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拯救了我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六月一日】得法后受益甚多,但没精進,提起大法弟子称号,我内心深处都是惭愧的,感到愧对伟大师尊的慈悲苦度。

得法

难忘的一九九八年夏季的一天,我姑妈来家叫我去学法轮功,我当时也不知道法轮功是什么功法,我姑妈接着给我讲了法轮功很多神奇之处,讲到她自己曾经有的病都好了,我也知道姑妈她患有多种疾病,如:神经官能症,失眠,头痛,风湿等等。她说炼了几个月都好了。我当时似信非信,但我和妻子已有半年多未在家了,但看姑妈的确很精神,不象有病的人了,说着姑妈又做了一、二套动功给我们看,她说一共五套都好学,有人义务教功,分文不取,你去试一试,你觉的好就炼,觉的不好也没人强迫你炼的,我是你姑妈不会骗你的。她说她请了一本《转法轮》,先借我看看再说。

我当时只是觉的姑妈太诚意了,动心了。因我和妻子当时都在吃药,一年吃药都要过千元,我是农民靠种地养家,当时全家人年收入都不过三千元,生活要开支,小孩要上学,还要应酬亲戚等等,想到家庭的处境和一家人的健康,接受姑妈的介绍是肯定的。

第二天姑妈就将宝书《转法轮》送到家中,我马上就阅读起来,读完《论语》感觉内心一震,觉的这不是一般的书,师父完全是在讲佛道神,天地,人及宇宙中的事。当时觉的很新鲜,心情又无比激动,带着好奇、欢喜心读起书来。意想不到的是当我看完第七讲,奇迹就出现了,身体的反应状态竟然和书中讲的一样,吃起肉就恶心,我曾也抽烟,现在烟也抽不了,肝脏部位有反应,因我曾患过肝炎,盗汗,头晕,耳鸣等疾病。

当时看书和学炼功还不到一周,就感受到了大法的神奇与师父的洪大慈悲,我很感动和兴奋,将《转法轮》九讲全部看完,又从新看起了第二遍……日复一日,身体感觉非常好,不到半年完全到达了一身轻,没有病的感觉真是好,我能得大法真是太幸运了,受益甚多,难以言表。

风云突变的日子

正当我对生活充满信心,对人生有了真正理解,全家深获幸福不到一年的时候,一九九九年“四二五”事件发生了,邪恶流氓江泽民政治集团诬陷法轮功围攻中南海,我们当地的炼功点逐渐受到干扰,接着又出现了“七二零”邪恶流氓江氏政治集团开始公开破坏大法,迫害法轮功修炼者,从此我们失去了好的修炼环境。几天后当地邪党政府就下乡和邪党村支书、邪党村干部非法对炼功人進行干涉,扬言不准炼法轮功,并强行每个法轮功修炼者表态,写保证。当时把我和妻子(同修)被立为当地重点对像。

此时的我能接受邪党的无理要求吗?显然是不可能的,我告诉他们我们在大法中得到的好处,身体的健康,心性上的提高,大法怎样要求炼功人用“真、善、忍”的标准与人为善,做好事不做坏事,处处为别人着想,要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用高标准要求自己做一个好人中的好人等等……说的那些人员个个无话可说,他们只好说是上面的指示,并说他们也出于无奈,叫我们能不能给他们一个面子,写个保证不炼就算了。我说这不是给谁面子的问题,这是你们在违法,在伤害老百姓的人身合法权利,也是对老百姓的人权侵犯,他们说不过,最终未能如他们的愿,走了。但不是就这样完事了,在邪党江氏流氓集团的高压下,他们怕自己的职位和利益受到伤害,就埋没良心指使恶人非法监控,非法抄家,抢走我们的合法财产,非法拘留我和妻子数次,对我和家庭生活造成了严重伤害,毫无安定之日。

农历二零零零年腊月,为了给大法及自己讨个公道我進京上访。谁知到了北京听说在抓人,抓的很凶,当时在家遭受迫害去北京上访的功友很多。到了北京看到的情景,都感到无奈,就相互商量了一下,要不过几天再去上访,恰好又遇上北京的功友,说在他那里暂住几天,就去了一个星期了,大家商量住在那里不是办法,不能起一点作用,就定于第二天再去北京上访,谁知就在当天早晨六点不到去赶车时,到处路口都布满了警察,对个个要上车的人严查,并强行辱骂法轮功和师父才准上车。就这样,邪党利用恶警,用极为卑鄙下流手段将所有要去北京上访的功友全部截下,人人被非法搜身,所带财物都被洗劫一空,并对每位功友暴力殴打后非法拘禁五十余小时。后来邪党恶警分辨口音,叫去北京抓人的当地邪恶的六一零和派出所不法人员,到此辨认后,又被强行带到北京一个招待所非法拘禁三十几个小时后,被当地邪党六一零人员和武警用手铐非法押送回当地。

当时已近大年三十,家家户户都在为欢度新年买吃的,买穿的,买用的,忙忙碌碌。可是身心深受伤害的大法弟子却被邪党非法关進了粮站仓库内,不能与家人团聚,遭受邪党收买的邪恶生命残酷的折磨。折磨的方式包括暴力毒打,辱骂,搧耳光,地上画圈站立不动,不准睡觉,不准上厕所,几十个人关在仓库里,只放两只马桶,男女各一只,臭气冲天;吃的是邪党人员吃过的剩菜,剩饭合在一起加干辣椒煮成的稀饭,并强行要求大法弟子吃,强交高额的伙食费等等……我家属被邪党人员威逼强交伙食费二千五百元后将我非法关進了看守所。看守所也很残酷,他们为了敛财,天天强迫我干奴工,用缝纫机打塑料袋,每天还要定数量,强行关在看守所近一个月时间,又将我转移拘留所非法拘留,非法审讯二次。大约又过了二十天左右,邪党机构非法劳教我十八个月,将我送入劳教所。

