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内蒙被绑架的一段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九日】“奥运”前的一段时间,为了更好的证实大法,救度更多的众生,我决定去内蒙,那里有我的两位同修,我们很久没见面了,很有必要面对面切磋、交流一下。

来到内蒙包头昆布仑区的第三天下午,我们几个大法弟子象来时的头两天一样,先听师父的讲法录音,而后再交流离别以来的各自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情况。

我的这两位同修一直在厂家打工,工资很低,但常常节衣缩食,省下钱来购买制作真相资料的材料,晚上到远近各地去散发,白天照常上班。有时路远天黑,找不到返程归路,只有请师父加持,得以安全返回。在师父的呵护下,他们长期正念正行,引导了有缘人得了法,许多人明白了真相,做了“三退”得到了救度,他们的壮举很值得我借鉴学习。是的,为了证实大法从而使更多的众生得救,再苦再累,对于大法弟子来讲也是值得的啊!

绝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

“奥运”快来了,很多同修都被邪恶找借口遭到非法抓捕、绑架和残酷迫害,给大法弟子证实大法的工作造成更大的难度,因而我们只有更好的学习大法,做到无漏,不让邪恶有机可乘,有漏可找,它也就无法对大法弟子下手。

在这个问题的切磋时,同修甲持有不同的看法,他认为:“大法弟子不到监狱去考验不算修炼”,我和同修听了甲同修的这番见解,都认为他没理解好师父的这段讲法,没有悟透伟大师父有关正法时期,邪恶为什么迫害大法,会给自己和大法弟子带来不必要的损失。

师父教导我们:“大法弟子目前所做的一切都是在救度世人与众生,都是在揭露迫害,都是在制止迫害,所以不能承认邪恶的各种迫害行为,更不能在迫害中叫邪恶随心所欲的迫害大法弟子”(《正念制止行恶》)。我们伟大的师父讲的法理已经很明确了啊。我当时有些纳闷,同修甲平时修炼很精進,吃苦耐劳,在证实大法中做得很出色,参加过师父的讲法学习班,上过北京证实大法,也曾做过资料点的工作,但却因何正法已到最后的一个时期,头脑中怎么还存在这种观念呢?为啥还去承认旧势力的安排啊?

正念显神威

就在这天晚上,也就是我来到包头的第三天,大家刚吃完饭,在这栋租用的民房内同时住着各地来打工的农民工。正在聊天时,突然门被重重的踢开了,冲进一伙公安国保大队人员,不分青红皂白将大家一顿拳打脚踢,大叫“蹲下、蹲下”,并使劲把大家的头往下按,不准抬头,不准讲话。随后他们到处翻箱倒柜,四处搜索,抢去了我们的手机、钱物,折腾了大半夜,也没找到他们认为可以向上级请功讨封有价值的资料。他们自言自语地说:“奇怪,怎么搞的,没有问题”。只得用手机向在别处搜查的国保大队长做了汇报。

这个国保大队长俨然是一条很经验老到的狼犬,进得屋来铁青着脸,东瞧西望也没发现什么可疑的线索,命令警察们说:“没问题也全部带走。”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这些农民工被吓得目瞪口呆,不知是咋回事,一个个被扣上“搞传销组织”的帽子,推上了早已准备在门口的囚车,开往了公安魔窟。

我们大法弟子心里明白,邪恶是针对非法抓捕大法弟子来的,我们用目光相互交流了一下,马上静下心来,请师父加持,铲除一切迫害大法弟子、迫害大法的邪恶因素,解体一切操控恶警的背后黑手烂鬼。不停的发正念,发挥着强大的神威。在师父的加持下,尽管这些恶警使出了浑身解数,搜来翻去,弄得满头大汗,结果什么也没找到。我们放着的大法书箱任由他们搬来覆去,就是无法识别出来,象一群瞎子观灯,连给我们拍照时的照相机也不听使唤,拍不出照来,只得扫兴而归。

从这件我亲身经历的事中,见证了大法的无以伦比的神迹。其实,面对这突发的情况,面对邪恶的迫害,我们大法弟子并不担心自身的肉体受到伤害,一念就是不让邪恶势力发现、抄走我们的大法书籍和救度众生的资料,不让邪恶发现查出手机卡上的师父讲法录音及炼功音乐,不让邪恶黑手操控下的恶警实施对大法的继续犯罪。

正念闯出魔窟

这里是包头昆布仑区公安分局魔窟,灯光下阴森森的透着血腥。同我们一同被抓来的还有一个湖北老乡,他是刚从家乡赶火车,十一点半下车,来这里探望内弟的,按常人的话说:他也赶上了“好运”,前脚还未进门,双手就被守候门口的恶警卡住了,糊里糊涂地被弄到了公安局。他虽然是个常人,都表现了一种面对邪恶无所畏惧的胆气,他和警察们据理力争:“我不知什么原因,刚刚十一点半下火车,到住房门口还未进门,就被你们抓来了,我到底犯了哪条法,错了什么理,我的火车票上印的很明白,我是来探亲的。难道内蒙就不准别人来了吗?”

话还没讲完,劈头迎来恶警一顿拳打脚踢,拿来手铐铐上,吼着说:“这里是××党的天下,老子想抓你,就可以抓你,要关你就可以关你,看你嘴硬,给你好果子吃。”可怜这些人们,只因为了养家糊口,不得已出外打工挣钱,都没想到在这所谓号称的非常时期,竟然毫无立足之地。

被非法抓来的越来越多,大家被分别扭送到昆布仑区看守所关押起来,同修甲是这次邪恶迫害的重点人物,抓捕开始不久,他被邪恶单独带走。为了减轻他的压力,我不断的向公安局各个空间发出强大的正念,铲除这里一切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黑手和烂鬼。后来在看守所监号门口,发现同修甲已人事不知,被四个恶警分别抓住一只手足抬进来,丢在地上,叫来狱医检查看死了没有,并端来冷水泼在他身上。良久只见身体不能动弹,只有身上有了起伏的呼吸,四个恶警过来抓住手脚又抬进了对面的一个监号。面对同修甲的惨状,我心如刀绞,只有正念加持同修,希望他能平安。

我也同样被带进了一号监房,恶警们叫犯人用各种手段折磨我,这号内关押着十七个犯人,其中有杀人、放火、爆炸、抢劫等罪犯,他们要我三天三晚不准睡觉、罚站,不给水喝,多次用膝盖撞击我的两肋腋下,我知道他们是在受邪恶生命的操控干的,想摧毁修炼人的意志。我忍着强烈的疼痛,智慧的跟这些恶人讲着真相,并不断正念,清除他们背后的邪恶因素的操控,启发他们被浊世尘封已久的良知。后来慢慢的邪恶气焰有所收敛,不再那么狠下杀手对付我了,也不时和我谈些问题,对我态度有了明显的变化。

在师父的呵护下,加上日夜不间断的发正念,恶人再也无法维持对我们继续迫害,他们找不到任何给我们定罪的证据,关押二十八天后,我们终于走出魔窟。

想起同修甲,他被邪恶非法劳教三年,现在关押到包头五原劳教所。同修啊,千万记住师父的教导:“身卧牢笼别伤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静思几多执着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洪吟二》〈别哀〉)。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正念正行,在师父的呵护下,早日归来。我们的史前大愿还没完成,还有许多迷途中的生命等待我们去救度,我们的时间是太宝贵了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