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天的阶梯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六月四日】

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好。

非常有幸今天和大家在一起,更荣幸的是能和大家一起参加法会,交流修炼心得。

我是新学员,在三年前得法。作为一个新学员,我更强烈的感到时间的有限。当然这可能成为一种执着,但是这种紧迫感也鼓励我珍惜现在的每一刻,不浪费任何时间或机会。尽管如此,虽然我还是错过了一些非常珍贵的时刻和重大的机会,但我认为它们相对较少,而且我理解,这也是一个人在这个境界中修炼的一种状态。

师父在《洛杉矶市法会讲法》中说:“是,大家在迷中修炼,所以表现出来的状态有的时候会比较懈怠,有的时候会被干扰,有的时候还表现的很常人化。当然了,这也都是在修炼过程中的状态表现。如果不是这样那也就不是修炼了,也不是人在修炼了,那是神在修炼。当然神修炼是不存在的。”

我觉得在时间的管理和做三件事上,我是非常投入并有连续性的。我认为自己在非修炼的事情上面浪费的时间非常少。我一直是个很忙碌的人,从年轻时,别人就知道我工作认真努力。我认为,这使我能赶上并溶入快节奏的修炼生活,并扮演好自己的角色。因为我的成熟度,周围的环境,以及我认为自己被需要的时候,我的角色也一直在变化。

我很幸运是那种对睡觉没执着的人。年轻的时候,我想上床睡觉的唯一原因就是我可以在第二天早上醒来。有很多事情要做,睡眠对我来说是在浪费时间。这对我是非常有利的,修炼以后,因为我急于起床,如果需要,我常常只睡不到四五个小时,而且感觉也非常好。我醒来后每天在我脑海中的第一件事就是学法。我觉得这是最好的学法时间,因为这是一天中最安静的时间,也是我思维最清醒的时间。这保证了我不会因为忙于其他事务,而把学法的时间减少或是挤掉。

在过去几年,我能够清楚的看到自己在修炼中的变化。在我刚开始修炼的时候,我醒来后会非常兴奋的去学法,我迫不及待的想去学法和听到更多的法理。在那个时候,当我碰见老学员,他们为没有时间学法而挣扎的时候,我无法理解他们。在我看来,我们是宇宙中最幸运的,能够得法的人,我们怎么可能不尽一切力量去找时间多学法。能学法是多么的幸运!炼功也是同样。在我刚开始修炼的时候,我觉得不每天炼功简直是荒谬的事情。

现在我仍然每天起来学法,尽量做到每天炼一二个小时的功,因为我知道这对自己的修炼和救度众生是必不可少的。现在理性已经取代兴奋,他可以给我动力,但需要很强的纪律性和自我驱动性。我的理解是,这是我们修炼必须经过的过程,慈悲的师父给我们这些初修者下了这个机,使我们能够建立一个非常坚实的基础,从而在将来能够更好的修炼。我注意到,我的状态是不断变化的,而且我总是需要调整,以保证自己能够继续改善。当我发现自己的進步开始缓慢下来时,我就开始抄法来加深自己的理解并促進自己的修炼更上一层。

师父在《洪吟》中说“修行如蹬梯”。这个比喻令我可以知道自己的修炼状态是否是在進步中。刚开始的时候还比较容易,因为是师父提着我们往前走,但那之后真正的修炼就开始了。我的理解是,我们的生活应该不再那么舒适,如果我们还是舒舒服服的,我们是否真的在攀登向上的阶梯呢?我想如果我们自己是处在一个很放松、很舒适的状态,那恐怕我们的修炼就处在了一个胶着状态。我的原则是,我不可以拒绝任何证实法的工作或项目,除非他们直接与我现有的项目或工作冲突。而在这种情况下,我必须作出选择,哪些项目可以使我在正法过程中更好的发挥作用。我的理解是,师父知道我们能够有多少时间处理多少事情,所有发生在我们身边的事情都是让自己修炼和提高的。如果我们不断的错失这些机会,认为我们做不到这些,或者是不敢这样做,或是懒得做,那我们怎么去提高自己呢?

