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就能救众生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五月六日】我是一名九六年得法的学员。虽然是老弟子,可是离师父要求的差的很远。真是跌跌撞撞的走到今天。我就把这么多年来怎么在工作中讲真相、证实大法,和怎么与公、检、法人员讲真相的事跟大家交流一下。

我所在的单位是国有中小型企业,九九年“七·二零”因我到省政府上访,我就成了“重点人物”,由单位邪党办主任甲某专门看管我,当时我是单位保卫科科长,国保大队找我谈话,不叫我炼法轮功,因为我和他们平时都很熟,所以每次谈话都是他们听我讲,介绍法轮功怎么好,他们也知道我炼功前后的变化。队长也说在你身上我看到了法轮功真好,以前你脾气不好,沾火就着,现在总是乐呵呵的。

由于平时我工作不太忙,就找专门看我的邪党办主任甲某讲真相,告诉他电视、报纸、电台所宣传的都是对法轮功的造谣,是假的。开始他跟我争辩,不听。我就一直讲下去。到后来他也接受了,也爱听了,最后我俩相处非常好。“六一零”打电话了解我的情况,他总是保护我。每次开迫害会回来,先到我办公室“汇报”,然后再向厂长汇报,并替我说好话,有时干脆不汇报或把文件撕掉了。

二零零零年七月,我们到北京上访,信访局里里外外到处都是警察、便衣,我们刚一到就有十几个人被抓,最后就剩我和另外两个同修,上访信就在其中一个同修的手里。上访得填表,并且还要身份证,取表也难。当时有个穿警察制服的人也上访,他不知道在哪取表,我告诉他在这,并让他给我带一份表。同修暗示我拿上访表时就有便衣盯上了,因为那个表上印有辽宁的章。我把表给了同修之后,就瞅那个便衣,心里背师父的《威德》,那个便衣转身就走了。我从到信访局一直都背《心自明》和《威德》,一点怕心都没有,那两个同修也和我一样背法,最后上访信和上访表都交上去了,我们一路平安回来了。

但省、市、县的领导怕丢了自己乌纱帽,给我单位领导施压,大搞株连,制造恐怖,让单位监控我,派出所抓我并非法拘留七天。回来后县纪委书记找我谈话,叫我写保证,我不写。我跟他讲我修炼后在工作中怎么按“真、善、忍”做的,不贪,不占、不收礼,工作认真负责兢兢业业。当时我问厂长我说的是事实吧,厂长点头说是这样。纪委书记又说,你说不炼就行。我说我炼功又不惹谁。他又问我法轮功是不是X的,我说我是受益者,不是受害者。他没办法就走了。

“六一零”要罚我五千元,我不给。甲某也不配合他们,要不去没办法也不要了,最后给我降两级工资,撤销保卫科科长职务。因为没有人选,我继续组织工作。但不让我在单位宣传法轮功,看书等,我也没听。我该看书看书,该讲真相讲真相。首先把科里的人讲明白了,最后都看《转法轮》了,平时把他们找家里聚一聚,我就给他们放《“自焚”伪案》和《风雨天地行》等。有的主动找我要资料,下班去发,并告诉我,我家那栋楼我包了,各自把住所附近都承包了。保卫科收发室真相小册子不断,收发室流动人口比较多,谁来都看一看。有时他们还发到职工车筐里,每人一份。下班时有的职工想扔,守卫上前告诉他别扔,好好看看,都是真的。

二零零零年八月,单位开党员干部会对我進行处理,二十多个人参加,我们科就有十来个。厂长刚讲完对我的处理意见,当时我就想我是大法弟子,我的事师父说的算,你说的不算。我就站起来要求发言。但厂长不让我说。这时有明白真相的人说,你得让人家说话,这是人家的权利。我就借此向大家讲真相,我说:中国宪法规定信仰自由,上访自由,这是我的权利。而且我们炼功人是按“真、善、忍”去做,我们师父告诉我们弟子。修炼的人是完全为了别人活着的人,要修到“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在哪里都得是个好人。这有什么错?厂长急了,别说了,同意开除的举手。一看,一个没有,非常尴尬的散会了。三年后又恢复了我科长的职务。

后来劝三退救人开始了,我首先把我们科里所有的邪党、团、队劝退,都用真名退,他们还帮我找别的职工劝三退。只要到我们保卫科来的人几乎都能退。平时没有什么事,我就给他们念《转法轮》,他们平时也自己看。

