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拽着我走到了今天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六月四日】前不久,做了一个梦:在一个屋子里,很多人都在往墙壁的黑板上写做了好事人的名字,而我心里也很明白,但就是坐在地上不动,第五次大陆大法弟子交流会期间也做过类似的梦,这不是点化自己写交流文章吗?是啊!就象这次写文章点化我一样十几年来一直被动的修,是师父拉着我提一下,走一步,拽着我,走到了今天。

为祛病,我学过多种气功,也到寺院皈依过。气功杂志、佛经买了不少,但佛经看不懂,心想要是有白话文的经书就好了。一九九六年,经同事引导,走進了大法修炼,从此走上了返本归真之路,认定了这就是自己所要的,一定要坚定的走完最后一步。

一、迷失方向

九九年七二零、迫害开始了,我们这个小小的县城也不例外,原来的学法炼功点也被迫停止了。记得最后一次学法小组会上同修们讨论,我这个修了近三年没发过言的人在发言中讲了一句当时认为很坚定的话:“坐牢也要炼下去。”也是当时的内心话,认为这么好的功法教人做好人没有错。现在看来当时这句话是带有很强的争斗之心讲出来的,后来在同事中也讲过这句话,自己炼这么好的功法没有错,还有点显示呢。

也就是这句话被旧势力抓到了迫害的借口。九九年十二月有同修传资料被恶人告发,牵连了很多同修,有同修说出,我也印了一份资料,这样就被恶警骗到派出所,非法关押二天后,又送到看守所拘留,一共非法关押九天。后来家里人请客送礼,交了五千元保证金才放出来,到单位又交了一千元才让上班。也写了“几书”,虽然当时心里想的是骗他们的,出来后第二天就开始炼功了。后来看到师父讲法后才知道自己做错了,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

其实那次被迫害虽说是自己求来的,师父也在一直保护着弟子。新关進监号要被老犯人迫害。第一件事就是冷水洗澡,当时天气已是穿棉袄的时候了,我一進监室就停水了、没洗成,我知道是师父在保护弟子。我不知道里面的规矩,一進去就找人说话,没人理我。后来一巴掌打到我脸上,才发现他们一个个都怒目圆睁,板着面孔看着我。接着他们轮流打我、开飞机、骑摩托车出着各种题目整我,不过觉得他们打的都很轻。其中一个十七岁的小伙子打得最凶,手打疼了,又用拖鞋打,口中还说:“你们炼法轮功的还真有功啊。”当时我也没悟到是师父在保护我呢!

由于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出来后,邪恶更是抓着我的怕心不放,每周一要到国保大队登记、汇报。国保大队长要我秘密监视其他同修、五千元的保证金可以考虑,由于怕心没敢否定,但内心知道这是怎么都不能干的事。第一次去登记在国保大队长办公室,他问我看到谁了,我说看到过谁,他急速拿笔记着,又问她和你说了些什么,我说她去买菜碰到的,什么也没说。这时我才觉察到了事情的重要性,什么也不能讲了。

由于怕心太重,主动的配合了邪恶的迫害致使自己封闭自己近两年的时间。虽然每天坚持炼功,但学法没跟上,特别是刚开始从看守所出来的一个月,家里没有一本任何大法书籍,全部都藏起来了。后来拿回一本小本《转法轮》学,基本和同修断绝联系,也不知什么是正念、更不知什么是正法修炼。常常是在睡梦中被山上滚下来的石头砸醒、掉進水中惊醒,也经常梦见一列列火车从单位门前疾驶自己却没能赶上;大轮船在江中行驶自己却没在船上;有时上学去、教室门被锁上了;到一个地方去开会刚一到别人已经散会了。往往是醒来后懊悔的不行,自己知道已经被落下了,因为怕心也不敢去找别的同修,象断了线的风筝不知什么时候会掉到什么地方。也正象梦中真实的写照,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里迷失了回家的方向。

二、明确方向

一次昔日的同修给了我七二零以后师父的讲法,并教给了如何发正念,也是师父看到了我有懊悔的心,才有这样的安排,给我拨正了前進的方向。看完师父的新讲法后我如梦方醒,知道自己完全没做对,知道了要证实法、要讲真相、要发正念,三件事都做好才是正法修炼。

心中对正法修炼有了一定的认识,这才从最基本的做起,原来人家问你还在炼法轮功没有?有时自己还没说家人就抢着讲:“他早没炼了。”明白法理后我就跟家人讲,不能再象以前那样给人家讲假话了,要证实法,要证实自己身体是修大法后才好的。以后我和别人讲大法好,家人也跟着讲大法如何好。

我是一个怕心最重的人,只要是做证实大法的事首先出的是怕心。刚开始讲真相时手脚发凉、心中发冷、身体发抖、声音发颤,有时准备给人讲根本开不了口,没讲成夜晚睡觉就被邪恶烂鬼打杀纠缠,但只要话一讲出口,状态会越变越好直到最后把真相讲清。是大法徒讲出的话带有师父赐予的能量把邪恶抑制或消灭了。

有一次碰到一个以前的同事他问我还炼不炼法轮功,我便给他讲“自焚”伪案、讲四二五真相,他都不信,我和他你一句我一句的论,虽没能说服了他,但怕心去了很多,夜晚梦里做作业全部都是对勾,我知道这是师父的鼓励我呢!