从一开始,师父只是给我能力和时间所能胜任的项目和工作,随着我日渐的成熟,项目和工作的复杂性和时间量也在逐步增长。但我如果没有接受这些机会,我能修炼到今天这一步,做我所应该做的和师父所希望我做的吗?我唯一要做的就是要圆容师父想要的。在我的心里,我当然也有自己的很多愿望,但是在正法过程中,我唯一想做的工作和扮演的角色就是师父在久远年代前就为我安排的。我的理解是,在我们拒绝任何机会前,我们应该仔细想一想我们是否跟上了师父给我们安排的正法修炼的進程?我们是害怕?还是懒惰,还是执着于舒适的生活?我们是否执着于我们正在做的事情,而不想放弃这些事情?有时,我们确实已经是竭尽全力想把事情做的最好,但也并非所有的情况都是这样。如果师父把某件事放到我们修炼的路上,认为你可以做到,而你决定了要去做,那么你就会做到。

我是在育空地区白马市得法的。这个地区约有二万居民。当时那里只有两个学员,整整一年,我并不知道如何修炼或是怎样去理解迫害和正法。慈悲的师父把我现在的丈夫送到了我身边,他来到我们地区从事一个夏天的工作任期。是他鼓励我更多的阅读《转法轮》。我照着做了,生活也从此改变。近二年没有来的月经周期又正常了,困扰了我七年的肠道问题也有显著改善。我所有的坏习惯都没有了。最重要的是,所有我一直在寻找的问题都有了答案,我理解了生活的真正含义。我告诉我所有的朋友们法轮大法的伟大和大法为我所带来的那些令人难以置信的事情,我的一个很好的朋友甚至开始阅读大法书并定期和我一起炼功。

在这个时候我还是处于个人修炼的状态,我知道一些关于迫害的事情,但不明白其真正的意义。我开始阅读所有师父的讲法,

三个月后,我的未婚夫和我去卡尔加里住了一个月,以帮助销售那里的神韵门票。我那时还没有领悟到神韵演出的重要意义。我当时只想待两个礼拜然后就赶快去找工作。但意识到我们都是当地非常需要的人后,我们最终一直留到演出结束。这是又一次我将永远感激的机会。

我觉得那段时间自己悟到最深的就是正念的威力。因为我有辆车,没工作又说英语,我属于那种一会儿做这个工作,一会儿做那个工作的人。

一天我在试着打印一些很急用的文件时遇到了很多问题。当已经延迟了很久后我去取时,发现还没有印好。印刷的人说可以再试试最后一招,我想这是自己发正念清除邪恶的机会。很快他就印好给我拿回来了。我们做的事没有一件是普普通通的,师父安排了所有这些项目都能成功。如果没成功,那就是我们自己的问题或干扰。

在我去维多利亚市,也就是我丈夫所居住的那个城市的途中,我暂时停靠在一个产天然气和石油的小镇,我姐姐在那住。原本我打算住一周,结果延长到二个星期,很自然,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介绍大法的机会。我在一些学校和社区中心得到了许可,可以利用他们的地方来介绍大法并张贴介绍大法美好的海报和传单。看到这个蓝领工人居多的小镇突然被这些美丽的海报(打坐的人)所覆盖的时候是非常令人震惊的。当时我手头还有一些钱,我就印了彩色的海报和传单。这真的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力。我联络了当地的报纸,他们对大法的殊圣美好做了很好的报道,一切都非常自然的展开。第一次介绍大法的讲座取得了很大的成功。有六七个妇女来了,她们都表现出浓厚的兴趣。她们还都买了书,我给了她们所有的讲法和炼功的录像带 ,然后和她们交换了联系电话。在卑诗省圣约翰堡的第一个大法修炼团体就这么成立了。我不知道她们现在做的怎样,因为后来我们并没有保持联系,但我知道,她们都知道了大法的善。我感觉到在冥冥中是师父在引导和鼓励我做所有这些事情。

