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尽在一思一念中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忙碌中,不知不觉已经在修炼的路上走進了第十二个年头,回首修炼的历程,心性修炼的过程是溶在生活中的每一件事情当中,每一思每一念都是人与神之间的选择。

一、在当妈妈中暴露执着和提高

作为四个孩子的母亲,修炼中我受益良多,深深的感到,孩子是自己最好的同修。他们时刻帮我暴露着在家门外被自己掩藏的执著,同时用他们的纯净照映出我的人念和不纯。

在家里,每当听说有人口渴了,正玩的高兴的三岁的儿子会以非常快的动作打开冰箱帮忙去拿饮料,结果有时饮料撒在了地上,正在手忙脚乱做家务的我不加思索的就开始严厉的教训他的莽撞,他用一双清澈见底的眼睛无辜又紧张的盯着我的脸,探究的眼神让我突然意识到自己的粗暴。三岁的他是家里的热心人,什么事都要操心和帮忙,静静的想一想他的无私和热情,我感到自惭形秽。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在家务的忙碌中常常忽略了孩子这优良的品质,把他的热心当作是添乱,却不知道去体味和感动孩子的这份无私和热情。这使我意识到,在证实法项目的工作中,我在对待其他的同修时,也在犯着同样的错误,把事情的成败看重了,过程中忘记了去欣赏和感受每位同修的优点和想要修炼的那象金子一样发光的心。

就象我在参与媒体修炼的过程中,我是从电视台一成立就修在其中的老弟子,干了两年有了一些经验之后,就以专家自居起来了,对别的同修做的新闻挑三挑四,点评中带着各种人心,无意中伤害着同修的积极性,看不到同修的進步和努力想要做好的心。正是孩子让我看到了自己这种把做好事情当成了修炼的人心,这颗心放大了会给证实法项目带来多大的影响。

很多次,二儿子慢吞吞的帮弟弟收拾着玩具,我正赶着要出门,嫌他动作太慢耽误了我的“大事情”,于是口不择言的数落他的种种不是。他仍然不慌不忙的按自己的速度完成着自己出门前的事情。这一幕总是在重演着,我一次又一次被急的跳起来,二儿子却好象从来不记得我的恶语伤人,总是笑眯眯的说:“我最喜欢妈妈。”我本来把其归为是性格使然,他最为和顺和沉静,在四个孩子中显得最老实、平凡、不够聪明,在孩子们之间发生矛盾的时候,他总是最能忍受不公和委屈的一个,而且从不记仇。终于有一天,我发现自己根本不具备二儿子的这些优秀品质,我为自己的言行感到万分的羞愧,正是他温和能忍的个性,润滑调节着这个家里孩子们的关系,默默的“帮”了我不少忙,我却用世俗功利的眼光来评价他,着急他不够聪明、机灵,不会象哥哥一样的帮我做事,其实一个心性高尚的生命,和宇宙真、善、忍的特性是多么的沟通,他不正是用自己的言行在映照出我的不足,帮我提高的吗。

反观自己在救度众生的证实法工作中,同样是一次又一次的用人中才能的大小来衡量和协调工作,以要完成师父交给的什么任务为借口忙于事中而没有时刻修自己,没有认识到只要是大法弟子都在正法中起着不可或缺的重要作用,不能以常人中的能力、年龄、技能等来看待同修,可就这样的一个理,我也是一会儿明白,一会儿糊涂的来回折腾来回修。很多时候执著上来就没有象二儿子一样的,在修炼同修间有矛盾时起到润滑和调整的作用。

