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记忆中的一名年轻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五月八日】我曾是西安医学书店邮购组的一名普通职工,丰富的气功与传统文化类书籍是我们书店的特色,我们在各大气功刊物上刊登了广告,在那个全民气功高潮的年代,我们的生意特别火爆,每天都有大堆大堆的汇款单从全国各地寄来,我们邮购组的职工就忙忙活活地登记、取书、打包、发货,每天都很忙,但也很开心,因为我们知道有不少人都通过气功和锻炼,得到了一个健康的身体。弘扬传统文化,大家都开心。

自一九九三年起,《中国法轮功》一书出版了,这本书特别是后来的修订本卖得特别火,很快《转法轮》也出版了,由于我们的广告打得很好,大家都通过气功刊物知道了我们这儿有书,于是每天从全国各地寄来的汇款单真是多得了不得,以至于后来供不应求,在实在顶不住的时候,盗版的《转法轮》我们也成垛成垛地分卖过。《转法轮》和《中国法轮功(修订本)》一直是我们书店卖得最火的书,后来又接着出版了《转法轮(卷二)》等书。

这天,一九九五年底,我却收到了一封奇怪的信,信是从南方一所大学里寄来的,这位大学生详细地写了封信,当天同时寄达的还有一封七十元的汇款单,看了之后,才知道原委:原来这位学生已读过《转法轮》,看后觉得很好,但当地书店没有更多的音像制品,从杂志上得知我店里有《一九九四年李老师济南讲法》录音带可供邮购,就按着价目表上标识的价格汇来八十元购买李老师的讲法录音带,结果却是收到了一盘李老师在一九九三年出版的《中国法轮功》教功录像带,这位学生收到后心里很感不安,查到了该录像带在邮购目录上的售价是一百五十元,就立即补寄了七十元钱过来,并附上一封详细的信来说明此事。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是从字里行间能体会到的那份真诚与质朴,我发现这位学生并非那种花钱阔绰的学生,他也没有马上再补购《济南讲法》录音带,可能是这个月的费用超支了吧。

这个孩子的故事一直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今天突然又想起,就动笔把它写了出来。

作为一名曾经的大型气功书店工作人员,我和我的同事们早就都知道法轮大法是真正的高德大法,这些年在邪党各种诬蔑和宣传下都从没有迷惑过;也正是由于工作经历以及对中华传统文化的深入接触,才帮助我在很早的时候就清晰地看清了中共邪恶的流氓真面目。中共为了维持其畸形统治,对传统文化的精髓历来都是采取了连根铲除的政策,好在如今恶党妖戏已尽,大势已去,未来的时间,是属于堂堂正正辞旧迎新的中国人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