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闯出魔窟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六月四日】奥运前夕,我去同修家里办事,结果被在那里蹲坑的恶警绑架。他们叫来了警车,好几个恶警从楼上往下拖我。我拼命的高喊,楼里楼外来了不少围观的群众,当时我心里想的是把那个场破坏,为的是不让别的再来的同修被抓。

在派出所,他们把我的手铐在暖气片上,有个恶警因我不报姓名打我的嘴巴,骂师父、骂大法,我制止他,告诉他你这样做对你一点好处都没有,我心里发着正念,这个恶警马上就走了。恶警想在电脑里找到我的资料,查了几个小时也没有结果。他们把我带到另一个房间,手被铐在床边,由一个警察看着我。我给这个警察讲真相,告诉他不要迫害法轮功,这对自己有好处。后来来了几个警察把我摁住,抓我的头发,把相机拿来给我照像,我知道他们要干什么,我不配合他们,不让他们的阴谋得逞,让他们照不成。晚上八点多钟,他们把我和另一个同修送到看守所。

在看守所的第二天,打我的恶警又来给我照像,我没有配合他们,结果没照成。他就骂我,说你等着。我想:你说了不算,我师父说了算。在看守所他们给我编了代码(是国安编的)。有的管教听说来了个法轮功的不报姓名觉得很好奇,要看看这个人是谁?有的犯人取笑我,辱骂我。有的管教说:你不报姓名,他们(指国安)会无止境的关押你;有的犯人也说这关押到什么时候是个头?总之说什么的都有。那段时间我真是度日如年,心情很乱。再加上我不干奴工役活,犯人就骂我:你寻思这里是养老院哪?在这养老呀?每时每刻处在被辱骂、取笑中,那个心情很难用语言表达。

我开始背《论语》、《洪吟二》。随着不断背法、发正念,我渐渐的冷静下来。当心静下来以后,向内找自己,我有什么心被邪恶钻空子迫害到这里来?这时发现,自己在平时有很多做的不好的地方,同修之间有矛盾不能向内找自己,而是找别人的不是,有怨别人的心;和家里的亲人出现矛盾时也不能找自己,而是说别人如何如何,有委屈的心,不服的心;争斗心、干事心、嫉妒心都在那段时间显露出来。由于不能及时的发现归正,结果被邪恶钻了空子。但是我想:虽然我没有做好,但也绝不允许邪恶迫害我,我有师父管,我会在法中归正自己,请师父加持我。

我的心性提高上来,我的心态也平静下来,别人再说什么我也不动心。当再有警察和犯人说我如何时,我就告诉她们我为什么这样做:我修炼法轮功按照真善忍的法理做好人,而邪恶中共指使恶警迫害我把我关押到这里,我不报姓名不配合他们说明我没有犯法,没有犯法我就不应该象犯人那样接受他们的审问,同时我不报姓名也是为了保护我的亲人不受邪恶中共的進一步迫害。在向她们讲我的情况的同时也不忘揭露恶党不法人员迫害大法弟子恶行,将恶警绑架、抄家,抢夺大法弟子的个人财物甚至连人家的房照都拿走的一些事情讲给她们听,她们听了不信,说还能有这样的事情?我告诉她们,这是我亲眼看到的,这时她们不吱声了,有的人表示理解。

有一天,一个好心的管教告诉我:你这种情况一个是怕警察外提,提到公安局他们什么手段都能用上;再一个就是外地关押,你心里要有准备。我想,一切都有师父说了算。每天我都发正念、背法,求师父保护弟子,决不允许恶警找到我的名字迫害我。同时求师父保护我的家人和外面的同修。

在看守被关押期间,监里的犯人遇到节假日要搞活动,刚开始的几个月里,她们搞的活动我都不参加,和犯人们之间有一段距离,平时也很少和他们说话。我的时间除了背法就是发正念,困了就睡一会儿。后来我悟到了,就利用这个机会给犯人背《洪吟二》,如“梅”、“正念正行”、“神路难”,真相歌曲“为你而来”,她们很高兴,说:今晚的活动数大姐表现好。同时也改变了她们对我的印象。

