发正念为世人清理障碍。

我这才拿出书,看了看,因为觉得能“治好”我的病,想马上学功,阿姨说:“不着急,你先把书看一遍,再说吧。”我用一天时间就把《转法轮》翻了一遍,其实根本没仔细看,有很多地方跳过了,这是我在学校读书时养成的坏习惯。后来我经历了很多魔难,遭受了很多挫折,吃够了苦头,都是在第一次没看的地方出的问题,师父告诉我们的话真的句句是真,新学员第一次看书一定要系统的看完。

《转法轮》没看完,但记得了书中的“青春长驻”这句话,从来满脑子无神论的我不知怎么的就是相信,而且心中升出了一种说不出的喜乐感,隐隐觉的生命都有意义和盼头了,于是我学功的愿望更强了,没多久主动要求阿姨教我动作,阿姨答应了,约好一个时间,又送一本《中国法轮功(修订本)》给我,让我自己先照书中的师父教功照片学一学动作,我在自己学动作时就感受到了法轮在掌心、两臂的旋转,以及身体上出现电麻、重等各种状态,但当时不知怎么回事,在这期间,我把《转法轮》请回家里,妻子休假在家,正好有空就把《转法轮》也通看了一遍,觉的很好,但却没炼功的愿望,到了约定的时间,我叫妻子陪我一起到阿姨家,阿姨教我动作,由于我动作生硬,误差太大,妻子看不下去了,就让阿姨教她,回去好给我纠正纠正。结果就这样,我和妻子都得法了。

得法后在家里炼功,那时还盘不上双盘,单盘腿都翘得老高,但炼功还积极,从几分钟开始一点一点的增加时间,左腿逐渐能放平了,有一天晚上突然觉得腿很松动,我就试着把右腿搬上来,刚一双盘上,痛得钻心,赶紧又放下,待会觉的好一些了,又搬上,还是痛的厉害,但我咬牙坚持了4、5分钟,痛的全身大汗,但感觉全身经络“刷”的一下打开了似的,我放下腿时,身体非常舒服畅通,从那以后就能双盘了。

得法炼功不到一个月时,我有一天晚上突然出现了类似重感冒的严重状态,全身发冷,头痛、剧烈咳嗽,非常难受,我听周围的同修说过,这是消业,听师父讲法磁带就没问题,于是那天晚上,我连续听了师父的两盘讲法磁带,在听第二盘时睡着了,结果第二天醒来,哎呀,昨晚的状态全部消失,连点感觉都没有了!

我非常震撼,因为我以前是老病号了,恰恰在得法前一个月,我出现过一模一样的病症,也是全身发冷,头痛、剧烈咳嗽,以前我赶紧大把大把的吃药、打针,一般最快一个星期才能好,但那一次,家人觉的我以前对吃药太依赖了,建议我:抗一抗,自己增加点“抵抗力”嘛,我也觉的吃够了药,于是“采纳”了建议,想增加点“抵抗力”,谁知这一“抗”却越来越严重了,最后打针也不行了,不得不输液,拖了大半个月才好,好了后那种病去如抽丝的感觉还持续了好几天呢。这得法前后的两次状态,情况相似,其结果却差异巨大,似乎就是让我来认识认识常人的“病”和修炼者的“消业”完全不是一回事的。

正是那几天,一天我下楼一脚踩空,把脚扭了,一下很痛,我突然想到:没事没事,这是消业,马上疼痛就消失了,体会到大法神奇,我高兴的不得了。

接着,有一天我骑一辆木兰摩托车行驶在一个拐弯的地方,一辆货车出车祸,停在路中间,我正要绕过货车过去时,一个人骑一辆大摩托,突然从货车另一边冲出来,一下撞上我车子右边的挡板上,撞坏了挡板,又撞上我的右腿膝盖下,我却没感到痛,对方停下车,吓的不得了,一个劲道歉,我当时一点都没生气,扶起车,对那个小伙子和气的说以后别逆向行驶,骑车仔细点,就让他走,他千恩万谢的走了。从那以后,我痛了很多年的右腿好了,撞中的地方正是我曾痛得最厉害的地方,以前照X光片此处显示骨髓腔内有一增生物。

