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执着 在大法中净化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日】

尊敬的慈悲伟大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来自蒙特利尔,一九九五年得法开始修炼,转眼十四个春秋,我为自己能成为慈悲伟大师父的弟子感到无上的荣幸;同时也为自己还有那么多的执着,苦苦的挣扎于执着中感到羞愧和自身的渺小。师尊以洪大的法、巨大的承受和付出为我们奠定了走向圆满的路,我还在徘徊、执着常人的理不放,愧对师尊、愧对大法的救度,今天我愿意暴露我的执着,去掉它,在纯净的心态下充份发挥师父赋予我们救度众生的能力,走师父安排的路。

走出执着 在大法中净化

我二零零一年三月来到加拿大,二零零四年四月担任蒙特利尔地区协调人。最初的三年中,作为一名普通学员,我的修炼主要是怎样过好家庭关,全力的参与到证实法、救度众生的各项事情中,与同修之间没有任何触及心灵的矛盾。家人都是不修炼的常人,我不会用修炼人的标准要求他们,而是在家人不断制造的魔难中要求自己象个修炼的人,以坦诚、慈悲的心态对待他们,同时自己有一颗坚定修炼和救度众生的心,很快家庭关也就过去了,可以不受限制的参与证实法的项目和活动了。由于有更多的时间参与证实法项目,与同修接触的时间越来越多,开始,同修对我非常好,没有心性的磨擦。可是修炼就是需要在不断的过关中暴露执着,提高心性,消去业力,去掉执着。

担任协调人之后,很快提高心性的机会就来了。刚开始还能守住心性,能坦然的面对同修的各方面建议、甚至是指责。因为自己各方面能力的欠缺,最初非常苦恼,感到自卑,并不在意同修的执着。几年下来,渐渐的成熟起来了,自我的心也就强了,自己知道需要提高心性、扩大容量了,可是提高的太慢,与法对自己的要求差得太远,所以时常守不住心性,尤其是当同修指责我或指责辅导站时,我的火一下子就上来,心里象被塞進一块东西一样的不舒服,常常要辩解几句。由于心性不到位,看到的都是同修的执着,越执着同修的执着,就越觉的自己对,结果应该提高心性而没有提高上来,陷在执着中,还在比谁的执着多、谁的执着少,好象是在替同修着急,虽然知道自己也有执着,但感觉同修的执着更大,妒嫉心呀、证实自己的心呀,这不去怎么行呀,自身圆满都成问题,同时还会影响证实法的项目。自己当时也真觉得在为同修着急,常常不知不觉的陷在这些事情中不能自拔,耗费了许多精力和时间,同时也使同修之间的间隔越来越大。

有时想和同修之间沟通交流开,可是由于自己心性不到位,达不到慈悲状态说出来的话,怕引起更大的冲突,怕同修抵触,因为我已经清楚的看到有些同修对我的成见之深,心里想“交流也不会有什么好作用”,其实是怕自己的心、自己的执着受到触及。

有一次辅导站的几位辅导员在一起开会,其中一个辅导员一段时间来好象对辅导站包括我在内的其他成员有些想法,表现出不愿意与大家坦诚交流,大家商量事情她也不愿意发表意见。我不知症结在哪儿,想和她沟通一下,那天恰巧开会前有个机会,在走廊碰到她,那一刻我真的是发自内心的对同修说,“你最近是不是有什么想法、看法,不妨说出来,我们大家能在一起修炼不容易,是非常值得珍惜的,同时我们作为辅导员又肩负着这么大的责任,我们必须形成一个圆容的整体才行。”这一下同修马上就火了:“你别以居高临下的样子跟我说话!”接下来大家坐在一起,从开始激烈的“论战”到渐渐平和下来,通过近二个小时的交流,我知道了一些问题所在,其中许多是彼此的执着导致的误会、猜疑,但根本的问题是我的善心不够,修炼中没有修好慈悲心,不能慈悲的对待同修,执着同修的执着不放,带着观念和自我的喜好看同修。悟到了,心也就放下了许多,自己心中的隔阂消除了,同修对我的态度也改变了。

