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马三家劳教所对一些表现的认识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五月三十一日】我是九九年得法的老学员,九九年法轮功被迫害以后我几次到京上访,被抓,被拘留,为了证实大法四次上京,五次被非法拘留,三次被非法劳教的看押迫害的四年多的经历,看到了学员存在的一些问题,在劳教所里学员在邪恶的压力面前写了违心的“三书”以后就没有那么大的压力了,转眼就说什么“共产党的政策”好,还要“感恩”。可是,她们对不给邪恶写“三书”的学员被迫害的惨叫声却视而不见听而不闻,还说什么“看见亲人遭受痛苦时你动不动心,要去掉情,不能被情牵动”。大部份这种人虽然给邪恶写了所谓的“三书”,但内心里是想继续修炼的,可是她们做的时候的确不在法上,她们已经被邪恶洗脑的迷魂汤灌的是非不分、善恶不辨,所以都去“爱”所谓的敌人(那些背叛大法、骂师父、转化学员的人),还断章取义的说什么:师父说了:你不爱你的敌人你就不能圆满。完全曲解了大法的原意。师父的原话是:“我告诉大家你要不能爱你的敌人,你就圆满不了。(鼓掌)破坏大法的魔除外。”(《加拿大法会讲法》)这些被洗脑洗昏头的人自认为自己内心“坚定大法”,却互相之间闹起矛盾来,弄的象敌人一样不可开交。

我想说的是,同修啊,在劳教所被邪恶洗脑转化的人中,这是个普遍现象。九九年到二零零一年还差点,二零零二年到二零零四年特别突出,每次有新学员到劳教所,那些被邪恶洗脑了还误以为自己在修的人象得了喜事似的,鼓掌欢迎,手舞足蹈,虽然认为自己内心坚修,却无论谁进来,都去打、去骂,还污蔑大法、骂师父,逼新进劳教所的学员写所谓“三书”,做恶警的走狗帮凶,有东西也给恶警,讨恶警喜欢。她们声称自己没有敌人,声称无论别人认为的多可恨自己都能去爱他。而我认为:她们对不骂师父、不骂大法、内外都坚持信师信法的大法弟子怎么就爱不起来呢?她们之间互相敌视还说放下情了、不在情中。我问她们:你为什么能爱上迫害好人、迫害大法的人呢?原因是根本没学懂法,连好人中的善恶标准都不懂了。当我说,师父法里说过,你不爱你的敌人你就不能圆满,那些破坏法的魔除外,他们是真正的坏人。她们中的一些人才恍然惊醒。

她们看问题非常偏激、极端。到二零零六年她们又增添了一种新的谬论,说师父说了你有正念做的好你什么难也没有,找一找吧看看哪有漏,为什么一次次被抓,一个个不要脸了,左一次右一次往里进,看不起多次被抓的学员。还说,你要是在法上做的好,能把家弄的家破人亡、妻离子散、流离失所吗?还母子双双入牢。同修啊,个人修炼中找自己是应该的,但在邪恶面前,大法弟子个人修炼中的不足不是为了让邪恶拿来毁坏大法弟子、来迫害大法用的!师父让我们全盘否定一切旧势力的安排,彻底铲除一切旧势力,它迫害大法、迫害大法弟子、迫害众生,它是邪恶的,只有被铲除的份,怎么还在证实邪恶有理哪?!师父是在人这正法,我们也不能不讲正法的理呀?怎么还为迫害我们的邪恶争理呢?难道它们迫害我们是对的吗?

还有人说:那些迫害我们的旧势力所做的一切事,师父不让它做它也不敢做,它能做的了吗?这都是安排的,没有他们的迫害我们怎么修。说这些话的人都不在法上,如果法学的好能这样想吗?如果多看看师父在国外的讲法,能这样做吗?

我结束所受到的非法劳教以后和一些同修交流,也有些学员认为这场迫害是师父安排的,师父不让它做,它也不敢做,这个问题在我们这里很普遍。我多次想写出来,我一直有顾虑,一怕同修不相信,二怕影响不好:都在学大法怎么还有这么多人这么想呢?三怕不能发表,四怕说我打击一大片。五、出现这些严重问题怕师父伤心。我前些日子到了外省市,发现他们地区也存在这些问题,而且很严重,所以打消了我的顾虑,写出来目地是让同修再多看看在各次法会的讲法,正法时期的弟子要多看正法时期的师父的讲法,在法上提高会做的更好。

以上是个人认识,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