在看守所关押的八个月,警察来过多次提审我,我以我有“病“为由不出去,我不想配合他们。零八年十月中旬,警察又来了,我想知道这个案子转到哪里去,我边走边发正念,我想起师父讲的法:“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转法轮》)我是大法弟子,绝不允许动我一根汗毛。等到了门外时(第一次提审我不懂),我一看不对,怎么不在看守所的屋里,是不是要外提?我马上坐在地上,不走了,告诉他们我心脏病犯了。一个警察说:進屋里去。这几个警察我不认识,不是派出所的。我就问他们是哪的?他们说是国安大队的,这时我知道把我转入国安大队了。他们很想知道我的姓名,还有一些别的事,我一概不配合。我突然呕吐,吐出的东西带有血丝。警察说:只要你告诉你的家人,就给你办保外。我知道他们在骗我。我坐在地上,一抬头看见外面有灯光在闪,我立刻明白了,外面的走廊里有警察在那里偷偷拍照。现在的恶警迫害法轮功的事都是怕见光的。

零九年二月份,国安的警察又来了,问的问题和上次一样,我严肃的告诉他们:我绝不会告诉你们我的姓名,同时你们要把被你们非法搜去的钱归还我,我要去看“病”。你们要无条件的释放我。听我说完,他们就走了。这时我在看守所已经被非法关押七个月了。我進行几次绝食反迫害,但都失败了。我知道我有人心,有人的情放不下,也有依赖心等。背法中我找到了这颗依靠别人的心。众生所做的一切都是在摆放自己的位置,能救弟子的只有师父。有时晚上饿的睡不着觉,我就背法:“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洪吟二》<正念正行>)。由于长时间绝食,人瘦的皮包骨,经常出现迷糊,经过化验说是贫血。我求师父加持我,这不是我要呆的地方,我要出去,生死对我无所谓,我要是不修大法我早就死了,我的生命大法给的,“朝闻道,夕可死”,唯一的遗憾就是我的心愿未了,我还有历史的使命没有完成,我必须出去。

一天上午九点多钟,值班管教打开牢门说:某某收拾东西回家。听到这话,全监的犯人,包括平时骂我的犯人,高兴的在地上跳了起来,都为我高兴,说法轮功大姐做对了(指不报姓名)。当我走出看守所大门时,警车、警察都在门外等着,我想,我出了这个门,他们有可能把我送進另一个门,我不走,我要找所长问怎么回事。所长说送我去“学习学习”,我明白了是要把我送去“洗脑班”继续迫害。

我被送到某洗脑班,由于我身体太差,洗脑班里的大夫不收。最后我被国安恶警“走后门”送進去。在那里我时时刻刻发正念,请求师父加持,这里不是大法弟子呆的地方,我要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连旧势力的本身都不承认,大法弟子就走师父安排的路,我就听师父的,一切都由师父说了算,谁也别想迫害我,我认准的路一定会走下去。

第六天早上,洗脑班的一个大夫给我量血压和脉搏,但血压、脉搏都找不到了。洗脑班的邪恶之徒吓坏了,赶忙用车把我送到医院住院检查。结果查出我有多种“病”,就这样我从魔窟里出来了。

邪恶之徒为了迫害我下了很大的功夫,但是一切都是师父说了算,他们的阴谋没有得逞,同时在家的同修整体配合营救被关押的同修,大量的讲真相、发正念也起到了很大的作用。通过此事我也找到了很多隐藏的执著心。大法弟子整体在提高、在升华,这一次也是本地大法弟子整体配合的最好的一次,就象师父说的大法弟子“在风风雨雨中已经锻练的越来越成熟了”(《各地讲法五》〈二零零五年曼哈顿国际法会讲法〉)。

谢谢师父的保护和加持,谢谢同修的正念配合,谢谢好心人的帮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