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现象上谈彻底解体邪恶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日】师父发表《彻底解体邪恶》已有三年了,但是这些黑窝对大法弟子的迫害还是很残酷的,被迫害致死、致疯、致残的一直以来就从没有间断过,就这个问题,我想从现象上谈谈本人看到的整体上的不足。层次所限,谈出来的会有偏颇和不足,还请同修慈悲指正。

一、整体上大法弟子对黑窝里的同修被迫害,反应麻木

打开明慧网,每天都能看到被非法关押在监狱、劳教所的同修被严重迫害的情况,特别是迫害致死了众多大法弟子,看到那惨烈的过程和目不忍睹的照片,我心中时常充满悲愤。几年前,我经常从明慧网的“迫害真相”和“大陆综合消息”里摘一些有迫害详情的制成真相资料,给制造迫害的单位及个人寄过去,意思是:你们做的这些邪恶的事,全世界都知道。但是因为每天都有,一个人根本做不过来,就和其他同修商量,但我的感觉是同修们的反应不大。也因为自己身负几项工作,所以也没能坚持做下来,所以这件事就成为了自己的一件憾事。

那时,不光是给监狱、劳教所的迫害者寄,“大陆综合消息”里出现的绑架事件,我以最快的速度给派出所、公安局寄信,告诉他们:你们绑架了大法弟子,必须立即放人。我当时想:如果一个地方出现迫害,中国大陆及全世界大法弟子都能以各种不同的方式曝光邪恶、命令恶人,就能抑制邪恶、制止迫害。因为这样一做,一、体现了整体对旧势力这种安排的否定,而不是局部或个别人对旧势力的否定;二、证实了他的事就是我的事、我们不分地域是一个强大的整体;三、整体一动就能制止邪恶,旧势力毁灭众生的安排就会减小到最低线。

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会上网的人越来越多,但是几乎很少有把“迫害真相”和“大陆综合消息”当回事的。我们本地出一个本地刊物,全市及各地区大法弟子也就是看看本地刊物,了解一下本地情况就罢了。全国迫害真相、监狱、劳教所迫害真相就一扫而过了。不会上网的也就是从周刊上知道一点点迫害现象而已。

我看明慧网上的每日交流文章,我看到在学法、家庭及工作上的修炼情况,和个人心性上的修炼文章占了很大篇幅,而对黑窝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上如何修、如何做,我感到太多的人是空白。往往是被绑架的同修在大环境修炼时,做的事很大、很多,我们好多人可能都从中受过帮助或受到过正的影响,可是一旦这位同修被迫害了,开始时也就是发发正念,过不了几天就与自己无关系了。至于同修在劳教所、监狱遭受酷刑摧残,遭受着惨烈的迫害,以至生命随时随地都有可能被夺走,几乎是无人问津。师父发表《彻底解体邪恶》已有三年了,三年过去了,我想在彻底解体邪恶这个问题上,从这一角度上谈,是不是我们每个人都应该思考思考这个问题了,我们真正用心体会一下正在监狱、劳教所遭受迫害的同修身体上的剧痛及精神上的压抑,我想每个人就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师父在《各地讲法四》〈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中有一段问答:“弟子:值此佳节,请接受全体大法弟子的敬意和感恩。弟子们一定会做好,让师父多一些欣慰,少一些操劳。师:谢谢大家。(鼓掌)大法弟子还都是在迫害中,你叫我高兴啊我也高兴不起来,有多少大法弟子此时此刻在中国那些邪恶的劳教所里遭受迫害。心意师父领了。”我想从师父这段法中,我们真应该对正在被非法关押的同修身上用用心了。

二、从某些方面讲,迫害是在我们默认中继续着

从邪恶的劳教所、监狱说的“不转化不让接见”说起。多年来,包括是同修的家属,都默认了这种邪说、表现出无可奈何的可以说是绝大多数,有的听说四年没见过一次面。如果邪恶说不让见就不见了,那不是它说了算吗?多少人不是这样默认了?其实当我们不承认这种邪说的时候它就真的不存在。

举个例子,前不久,从网上看到我地过年前被劫持到劳教所迫害的同修甲,因为一切都不配合,遭到了严重迫害。其迫害之惨烈,我一看就流泪了。于是和同修一起找到她丈夫,商量和她丈夫一起去劳教所看望同修,以减轻劳教所恶警对她的迫害。见到她丈夫后,她丈夫说去过几次,但是不转化不让见。我们把想法告诉她丈夫后,她丈夫同意让我们中一个人陪着去(她丈夫未修炼)。

到劳教所后,陪同去的同修点名要见迫害同修甲的恶警。那个恶警极其嚣张,不承认打人,什么也不承认,也不让见甲同修。陪同去的同修说:你不让见,那我们只好找你们的上级了。那个恶警象疯了一样喊叫:你们找去,你们爱找哪找哪去。

从劳教所出来后,同修和甲的丈夫就直奔省司法厅,和司法厅说明情况,递上控告信并讲清真相,司法厅的人表现出同情来,就给省劳教局打电话,要他们解决这个问题。劳教局马上给劳教所打电话说:你们不让见,他们都找到这儿来算怎么着?吓的劳教所赶紧让见了面。

如果其他家属同修都这样去做,或者拿出更好的方式来,我相信劳教所的所谓“不转化不让见”立即解体。里面的同修会少受迫害,会正念坚定的反迫害,会很快正念解体邪恶的迫害。可是外面的同修及家属默认的太多了,反迫害的真是太少了,有反迫害的多数也是不能坚持做下去。我们都默认了迫害,那怎么谈解体邪恶呢?

我们多数同修都给自己划了一个框框:这个事我能做,那个事我不能做,或者这个事我愿意做,那个事我不愿意做。所以自己就把自己的能力给限制住了,自己安排自己做什么了。我们是大法弟子,师父把构成宇宙的一切能力都给了我们,有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呢?我们从很高的宇宙大穹中来到了人世间,历尽艰辛,就是要“助师世间行”(《洪吟》〈助法〉)的,那还有什么这个事我愿意做,那个事我不愿意做的呢?特别是近期,本地出现了多例被邪恶以病业形式拖走肉身的及正在遭受严重病业形式迫害的,我想是不是我们整体放不下人的东西太多了?

综上所述,我想提点建议:我们的学法点在切磋时,花些时间把这一块作为一个议题讨论讨论,找找自己的不足,如果是空白,看看怎样把这一块补一补。再就是能上网的同修给学法点时不时的打印一下“迫害真相”和“大陆综合消息”里的一些内容,我个人认为这些应该是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首先和必须知道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