有一阵,好象是提前進入了青少年期的大儿子开始出现了种种强烈逆反的言行,并常常用不学法来威胁我。我大感紧张,眼睛和嘴巴都盯在了他身上,觉的他怎么不象小时候那么懂事、那么听话和那么爱帮助我了。结果矛盾越来越多,真是让我焦头烂额的。赶紧加强学法。我把眼睛从儿子身上掉个个,好好的看了看自己,哇!原来我整天数落他的毛病如急躁、自我、霸道、强制等等全是我的大问题呢!不就是我自己把一个纯真、热心、体谅他人的孩子给带出毛病来的吗?他曾经付出那么多的帮我带弟弟,可我从没觉的自己应该真诚的感谢他,对他的种种天性中的美德也不懂得赞美和学习,现在师父不就是在用一种特殊的方式在提醒我吗?当我真诚的向大儿子道歉,并开始改正自己时,孩子也就不再“逆反”了,也很认真的对待自己的修炼了。

反观自己在大法弟子的协调配合中也是一样,总是在执著做事的时候,忘记了同修在修炼几年中曾经的付出和承受,对同修没有了珍惜、感激和欣赏的心,这不就是间隔我们不能形成一体的败坏的旧宇宙的物质因素吗?如果我自己不能认清它、排斥它、否定它,我怎么能和大家形成整体呢?

还有修炼后先后来到我家的三个小弟子,我都曾在他们出生后的第二天,试着让他们上卫生间,不修炼的先生总笑我,出生一天的孩子怎么会知道上卫生间呢?话音未落,新生儿就证实了他们完全懂得如何配合我,三个孩子都非常干净,基本不弄脏自己的身体,并总能让我明白他们什么时候需要什么帮助。而且婴儿们好象都非常明白救度众生的时间很紧张,都在长到七、八个月的时候就主动拒绝和放弃母乳,让我能早些行动自由。我悟到,师父无时不在提醒我,作为修炼人一定要谦卑,因为在大法面前,我人中的一切思想和观念都是那样的浅薄和错误。如果我能象初生婴儿一样的纯净,我就也能拥有新生婴儿那样神奇的领悟能力,也能很自然的做好一个大法弟子应该做好的事。

二、在参与法会稿件小组中的修炼

参加法会稿件组的工作已经有几个年头了,去年好象因为种种客观的原因,加拿大法会没有开成,两笔订金都白扔了,很多同修还一致松了口气:大家都快忙死了,决定不用开了,少了件事!我自己身在其中,也没有感觉出有什么大问题。

到了今年,很多很多修炼上的问题暴露了出来,很多证实法中的大项目都魔难重重的,深刻反思,认识到是整体修炼上不精進造成的,还得从修炼的根本上入手才能看清事情的真相。这时仔细一看才发现,很多原来的修炼交流都变成了工作交流,学法点少的可怜,炼功点也是七零八落的,跟同修交流法会的重要性,好象大家也不太提得起兴趣的样子。到了离加拿大全国的法会只有十几天了,尽管佛学会和辅导站一再发出呼吁、通知、交流,请每位同修都交上自己的修炼心得,可还是看不到动静。

师父讲,遇到任何问题都要向内找,我作为辅导站的成员,法会稿件组的负责同修之一更得向内找,这一找不要紧,真是看到了自己极大的漏和修炼不精進的种种表现。

记得刚得法的那几年,真的是非常的精進,大法书拿起来就放不下,炼功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在公园,每次开法会不管能不能选上都写心得稿,天大的难关也敢往前冲。曾几何时,法学的少了,功可炼可不炼的了,法会也成了自己参与的诸多工作和项目中的一项,忙于其中完成任务了。

几年来我在证实法项目中的事做了很多很多,这也就成为我不能坚持按师父留下的修炼形式走正的借口,状态好时我心里也非常清楚,自己是不精進了,也想突破,可是却怎么也突破不了似的,问题出在了什么地方呢?

