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病业关 做真修弟子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六月十二日】我是一九九六年三月有幸得法的。当时我患有心脑血管痉挛、风湿病、妇科病、胃病、腰椎瘤,特别是抑郁症,严重失眠,折磨的我生不如死。修炼法轮大法后,仅一个月的时间,我身上所有的疾病全都好了,真是无病一身轻,浑身有使不完的劲。我发自心底感谢师尊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九九年十月一天晚上,我在广场散步,突然左脚踏空,崴的很重,无法走路了。我坚持学法炼功,三个月后脚基本好了,能走路,但是小腿有筋包痛。刚好我去我哥家,遇个老乡说能捻筋包,当时我虽然没把这事当看病,但就是没把自己当作修炼人。晚上回家后,被捻的地方就开始痛,痛的我饭吃不下,觉睡不着。不多天,脚底下起了一层白亮大泡,全身都痛。

学法中我认识到这决不是偶然的,是自己心不正招来的麻烦,真是痛悔莫及。不几天,另一只脚同一个位置也开始痛,不能走路了,我爬了四个月,两腿肌肉已萎缩到大腿,谁看了都害怕。医生说:如不及时治疗就终生残废。我想那样也给大法抹黑,曾去北京医治。经专家三次确诊:不排除血管瘤,跟腱终止处断裂,需住院做手术。因当时没床位,只能回家等待。冥冥之中我知道是师尊又给我机会。

这期间正是“七·二零”后,邪恶铺天盖地污蔑大法,世人都被陷在谎言蒙骗中。大法弟子为救世人讲真相,冒着生命危险去北京证实法。可我在给大法抹黑,真是疼在身上,痛在心里。我想我学大法后那些病都好了,崴个脚就出这些麻烦,不承认它。这才开始有正念,下决心,守住心性,闯过这一关。一周后,北京来电话让我们去住院。我说服家人不去医院,开始听法、学法,在床边坐着炼功,扶墙、扶床走,十二点后扶楼梯走。肌肉逐渐恢复,一个月后,我能做家务,能上下楼,还能到不远的菜市场买菜。

我知道按法理我没做好,但我可以把坏事变好事,借机证实大法,揭露邪党欺骗世人的谎言。以后我天天到菜市场、小公园、社区、生活区等人多的地方去讲真相。因为很多人看到我丈夫、儿子背着我去看病的情景,而现在一分钱没花,一粒药没吃,手术也没做,就都好了。世人都感叹大法的神奇。

这之后,我还无法炼静功,腿一盘上,脚就肿的不能走路,多次反复。二零零二年三月一天,我从同修家回来,晚上就不能入睡,一直持续两个多月。以前那些病陆续都返出来,后半夜还时常伴有恐惧,曾脱了两层皮。开始我还吃过安定片和保健品。突然有一天,心脑血管出现痉挛,啥也不知道。当醒来时发现浑身肌肉都硬了,心脏一点劲也没有,这时我意识到邪恶是要置我于死地,我“腾”一下起来,喊:“师尊救我。”我双手捂住心脏说:“师尊就要我这颗修炼心,谁也别想动了我的心,一个心不动制万动。”慢慢的心脏恢复了正常。

一天下午,我正在听法,突然眼前出现五个亮亮的大字:“为众生而来”。我一下热泪盈眶。自经受病魔难以来,我想的都是自己。师尊传宇宙大法千辛万苦,我是得了法的生命,不仅要返本归真,从常人这个层次中跳出去,而且要助师正法,救度众生,这才是我史前大愿,才能破除旧势力的一切安排,成为新宇宙的生命。

我要从新归正自己。白天,我在大资料点做真相资料;晚上,睡不着的我就一本一本的学法,或听师尊讲法。第四天晚上,我心向师父说:“师尊,弟子修的不好,愧对师尊的慈悲救度,但我跟师尊回家的决心金刚不动,如果师尊还要我这个弟子,让我把腿盘上就行。”片刻,我把右腿盘上来,二十分钟一点不痛,我眼泪流了下来,毫不犹豫的把左腿盘上来。从此我开始双盘,当晚就美美的睡着了,所有的病烟消云散,邪恶的迫害解体了。

第二天正是星期日,早上我双盘在大厅,丈夫看了说:你不要命了?我告诉他:我再也不是昨天的我,一切都好了。他马上说:真神了,这回你一思一念也别错了。我明白这是师尊通过他点化我。

反思自己,最根本的问题:心不正,没有在法上认识法,只停留在感性认识上,信师信法打折扣。

直到现在,我基本没有病业的干扰。也可能是欠谁的还了,也可能邪恶一看干扰不起作用,考验都不配,就消失遁形。师尊也看到了我那颗纯正,坚定的心。这期间,师尊为我承受多少?佛恩浩荡,无以报答,唯有在修炼的路上精進、再精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