由于自己在修炼中没有达到慈悲的状态,有时在说出同修的执着时,深挖自己有一颗显示自己的心,不是单纯的为同修好,而是掺杂着证实自我的心、想让别人认可自己好的心、一颗求名的心。见了对自己有意见的同修心里先打鼓,怕自己哪件事情又令同修不高兴、怕自己的心灵被触及,深挖下面有一个根本的执着,人中求好,不愿得罪人的心,求心里舒服的心。尽管我常常认为自己不怕得罪人,出于对法负责,对会引起不良影响的、涉及到整个地区的问题,我也经常给同修指出来,有时确实引来同修的不高兴,我认为自己并不在意个人的得失,认为我有这个责任指出来,我应该承担这个责任。也确实发生过几次这样的事情,我就以此掩盖深藏在心底的求别人认可自己好、求名和怕得罪人的心。

当和同修发生矛盾、有间隔时,其实我知道这都是我的错,但这一念太渺茫,不能牢牢的抓住它,深刻的向内找,很快就滑过去了,被执着心淹没了,又变成表面的我对你错的了,而且经常是明知道不该与同修争论,还是控制不住,就象上了发条一样非得转下去不可,心想我先跟你说清楚,回头再向内找我自己。事后冷静下来我会意识到自己的执着——执着同修的执着。即使表面上看是同修的执着,那也一定是我的错,修炼人修好的部份都隔开了,剩下的就是没修好的,为什么要用神的标准去要求同修呢?师父告诉我们作为修炼的人要自己严格要求自己,没有告诉我们用修炼人的标准要求同修呀,可是一遇到事情就先向外看,回家再看自己。读法时看到师父苦口婆心的教诲,那一刻我真的是发自内心的要同化这部法,要按师父的要求去做,可是做的时候就是打折扣,象蜗牛一样的往前爬。

越是不悟就越有提高心性的考验,最近一段时间经常守不住心性,展现在我面前的是一些同修表现出非常明显、一入修炼的门很快就会去掉的执着,而且频繁的出现在我的眼前,搞得我心里非常难受,自己还不悟,自己的心性不提高,已经降到那个境界中了,最起码在那件事情上是在那个境界中了,还不赶快提高怎么行呀。师父就利用梦点化我:一天梦见我与一个同修在宽敞的路上爬,我看到许多同修在路上向与我相反的方向走,迎面走过来一个同修笑着看着我,我感到不好意思,但心里对那个同修说,我这是着急赶路去做重要的事情,继续向前爬。开始自己还是很轻松的爬,逐渐的越来越吃力的爬,后来发现同修的一条腿压在我的腿上,我感觉重重的,心里对同修说,别压着我,可同修并不理我,认真的向前爬。再三请求同修别压着我,同修理都不理我,我突然意识到我有这个能力站起来,一下子就站起来了,转个方向向前走去。醒来我的第一念是“能站着走,为什么在地上爬?” 向外找、陷在执着中走的是弯路、向反方向走,怎么能承担起证实法救度众生的责任呢?我悟到该走出苦苦挣扎于执着中的状态,是该彻底去掉那些执着的时候了。

放下自我 充份发挥师尊赋予我们的能力

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承担着救度众生的使命,做到最大限度的证实法、救度众生这是我们的誓约,也是众生的期盼。慈悲伟大的师父赋予我们无限的智慧和能力,只是自己的执着障碍着,旧宇宙的生命挡着,使能力无法发挥出来。

我在加拿大八年多的反迫害、证实法和救度众生的过程中,障碍自己的最根本执着就是执着自我,在乎别人的感受、别人对我的态度,怕自己做不好、丢面子,宁可不做也不能做不好,视救度众生的紧迫于不顾,反而顾及面子等等,障碍自己不能很好的发挥救度众生的能力。这是我在常人中长期养成的习惯,在常人中还被认为比较稳重。