我每次劝三退都先发正念,求师父加持,再耐心的讲,效果很好。单位邪党委有七人,被我劝退了五名,有的退的容易,有的退的难。就看管我的那个主任甲某来说,足用了两年的时间才退。刚开始跟他讲,不行,给他《九评》,不看。一次我就到他办公室,和他一起看《九评》,用电脑放,怎么也放不出来。我发正念也不管用。我想一定是他的电脑里有什么不好的东西。打开文件夹一看尽是邪党“保先”的东西,都被我给删了。这回能看了,看后我问他退不,他说:我退休后再退吧。我想不用急,慢慢来。没过几天县里开“保先教育活动”,由他主抓。我和他说不要认真搞,走个过场就算了。刚开始他不听,我和保卫科的几个人都不配合他,一开会都反对,并且来开会的党员又被我劝退了十来个,结果不了了之了。后来,邪党市委书记来我县验收邪党的“保先教育活动”。我们单位被抽十五名职工去挖坑栽树,其实一棵树苗没有。主任甲某和我带队,当时天气非常冷,都十一月份了。大家冻的直叫骂。我跟甲某说,看见没有?公开造假!你快退了吧。这回他没犹豫,说:“行,退吧。”当时我真的为他高兴。

公检法的人也有该救度的众生

我在对公检法的人讲真相、劝三退时,不把他们看成是这个那个的,就把他看成是众生,利用一切机会,跟他们讲真相、劝三退。

有一个安保大队长,在“七二零”迫害时非常卖力气。因跟我关系不错,我想一定是有缘人,一见面就跟他讲真相,发正念清理他背后的邪恶,劝三退。最后明真相也退了。

公安局一个科长,收了一套大法书,一次在我面前显示。我对他说:你好好保存,看一看,这是宝书。他说那是当然了。于是我又跟他讲真相,并求师父加持我发正念。我说你要拥护大法,你还能升官。当时他就说:不反对,拥护。没过几天他真的升职了,调到县政府任要职。他看到我就说:“真灵!法轮大法好!”

还有一个是派出所副所长,以前看过《转法轮》,一见面就问我还炼法轮功不。我没回答,反问他:“你看过《转法轮》吗?”同时发正念求师父加持,清理他背后的邪恶。他笑了。我跟他讲真相,劝他退党,他不吱声。没过几天,他给我打电话说:“你那天让我退那个,你给我办了吧!用我的真名。”当时我真的为他高兴,心想谢谢师父,又一个生命得救了。

有一个警察多次抓大法弟子,我知道后就给他打电话,问他为什么老抓大法弟子,并告诉他:“你已经上恶人榜了,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你是一个迫害善良的恶人,今后你的子女别想到国外留学了,而且对你本人也非常不好。我已经多次跟你说别管法轮功的事,你身体不好都和这有关系。”他很狡猾的笑了笑。没过几天,几个朋友在一起吃饭有他,他看见我就问:我的手机号他们国外的人怎么都知道,天天给我打电话,告诉我别迫害法轮功。我说:可不,你都上恶人榜了谁不知道。当时他很害怕,说:求你给我说一下,把我给拿下来吧!我说:那可不行,除非你写悔过书,然后把党退了,以后不许干坏事了。他说行,我写。于是我俩到另一个屋里,他写了悔过书和三退。后来他叫自己妻子也炼功看书,而且非常支持。

还有一次,公检法的三个人,都是主管迫害法轮功的人。一个是国保大队队长,一个是检察院起诉科长,一个是法院办案的副院长。平时我们都认识。检察院的看见我就说法轮功份子,正好公检法都在,咱三人给他开庭。当时还有一个同修和我在一起,我对他说不用怕他,你发正念我跟他们讲真相。于是我就从法律的角度和他们理论。并告诉他们修炼大法的都是好人。善恶有报是天理。检察院的气的够呛说:你知道不,某某某和某某某都是我诉的,国保大队队长说:是我抓的。我说那算你们什么能耐。抓的都是好人,对你们有什么好处,你们执法犯法。我又讲一个遭恶报的警察(他们都知道这个人)的事,他们不吱声了,无理反驳。最后那个检察院的指着我说:你等着,除非你不犯在我手上,犯我手上我就狠狠的整你。我笑着说这个你别想了,心里时刻发着正念。这时有一个常人站起来对我说:兄弟你就炼,我支持你,并指着检察院的说:你管谁呀,你吃、喝、嫖、赌啥都干,你五毒俱全,你管管自己吧。这回他不吱声了,还说给他留点面子。国保队长也变了,说你随便炼,我不管你。你去公安局大门口撒传单我也不抓你了。

还有一个法院的人是主管刑事案件的,几次见面都谈起法轮功,可怎么也切入不了劝三退,当要说到劝退时就被他岔开了。有一次就我俩在车上,我先发正念,求师父加持我,结果一说就退了。后来我悟到,和公检法的人讲三退一定注意他的状态,为他着想因他们怕心很重。讲真相得顺着他的执著讲,就是这回事,什么都得考虑众生。

这几年我就是在信师、信法的基点上走过来的。其实我们修炼如果没有师父,没有法指导什么也做不了,也做不到。“修在自己,功在师父”,我们做的只是表面。真正的、内在的。微观的都是师父在做。法是万能的。

再次感谢师父,呵护我能走到今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