记得刚得法的时候,老学员交流说,师父在国内传法时,曾经推荐弟子看看密勒日巴佛的修炼故事。那时刚得法,只要是师父说的话,那真是没有不听从的,赶紧就找来了这个故事看,当时看的是泪流满面,看完后精進的意志无比的坚定,暗下决心:我也要象密勒日巴佛一样的精進,不怕吃苦,立志一世成佛。

几年走过来,密勒日巴佛的修炼故事渐渐的在脑海中淡忘了,由于自己在正法修炼中跟着师父一路走来,确实建立了一些威德,又是在常人中,所以就不知不觉的生出了种种不易觉察的,但十分可怕的人心,开始敢对师父讲的话打折扣、讲条件了。对修炼的神圣和严肃也不那么警觉了,那状态就象是一个得宠的孩子跟自己的父母耍上了:我也付出了很多,我也助师正法了,现在很多事也做的很辛苦了,师父的要求做不到也是可以原谅的了。由于这些可怕的想法埋藏的很深,自己没有能够觉察出来,也就成了严重阻挡自己修炼精進的大关。

意识到这些后,我把自己当作一个刚刚开始修炼的人,放下这几年中所谓的功劳,又拿起了密勒日巴佛的修炼故事,十年后看到的故事与十年前的是这样的不同,那时看到是一个修炼的榜样,此时看到的是自己诸多的不足。比如说,密勒日巴的师父为了成就他,曾经让他在山的四周盖房子,盖了拆、拆了盖,他被石头压的遍体鳞伤,惨不忍睹,师父有时还对他又打又骂,虽然他也曾经想要走捷径,也走过弯路,但始终对师父的话言听计从,身体力行,因此而被师父称为是最好的弟子,得到了师父的全部真传。

想想自己这些年来,好象在各种证实法项目中付出了很多,承受了很多,可我今天终于明白,这一切就象是师父让我去四处盖房子,盖了拆、拆了盖,是师父为成就我而苦心安排的修炼路啊!明白了这点,我还敢以有什么功劳而自居吗?

师父要让我们成就高果位,做的事当然也就不只是盖房子那么简单的事,就是要我们今天去办报纸,明天去办电视,后天去办演出,而结果如何不是师父要看的,就象密勒日巴的师父每次都没有让他盖完房子一样,师父要看的是过程中我们做弟子的这颗心:是不是信师、是不是敬师、是不是真修、是不是精進。一次考验不够,要来第二次、第三次……

由于自己是在迷中修,往往就忘了这些,而是开始执著起要盖多大的房子、盖的怎么漂亮、自己搬了多少石头,出了多少力,并开始觉的是自己给师父盖了房子,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师父就必须对自己好,对自己慈悲,就得让自己成佛。这种可怕的人心会让自己陷于要盖漂亮大房子的具体工作中,并敢于不听师父的法,敢于讨价还价了。

再说到法会,那是师父在传法之初给大法修炼定下的修炼形式,当年迫害没有开始时,说要开法会了让每个修炼人写稿,谁会不写呢?大家都非常重视和认真的写,只因为那是修炼人必须走的修炼的路。邪恶的旧势力破坏性的检验我们,最先破坏的就是师父传出的修炼形式,国内集体学法炼功、法会的形式都被破坏了。现在明慧网都在克服重重阻力办大陆同修的网上心得交流会,去年突破封锁收到的稿件有上万篇。国内同修也在尽力用正念正行重建集体学法炼功的环境,我们海外的弟子更不能再以证实法项目忙为借口,继续承认旧势力的迫害,要身体力行的完成师父所要求的每一件事。

其实,就写交流稿这么一件事,都够自己好好修的。回想几次写法会交流稿还有平时写心得,都是自己人心暴露的过程。写的很高兴时体现出的显示心、欢喜心;不愿写时的怕丢面子的心、以老学员自居的等级心;选不上时的争斗心、妒忌心;选上时的自大心等等,真是象师父说的:“人的心多了”(《转法轮》),但正是在这不断的暴露中,我明白自己还在修,也感受到师父不断的在帮我拿掉那些肮脏的思想和物质,更在学法中看到师父给我展现的不同境界的法理。

此刻我不敢再懈怠,我决心时时都把自己当作刚入门的弟子一样,认真的努力去做到师父要的每一件事,持之以恒,最终达到正法弟子的标准,不负师尊的慈悲苦度。

以上是修炼中的点滴体会,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二零零九年加拿大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