可是三界的理是反的,师父在《转法轮》中说:“你看到杀人放火那要不管就是心性问题”。面对数以千计、万计的大法弟子被非法抓捕、关押、甚至被迫害致死,和无数众生的被毒害,我不能无动于衷,参加了许多项目。开始时是有心无力,做点事情非常困难,从来不主动,都是同修不断的鼓励才去做。随着不断的加强学法和对法理的深入理解,以及慈悲的师父不断的把法理讲给我们,我悟到我的一切都是法给予的,没有一样是我自己的,我今天能存在这个世界上,就是为今天证实法、救度众生的需要而存在的,还有什么自我可言呢?渐渐的随着自我的放弃,能力也在增加,能够投入做证实法事情的时间也越来越多,由被动做事变为主动去思考问题,想办法。下面从四个方面谈一下我的修炼过程:

*媒体报道

来到加拿大不久,在同修的鼓励下参与媒体报道,开始写一篇文章要费九牛二虎之力,有时甚至写不下去,完成不了,而且在写的过程中执着心不断的往外返,写不好怕同修笑话、写好了又有显示心等等执着心障碍着,每次写文章就象扒一层皮一样。活动结束同修们回家了,我的工作才开始,有时要熬通宵,那种承受和付出的确让我吃了不少苦,但却不知是自己的执着导致的。师父的法理越讲越明,执着自我的心渐渐的放下,写起文章也不那么困难了,明显感到语句平和流畅多了,而且能够从救度众生的角度去考虑,而不是由着自己的喜好去写。

记得在大陆刚得法时做了一个梦,很多大法弟子围着师父,好象在考试背诗词,考好的师父就给一个奖品,我站在很远处观望,师父示意我过去,让我背,我从小没背过几首诗,心想我不行呀,站在师父面前不得不背,结结巴巴的背了一些,没想到师父从怀里掏出一支笔给了我。当时醒来也不知道什么意思,后来才悟到这是师父给我的法器,赋予我用笔救度众生的使命,我要尽快放下执着做的更好。

*担任协调人

被人协调是我的强项,一贯凡事不操心、不动脑,我很愿意配合别人,既没有责任,又没有压力,让怎么做就怎么做。好象是很能圆容,其实是不愿付出、不愿承担责任。这怎么修呀?师父慈悲,给弟子安排了修去执着通向圆满的路,就这样在自己想都没想当协调人的情况下,当上了协调人。协调人可真是不好当,从人中的能力来看我没有一样适合当协调人的,我知道只有法能使我改变,只有站在法上才能做好协调的工作。可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太难了,因为有太多的执着放不下,甚至意识不到,只好跌跌撞撞的往前走。面对许多的事情需要去处理,自己做不了,又找不到合适的同修去做,有时找到认为有能力做的同修,有时得到的回复也是说做不了,或没时间,好象蒙特利尔找不到能做的人了,干着急没办法,只好麻烦外地同修。有些非常棘手的事情长期处理不好,感到压力比较大。尤其是听到有的同修对协调人、辅导站有看法时,“你们这不行、那没做好的”在背后发表议论,心里感到不平,尤其听到一些刺激心灵的议论,心里非常难受。

有一天学习《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师父说:“修自己把你认为的自己的痛苦、感情的冲击、心性干扰等这些事当成好事。你把自己的这些痛苦啊、你自己的魔难啊都当作是坏事,那就是常人。” “痛苦是偿还业债,不顺心的事会使心性提高”。法学过多少遍了好象以前都没有看到,这句话突然打進脑海,我感到非常震撼,我一直不就是常人的认识吗?赶快把这段法写在纸上挂在墙上,每天看一遍,可是遇到心性考验的时候还是做不好。有一天遇到几个同修给我提供提高心性的机会,自己没过好关,心里过不去,还与另一位同修抱怨,同修听后笑着说:“我真羡慕你!” 是呀,我为什么不能正面看问题呢?为什么怕人说呢?还是一颗证实自我的心。我感到每一天都在魔这颗心,渐渐的能平静一些看待这些问题了。尽管提高很慢,但我感到在一层层的往下剥,我感受到佛法无边,佛恩浩荡,感谢师父的慈悲救度。唯有更加精進,以慈悲宽容的胸怀才能更好的救度这方众生。