邪恶六一零人员和恶警将我非法送入劳教所,劳教所的恶警非法严密搜身后,将我关了起来。里面的恶警对刚進所的大法弟子给予虚伪的关心,对每个大法弟子摸底,分辨大法弟子的心性与意志,刚过两天就将其规模性的迫害,迫害的方式有:强迫观看邪党造假,污蔑,诽谤攻击大法和师父的电视,强迫唱邪党歌曲,罚站军姿,罚坐,俯卧撑,晒太阳,长跑,不准睡觉,不准上厕所,不准大法弟子互相说话,强迫每周写所谓的体会,对意志坚定者关小号,电棍击,睡刑床,恶警唆使犯人任意拳打脚踢。我是一个不争气的弟子,经不住邪党的迫害,妥协了邪恶,违心的写了所谓的保证,提前回了家。

严正声明必须严肃对待

回家后静下心来回忆自己的修炼过程,想起师父对自己的洪大慈悲与苦度,伤心的悔恨了自己很多很多,悔恨自己太不争气,太懦弱,太对不起师父,没能坚定正念对待修炼和维护师父与大法,惭愧的不敢看师父的照片,但想师父是慈悲的,我还是鼓起勇气看起了《转法轮》。由于怕心太重,加之邪恶还在不断骚扰,成天总是吓的提心吊胆。后来有同修送来了师父的新经文、明慧周刊等,在学法中看到师父讲不愿放弃一个弟子;明慧周刊上每周都有大量同修在严正声明,悟到师父还在给予自己从新站起来的机会。通过学法渐渐心态稳定了许多,心性略有提高,于是也写了严正声明,但却没敢写上自己的真实姓名,被退了回来。

后来又两次用真实姓名声明也未成功,心里有点难受了,想是不是写的方法不正确,又想自己只有这点文化水平嘛,一时间不知道自己误在那里,最后深深向内找自己,发现自己没有严肃对待严正声明。严肃用正念声明,反问自己达到了嘛?自己带着那么大的怕心和常人狡诈心理写的声明能算数吗?平时自己那颗在常人中追求物质利益的心在不断膨胀却没有察觉,时常想挣钱买这样做那样,心安理得的用师父讲的“要符合常人社会状态修炼”的法来掩盖自己执着不放的执著心。后来又再次向明慧写了严正声明。

遇事向内找 跟上正法進程

从得法以来,自己深有感受。慈悲伟大的师父为我净化了无数次,无数次身体,师父为我承受了好多好多的苦难,但不争气的我却不精進,例如学法少,心性提高很慢,有时反而降低被旧势力钻了空子。有一次我妻子(同修)嘴突然歪了,她娘家知道后很着急,急催去就医,她守住心性,静心学法向内找,悟到自己没修好口,并有说不敬大法之言,她向师父忏悔并决心以后做好,七天后的一早晨,奇迹突然出现了,她发现嘴又正了。

最近半年内在身上又发生了三件事。一是肋骨被拉货的手拉车碰了,导致便血,呼吸都疼痛,七天后恢复正常;二是车上坡时快到坡顶了,突然上不去了,刹车刹不住了,车倒退下去了,车上还有八百公斤货,路边是条两三米宽的沟渠,车倒的还很快,又看不见后面的路,很险啊!在情况十分危急之时,车不动了。这时汽车的一个后轮已经悬在桥外边了,当时见此情景不寒而栗,知道是师父救了我;三是一天早上起不了床,全身无力,只感觉全身的骨头都在发烫,只有躺在床上背法。中午十一点才起来喝了几口水,但水刚下肚马上就吐出来,只好又上床。此时师父点化我向内找,并一气看完了《小册子:向内找 勇猛精進(明慧文章汇编二)》,自己向内找的过程中悟到出现在自己身上的事,决不是偶然的,怎么半年内就接连发生了三次事故呢?此时才猛然醒悟是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没做好,过于执着常人中的现实利益,被常人社会的假相所迷惑,自己为常人的各种执着心而活着了,却忽视了来世间修炼自己,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目地。悟到后,马上发正念,请师父加持,很快清除了黑手烂鬼的迫害,顿时身体渐渐舒服了,下午四点过起床吃饭,第二天一切正常,我内心非常激动,又一次感受到了伟大师父的洪大慈悲,深刻体悟到了师父讲的向内找的威力。

通过学法修心向内找去执着,看明慧文章,争取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现在能抱着慈悲的心态,直接用真相资料救度众生了。方法是与有缘人接触时,可直接问其对方,你知道大法弟子为何要在电杆,树上,墙上张贴“天灭中共退党保平安”的条幅吗?多数一般都知道,也有说这样那样话的人,自己就要正念,祥和的与对方讲邪党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讲邪党与人斗利用迷信二字,洗空了中国人大脑中信仰神的传统文化后,最后强制式的让人信仰了马列毛邪灵思想,在教科书里教唆人的后代自己的父母都没邪党亲,把邪党怎样毒害世人的丑恶嘴脸揭示出来,让人认清它,特别要利用邪党所谓的迷信二字来解世人的心结,要给对方举例说明,让对方觉的你说的话是有道理才能接受。

因自己文化成度低,如有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