当我到达维多利亚后,我现在的丈夫安排我住進另一个同修的家中。我那天深夜才到。第二天早上她邀请我和另一个同修到市中心一起炼功。在那里他们设立了海报还有请愿书,人们可以更多的了解迫害。起初我还没有意识到的这样做的意义,因为我通常早上学法然后晚上炼功,所以几天后,我决定不参加他们早上的集体炼功。但后来我突然明白了,我意识到,这实际上是一个很好的澄清事实真相的机会。从那时起,我全心全意的承诺并表示每天早上我都会参加。我觉得好象师父就是这么安排我在那个时候被需要,对我来说,我只要做好安排给我的事就可以了。没有什么过多的思考,就是突然明白了。

不久之后我去了洛杉矶,参加了我生命中的第一次法会。这段经历太棒了,也让我知道自己下一步应该要做什么。我去大纪元时报办公室会见我未来的丈夫,因为这是他的项目工作。起初我想,也许我不会去,我不是一个作家,我去会有什么意义呢?我应该去学法。但是,我去了,和他们交谈了几分钟后,我意识到他们非常需要人销售广告。凭着一颗单纯的心和几个概念,我的脑子精神起来,我兴奋地想我可以销售大纪元时报的广告。这个工作应该非常轻松容易,这是世界上最好的报纸,谁不希望在这样的报纸上购买广告呢?

因此,我报名参加了培训,并直接与协调人联络,以确保他可以联系我。在我填表注册的时候,表格上还有一栏,问你有无兴趣帮助一个项目,这个项目叫做新技术周刊。当时我不知道这是什么,但我注册了,因为无论如何,正如我所说的,我不想错过任何的机会。

当我回到维多利亚的时候,协调人与我联系了。他正准备开始训练一组人做销售,但他也需要我帮助这个新技术栏目,因为并没有许多人做该项目。所以我理所当然的就加入了。他花了一段时间来决定我更适合哪些工作,因为这对我来说是一个新的项目。但是,不管他让我做什么,不管我害怕自己是不是可以做到,我都确信自己一定会做到。

最终证明,就我的时间安排而言,我得到了最好的工作。正如我所说的,我过去三年半一直生活在北方的那个小城镇里,我们没有电力或自来水,我过去工作的医院基本上只用一台计算机来获得我们所需要的东西。工作非常少。有一段时间,我其实非常反对现代的技术,因为我觉得那些东西实际上是限制了我们人类的潜力。尽管如此,当我开始学习更多的新的技术的时候,我发现,所有师父的讲法都可以在网上阅读,有关迫害的情况和其他同修的交流也都可以在线分享。我已经成为明慧网的忠实读者,在我离开那个小城镇来到维多利亚之前,明慧网是我和其他修炼者交流的方式,一个真正可以帮助我修炼和提高的平台。所以,我已经开始认识到技术可以帮助大法学员。

现在我还是阅读大量的明慧网上的文章。通常是在吃饭的时间,我觉的这是最好的利用了我的时间。令人惊讶的是,我总是能在我需要的确切的阶段找到确切的交流文章,自我修炼以来,一直是这样。好象这个网站就是专门为我而设,而且随着我状态的变化,网站也在不断发展和变化。在我刚开始修炼的时候,明慧网似乎有很多关于如何更好的学法和炼功的文章,如何更好的遵循真善忍的法理。而现在,更多的交流是更高的启示大法弟子如何开展证实法项目的工作以及救度众生。这确实是惊人的,但也并不奇怪,因为师父看护着我们的每一步。

回到我刚才的话题,新技术栏目是我最完美的工作。这个栏目每周在大纪元时报发表一次,除了文章之外,该项目还需要人与科技公司就他们的产品和广告進行联系。我需要研究和接触不同的公司和分销商,让他们给我们发送他们的信息,样品和他们的产品,以便我们在报纸上可以介绍这些产品。所有这些信息都必须认真记录,并登陆在一个网上数据库里。在此之前,我的计算机经验很少,所以对我来说这是一个非常大的挑战。我的技术提高了,因为它是和计算机有关的工作,又是关于调研,表格和网上的数据库。我必须学很多电脑知识,一开始,这看上去非常的可怕,但这是一个机会,它让我排除我大量的恐惧,并理解如何更好的利用计算机工作。在正法时期,这是非常重要的。


(二零零九年加拿大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