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自我 修炼的场才正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二日】我一家半数以上是修炼人,按理说大家都修自己,应该什么矛盾都容易解决。可是,同是修炼人的父亲和嫂子却矛盾一直很激烈。作为同修和家人我很为他(她)们着急,多次找他(她)们交流也没有效果,有时即使当时有效果,过后他(她)们还是矛盾重重。在这过程中我一直是觉得他(她)们尤其是父亲做的不对,觉得他(她)们学法不用法的标准要求自己,连最起码的标准都做不到。

在家庭以外,我地区同修遭绑架的,遭受身体迫害的,被执著心带动对法理解偏差的时有出现,作为协调人,我也是很着急,不知问题出在哪里。

在这时候,《精進要旨》〈和时间的对话〉中的一句话:“他们怎么样能把看到的对方如何如何,反过来看自己就好了。”反复出现在脑海里,而且“就好了”三个字显得特别重,于是我体会到师尊是在点化我在向内找这方面做得太差,“就好了”三个字是在告诉我,遇到任何事情都无条件的找自己,才是真正正确的修炼状态。

一天,姐姐(也是修炼人)打来电话,说是父亲因为与嫂子心性守不住多次说不想修了,姐姐听说后前去劝父亲,父亲非但没有接受,还大发脾气把姐姐赶出家门。我听了心里很难受,如果父亲真的不修了那将失去的是什么我们都非常清楚。我突然间觉得父亲太可怜太苦了,作为修炼人他希望自己能闯过难关,但是观念太重又过不去,不修了又不甘心,他也知道失去的是什么,在痛苦的煎熬中他希望有人能理解他。嫂子也是一样,也很苦。但是,我一直是用大法衡量他(她)们,着急他(她)们过不去关,一直认为他(她)们不对。没有从为一这个生命负责的角度真正去体谅他(她)们,而且我家里的其他修炼人也存在此问题。

认识到这些,于是,我决定先不和父亲交流,我要把我的感受与家里的其他修炼人交流一下。但是,由于时间的关系没有实施。正巧,父亲的生日到了,大家在百忙中抽出时间聚在了一起,却发现父亲和嫂子的矛盾不见了,嫂子对我谈了她对父亲如何忍让的过程,也谈到了父亲对她从来没有过的关照和理解,一家人和和睦睦的给老父亲过生日,气氛非常好。

由于我能够站在父亲及嫂子的角度,去理解他(她)们,为他(她)们着想,心性提高上来了,不存在被邪恶钻空子的因素了,环境也就变了。

也就在这时,师尊安排了我与同修交流的机会也安排了我地区的小型法会,通过在法上认识,我对自己存在的问题更加清晰,回想我改变观念的过程,我真是为自己悟性差而懊悔。

多年来,在党文化的污染下,我一直把发现并执著别人的不足,并且能当面指出来作为优点。还由于自己在常人中觉得各方面都比较优秀,所以非常执著自己的认识,一旦与同修意见不一致,嘴上不说,心里也是一直坚持自己。为了给我去这个执著,师尊没少费心。

走入正法修炼后,又把那颗人心带了过来,在对待走弯路的同修,对待自己认为的不正确状态的同修,和看到同修的不足时,那颗坚持自己的人心又暴露无遗。思想意识上总是认为他们不对,他们错了,比较典型的,在对待一位执著悟高层次法理的同修时,当时觉得他会影响很多人,我就和同修多次找他谈,当面指出他的不足,对方不能接受,后来,为了让他接受,就想办法婉转的说,或者是先谈自己的体会的说……。但是,目地还是为了改变他人,把自己的认识强加给别人。没有想过要从内心改变自己,总认为用法衡量他就是错了嘛。

对于坚持自己向外找的问题,师尊在多次讲法中都曾经讲过,但是,我一直被表面上的现象带动,没有深挖自己的执著。师尊《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讲法》中说:

“负责人有问题肯定是责任大,这一点大家知道,师父有无数的法身都在管,肯定不会放过他的问题、放过他提高的机会。可是你要过于执着他的问题,那也会通过这件事暴露出了你的问题,也会让你通过这件事情叫你看到自己的问题,就使他的问题可能因为你的心不去暂时先不解决。那更多人都带动起来参与这件事情,好,那就通过这件事情,把所有的问题全暴露出来,叫你们看到。会有这样的事情,不是不解决问题,不是师父法身不管。”

通过学法,与同修们的交流,我看到了真正实修自己的同修的完全站在别人立场上为别人着想的善心,那颗包容之心,感到内心十分的震撼,也看到自己的差距。

个人认识,不符合法之处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