我出门基本都骑摩托车,一般是独来独往,偶尔也配合同修,每到一处发资料或讲真相都把车子停到离人一定的距离不让人看到自己骑了车子,即使看到也不让看清车号,这样跑了,也找不到我,把车头掉转到顺方向以便跑得快,出门看有没有人跟踪,发完资料看有没有人追来。就是这些人心不去经常被旧势力钻空子迫害,使师父操尽了心一次一次为我化解。

前几年,一到“敏感日”,就有邪恶监控大法弟子。记得有一次,一连几天都有人监视我,那时我怕心还特别重,发现夜晚睡觉有人在外走动,有一天中午准备到同修家去一下,刚走出家门(因住单位院子里)在单位大门口有一人发现我后便闪躲到大门外的一侧,这一下引起了我的警觉,也改变了去同修家的想法,直接走到门卫室拿起报纸看发着正念、但心中发跳,那人看我没走出单位大门就又進到单位院子来,这时他也发现了我在注意他,他在院子里转了一圈就出去再也没来了。门卫告诉我说此人很怪,他在这里已十来天了,经常就这样在这转这几圈的,有时象找人、有时象等人问他找谁他也不吱声的。这时我才知道是邪恶在监视我呢。其实师父知道我怕心特重,让我完全知道时,就给我彻底清除了。

三、在面对面讲真相中暴露执着心

零六年,我也建了个家庭资料点,主要是自做自用、有时也圆容整体,光盘、护身符、大法书籍等什么的。我把真相资料送到众生门前、送到众生家里、送到众生手里。

因为怕心重,《九评》出来以后,一直是以发资料为主,只限于在亲朋好友熟人中讲真相、劝退,不能象以前那样自如了,直到去年才敢面对面送资料讲真相,现在基本上可以堂堂正正做了。

师父点化我面对面讲真相,我到同事中讲、到街上买东西讲、走亲访友讲、骑摩托车到农户家里讲、到建筑工地讲,我所在的城市只要有建筑的地方我都去过,有的还去过几次了,面对面把真相送到工人手中。一般都利用吃午饭后的一点时间,送真相劝退,休息就到较远的农户家中、田头劝退救人,下雨就到附近建筑、小区贴粘贴发资料。

在面对面讲真相中心态很关键,你怕,他也怕,你有什么心特强,最容易从对方反映出来,有退的、有不退的,有骂人的、有得救后感激的,有用报警吓唬的,有要报警讲明白后接收资料的,有不听劝告执意要报警抓人的,应有尽有。

有一次,到一个私房建筑工地、先把摩托车停在比较隐蔽的地方,再走到工人面前讲真相发资料。发着发着,有人赶我走、要报警,当他们发现我骑摩托车时,有人喊:“把他的车牌号码记着。”当时我还庆幸自己跑的快呢!向内找,还是自己长期怕别人记着车号的心没去,刚开始停车就做好了跑的准备。

有一次,给大弟讲真相劝退,他是某单位管信息安全方面的,讲着讲着,就和他你一句我一句的争上了,最后他说了一句、还是要坚定党的领导,当时我心里很不是滋味,其实他还是很信法轮功的,是我的争斗心干扰了他,执著心找到了,后来一次无意中,三言两语他就退出了邪党。

前一时间,劝退很多人,都问着同样一个话题:退了,有钱没有、多少钱一退,还有的说我只要钱不要命,其中一人说:“我是党员,你给我钱,我就退。”我说:“是钱重要,还是命重要?”资料、光盘他抢着要,他说:“我就要钱、没钱不退。”最后还是没退。为什么会这样呢?刚好那时间我出租的门面到期了,别人的门面早涨价了,我和老伴商量着涨价的事,虽说以老伴出面协商此事为主,心中总觉不平,执著心还是暴露出来了。问题找到了,要钱的事也就没有了。

写出来的好象都是执著,但在面对面讲真相中也有做的好的部份:三言两语就退的;一次、二次劝退不灰心,最后得救的;有同事朋友故意不给面子不动心的;由开始不信“天安门自焚”是假的到劝退后,走入大法修炼,成为本地做《九评》、传《九评》主力的等等,这里就不一一列举了。

法天天学,功天天炼,三件事也在做,但状态时好时坏,致使自己在修炼这条路上走的很艰难、也很被动,总之一直都是师父在拽我前進。

精進的时候,师父在梦中鼓励我:展现水果、食品,彩虹等,有时元神离体直往上冲,有一次往脑中打進意念:把最后一个边缘科技進步奖、奖给这次做的好的人;到炼功时间醒不来时,不是电话就是闹钟、响动等各种另外空间的声音叫醒我;懈怠的时候,就是在梦中停电、发电机启不动、摩托车走不快、考试做不到等等;不讲真相救人时往往在梦中都是以各种死人的惨景显现。

其中一次梦中,自己坐一条小船在江中漏水,人已掉進水里,一股力量把自己推上了岸,已有一小部份人在岸上等着,头上长着绿叶,还有一大部份人在岸边的水里,头顶也长着同样的绿叶,在水中一沉一浮的挣扎着,我叫他们喊“法轮大法好!”可是没一人作声的,就这样看着他们都活活被淹死了。我哭醒了,才知道是属于自己的大部份人还没得救。自己经常想到法正人间那一刻一定带着周围的人大声喊“法轮大法好!”因周围还很多人没做三退,看来真到那一步的时候就来不及了,只有早日明真相,退出邪党,才是最安全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