这些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无可否认,无可辩驳,经过了认真思考后,我认定师父讲的是真的,我决定要认真炼下去。所以那时天天内心都充满了快乐,修炼后在家里、在单位上很快就和别人和睦了。

那时有一位同修对我说:修炼真苦。我很奇怪,我怎么不觉的呢,每天炼功痛过后都很舒服,而且再不用吃药了,记得那时我唱着歌去上班,唱着歌回来,很快我把家里几抽屉药扔垃圾桶里了,留下几样贵的送人,晚上做梦,梦见的都是山清水秀,美得不得了的地方。

记的刚得法那几天,做个梦,好象是在天上又好象是在古代,我和一个女子,隐约觉的就是现在的妻子,大家穿着非常好看的古代衣服,梦境中的地方阳光明媚,美不胜收,在那里只有快乐,只有幸福……我不知道我们是否来自于那个地方。

记的那时炼动作比较积极,但还不知道学法的重要,只是偶尔看书,每次看了都觉的心情很好,很舒服,不过很多时候自己记不起来看书。

后来,师父发表了《环境》这篇经文,那天同修送来经文我看了后,我还犹豫去不去炼功点,觉的天天去很麻烦,想偷懒,就在那一刻我内心突然生出一种焦急感,并且越来越强烈,使我坐立不安,最后我痛下决心去炼功点时,心中的焦急感立即消失了,我悟到确实该去,我后来努力的说服了妻子也一同去,经同修介绍后,我和妻子决定到离我们稍近的一个集体炼功点参加集体炼功。头一晚我们悄悄去“侦察”了一下,大家正炼抱轮,我们觉的不便打扰就走了。第二天我们又去了,炼功点上的同修热情的接纳了我们,记的那天到点上,辅导员阿姨正通知大家:一、三、五炼功,二、四、六学法,我一听,心里开始犯嘀咕:我们是特意来炼功的,看书,我们回家看吧!当时,还没认识到学法的重要性。

虽然这样我们还是坚持去了,这是我们在修炼路上走出的极为重要的一步(今天,无论在哪,集体学法炼功都很重要,特别是新学员,有条件的一定要重视和珍惜这个环境)。我后来认识到那天内心的焦急来自于明白的一面,他听见了伟大的师尊在召唤弟子勇猛精進啊!

就在这个炼功点上通过和同修一起学法、炼功、切磋、交流,我们的认识发生了根本的转变,从执著于祛病健身而来,慢慢认识到我们这在是修炼,是一个从高层次下来的生命在返本归真,在大法弟子这块世间的净土中,我们在比学比修中不断的洗净自己,那种相互的促進,和飞速的升华是在家里独修根本比不了的,在将近两年的集体学法炼功中,给我们的个人修炼打下了一个深厚的基础,在修炼实践中升华上来的理性认识不会被任何层次的生命与因素动摇,宇宙大法真、善、忍在我们心中深深的扎下了根,使我们在日后邪恶掀起的狂风巨浪中能一步步的跟随师父走过来,虽然艰难、坎坷,很多时候人心难断甚至走过弯路或遭受了不必要的挫折,但那不过也就是一个去执著的过程,一切最终都将达到新宇宙所要求的纯净与标准。

回顾自己的得法经历,看似偶然,实则必然,一个生命从宇宙空间落入这三界、世间经历了千年、万年的等待和期盼,轮回转生多少次,吃了不知多少苦,我小时最常做一个梦:老是在一个无边无际的空间往下堕。那种失重感真真切切,耳边还有那个很大空间中的说话声,嗡嗡巨响,听不清,但感觉是在告诫我什么似的。师父在海外讲法中讲过:“我在中国对学员讲,说许多人还不知道,你觉的你平平常常就進了这个学习班来听课,可能在你前几世,甚至于十几世、几十世中都在为了得这个法在吃苦,(鼓掌)只是你不知道。有人为了得这个法掉过头。”(《各地讲法一》〈美国第一次讲法〉)