*拉广告

我是二零零七年四月加入大纪元市场部,在这之前的六年中我有一份常人工作,白天上班,下班后尽力干些与证实法有关的事情,但总觉得时间不够用,上班的时候盘算着下班后做什么,可是下班后没觉得做什么一天就过去了,心里很难受,我一直在想怎样能有更多的时间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情呢。

有了这个愿望,机会就来了,我先生在接近毕业的时候找到了一份比较好的工作,工作一段时间,稍微稳定下来后,他表示我可以换一个轻松点的工作,不必这么辛苦。当时我也没有想到要来大纪元市场部,悟性不到,师父再次点化,接下来工厂要裁员,我也没有想到这是给我的机会。又过了一段时间,我突然想我可不可以去拉广告呀,这样我就会有更多的时间接触华人,因为我知道华人市场一直也没有打开,但我不知道只说中文能做市场吗?我咨询了几个同修,都说不容易,还有一位同修告诉我,你要做好思想准备,由于语言的问题有的时候你会很懊恼的,加之华人市场目前的状况,你也要有相当强忍耐力,而且你的性格也要改变才行。我知道我的性格不适合与人打交道,可是我就是放不下想拉广告的想法,翻来覆去的想了很久,终于作出了决定——从我心底发出一个声音:我要救他们,我就是要救他们。那一刻我感到身体在振动,我的眼泪流了出来。就是这一念支撑着我在挫折中没有放弃。

刚到市场部的头一周,只做了三天拉来了三个小广告,其余两天参加大法活动去了。第一个月就有几千元的合同,我知道这是师父鼓励我。

最难的就是面对中国市场了,每天要鼓足勇气才能打几个电话,最初的时候,打完一、两个电话,手都是冰凉的,心是紧缩的,甚至身体都有些发抖。必须站起来走几圈缓解缓解才行。有一段时间我感到很苦,压力很大,吃不好、睡不好,很紧张。每天看到其它华人报纸上的广告商家,我的心非常难受,面对这些与我们有缘的生命我却不能把他们救过来,我的心都要碎了,可是我又不知如何去突破,大海捞针一个一个的试吧,有些人一听大纪元,态度特别不好的一口回绝;有的客气的说现在还不想做广告,等以后想做的时候会给我电话;更有甚者,大声谩骂,尤其当说些对大法和师父不敬的话时,我的心一下子就起来了,语速加快、声音加高的要给对方讲个明白,表面上讲的好象很有理,但对方并不接受。发生过二、三次这样的事情之后,意识到我的争斗心太强,触及心灵的时候,没有冷静的想想对方的症结在哪,而是一股脑的讲自己要说的话,强迫让人接受,这怎么是讲真相呢?我意识到我的言行不就是真相吗?后来遇到一些不了解法轮功和不理解大纪元报的人,我做到平和的、就他们的接受能力讲真相,心态转变了,再也没有遇到直接对大法和师父不敬的人了。

在这个过程中,师父一直在呵护着我,当我学好法、心态正时,没打太多的电话,就有商家要做广告,我尽量做到以修炼人的心态与商家保持联系,注意处理好容易引起商家误会的小节,使他们对大纪元产生信任度,使我们的合作长久。

坦率的说,拉广告是我修炼中感到最难的一件事情,看起来是一份工作,可是与修炼紧密相关。由于刚刚做市场,太急于拉来广告了,心性不稳也给我做市场销售带来干扰,遇到一说就要做广告的商家,有时我就会产生欢喜心;遇到很久也没有做来广告时我会很低沉;早上没有学好法,心里不踏实,打电话心发虚,这些情绪都会影响着我,使我不能保持精進状态。加之其他大法的事情要做,我有时就顺理成章的把销售工作搁下一段时间。没有把大纪元的工作当成一份正当的工作去做。平衡好各项工作的关系很难,我坚信学好法,法理清楚,就会平衡好这一切。

