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体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恶警的肉体精神折磨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六月四日】我因向世人讲真相时,被恶人举报,被山东铁路公安分局非法劳教一年半,被非法关押在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现回家已近一年了。早就应该把自己遭受的迫害及所见所闻写出来曝光,可由于自己的惰性,及对给邪恶曝光认识不足,一直拖到今天。我想有必要把它写出来,在揭露邪恶的同时,也是在清除邪恶、助师正法、救度世人。

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迫害大法、迫害大法弟子邪恶至极。到那的头一天,恶警就把我单独关在一个房间里,由两个邪悟者灌输邪恶歪理。不接受,她就大吼大叫,无理性的诽谤师父、诽谤大法。这时我就发正念清除他们及劳教所内的一切邪恶生命与邪恶因素。

他们为了达到“转化”大法弟子的目地,不择手段迫害,睡觉、上厕所、洗刷前都要打报告请示,承认自己是劳教人员,否则就遭到拒绝。第一天我因不打报告,一大队大队长孙娟一夜没让我睡觉。在强制“转化”期间,大队长孙娟、副大队长孙群利四天不让我上厕所,无奈只好便在裤子里。十多天只让站着,不让坐着,更不让洗刷。每天下半夜2点睡觉,5点起床。我绝食抗议时,他们就把我按倒,野蛮灌食,恶警孙群利还经常动手打人,用脚踢人,我小腿上现在还有被她踢的痕迹。

他们对坚定的大法弟子不但在肉体上折磨,更甚的是精神上的摧残,使用的手段极其卑劣。他们找来两个身大力粗的犯人,强行把住大法弟子的手在他们事先写好的所谓“三书”上按手印,还用最大音量放谤师谤法的录像,而且离电视很近,一尺左右。

他们还在地上、床上写上师父的名,把师父的照片撕下来放在地上用脚踩。看到这些,我心里很难过,发正念也没起作用。这时我冷静下来向内找,是不是对敬师敬法的心还不到位。我问自己:你把师父和大法看的比自己的生命都重要了吗?是在证实大法的伟大,还是在证实自己的坚定?如果真的把大法看的比自己的生命都重要,真的是放下自我,证实大法,他们还敢在我面前这么邪恶吗?是不是我对他们也不善,争斗心也很强,同时还有憎恨心,这哪符合修炼人的标准哪?

想到这些,归正自己的心态,再从真正生命的本源处发出强大的正念:彻底解体山东女子第一劳教所所有破坏大法和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恶。发了不知多长时间,突然给我换了一个屋,这里地面干干净净,刚打扫过。当时心里充满对师父的感激,体会到了师尊的洪大慈悲及大法的无边法力。

从那以后,我改变了心态,内心充满慈悲,从此,他们也不再“转化”我了。可是邪恶就是恶、就是毒,他们看“转化”不了,就换一种方式迫害,超时超量做奴工,完不成任务不让睡觉,很多人累的全身浮肿。

他们再有一个迫害的手段就是非法加期,我因不配合邪恶,不写月小结、向普犯讲真相、教普犯炼功而被非法加期。很多大法弟子因不配合邪恶遭到非法加期的迫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