得法后,我在梦中梦到被砍过头,那种刀砍在骨头里的咔嚓声醒来还在耳边回响。还有一次在梦中知道自己是二战中的一个中国伤兵,和其他伤兵被日本人包围在一座土房里,日本人爬上土墙用机枪扫射,子弹横飞,有几颗子弹闪着火光飞快的朝我这个方向飞来,梦嘎然终止在子弹到达我的那一瞬间,我醒来时好久还被梦境中那种绝望、悲伤、凄凉、屈辱笼罩着。我后来也好多次梦见自己曾当过和尚,有着红袍的,也有着灰袍的而且是在不同的寺院,也不知曾修行了多少世,我知道这些其实就是我们在世间千百年轮回真实的经历,现在以这种形式让我们略做回顾而已。

我们知道,有些人在得法前师父都看着的,我后来回忆自己的种种经历,我想我可能就是这种人。我小时候曾被小伙伴教唆着抽烟,但我一抽就会肚子痛,我曾把家里放在饭桌上的一碗白酒误当白开水一口喝下,结果从口到胃被烧痛了好几天,后来我见着酒都怕,所以我不抽烟也很少喝酒;我曾在别人的劝说下比划了某种气功一天,结果就头痛了一天,所以再不敢接触什么气功了;一个夏天,有一次因太热又找不到茶叶,禁不住单位上同事的诱惑,把他练X功的什么“信息茶”拿来冲泡了一袋来解渴(以前本能的就不愿要他的茶),结果那天肚子痛得让我一辈子都忘不了,所以后来任凭同事怎么劝,我都不会要他那些东西了;还有,我在生活中每当做了坏事,跟着身体就会出现病痛,同时也会遇到让我精神上很痛苦的事,而我每当做了一点好事,都会有另外的好事等着我,迷茫中我也曾不自觉的想:我这样的人好象是不能做坏事的。但在这世间,没得法前,人就只能在社会中一日千里的往下滑。

修炼后我回头看自己以前在常人中做的事,很多时候都会震惊后怕,甚至不寒而栗,而现在的常人都是这样还乐在其中,师父说:“今天的人类呀,其实不是因为正法,早就毁掉了,人类的思想标准已经在地狱以下了”(《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我得法的一个月前全身出毒疮,痛的不行,出完毒疮没多久就得法了,我后来悟到是师父提前就在为我清理身体了啊,无知中干了那么多不好的事,那样大的业力那样肮脏的身体怎么配得法呢?

终于等来了得法的这一天,人的这一面在世间的轮回辗转中随波逐流、蒙尘太久,但本性的一面知道大法的可贵,所以机缘一到,那种对大法的渴望,那种要得法的迫切,就在人这面淋漓尽致的表现出来。尽管以现在的角度去看当时是有执著而来,不过那也是安排。

我写出这段得法经历时,一切都仿佛发生在昨天,我又体会到当时那种得法时发自内心的喜悦,这种感觉真的久违了,正法修炼中,当我们没同化好法时、在邪恶的迫害形势严峻时,在有压力和自己糊涂时,我们觉的很苦,错觉中有时甚至觉的还不如常人了,其实这都是有执著没放下时造成的,把人中的事、迫害形势看得太重,在世间的大染缸中我们淡化了修炼的意识,对师父和大法失去了正信,所以才会觉的苦,已经忘了得法的不易和得法的幸运,让我们回忆起当初的经历,都珍惜这万古的机缘,珍惜为得法那历尽艰辛的千万年等待,勇猛精進随师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