同修们的精進状态也给了我很大触动,每周的全球销售培训,使我看到了自己的差距,同时也学到了许多好的经验,看到周围销售员的积极状态,使我很受鼓舞,我开始用心学习别人的长处,调整对客户的心态,心态一转变马上就有人主动打电话来做广告,而且态度特别好,急切地表示要做广告;有的还让我给拿主意,给他决定做什么样的广告。我想大纪元就应该是这样,是我们以前没做好,师父在告诉我们就应该是这样的。渐渐的我愿意与客户联系了,打电话也轻松多了,能象朋友一样的跟人交谈了,即使他们不马上做广告,甚至有些人用些商人的手法,我都本着一颗善心坦诚的对待他们,同时做到处处维护大纪元的形象,我想我们不仅仅是为了出大纪元报纸救度众生,同时我们也是在给未来人留下一条纯正的媒体之路。

*提高技能

能多为救度众生尽一份力是我生命的荣耀,我要求自己尽量做到除了最基本的个人生活外,几乎心思全用在证实法、救度众生的这些事情上,我的所学也都是围绕着证实法的需要。因为证实法的各项活动,需要我们经常到不同地方去,学会开车很必要。从不会英文必须用英文考试,到通过路试也花费一番努力,之后必须买车天天开才能到用的时候熟练,这样又增加一笔不小的花费。开车第二天就撞车了,当时都没有勇气再开车了,可是不能这样荒废了,硬着头皮开吧,开始几天时速只能开四十公里,后来好些了,马上开始送报纸,变线还不熟悉的我,第一次自己上高速公路,在很短的入口要变两道线,紧张的不得了,心里对师父说:“师父请加持弟子,弟子上路了。”嘴里不停的念“法正乾坤,邪恶全灭”,上下牙不停的抖动,就这样走过了这一关。去年神韵卖票也派上了用场,几十公里的路程,因没经验,刷窗水很快用完了,在前车窗什么都看不到的情况下开了近十公里的路程。是大法的超常法理改变了胆小怕事的我的人生道路,赋予我生命真正的意义。

以前因执着时间,以为修炼很快就会结束,所以几年了也没有好好学语言。最近明显感到无论是做大纪元市场,还是神韵卖票都需要会英语和法语,法文更难,先学英文。白天在大纪元市场部上班,晚上去英文学校,回到家很晚,还经常有许多电话或会议,第二天还要早起赶到办公室参加集体学法,没有时间消化理解上课学的内容,很着急,尤其我被分到高于我水平的班,学的比较吃力,想轻松点,自己主动转入低级班,可是没过多久又被分到高一级的班,我想这不是偶然的,一定坚持下去。可是经常出现老师提问我答不上来,开始不好意思、脸红、心慌好一阵子,影响接下来的课程,没过多久,突然发现自己变了,能坦然面对,而且当成好事,因为它能引起我注意到我不会的内容,并学会它。不会的知识就象执着一样,老师问没问,同修指没指出来,它都是存在的,为什么怕人问、怕人指出来呢?现在我清楚意识到,我的生命与大法紧紧相连,我的每一刻都溶着修炼的因素。在学习过程中渐渐去掉了一些执着自我的心、怕被人嘲笑的心。因需要经常给西人同修发电子邮件,总麻烦其他同修会干扰同修要做的事情,最好自己能做,本着这颗心,渐渐的也敢发英文的电子邮件,但我知道有很多错误,也希望看到的同修给指出,以便今后做得更好。会了一点英文,觉得视野开阔了,能够理解和做的事情也在扩大,我相信只要有救度众生的心愿,没有不可逾越的死关。

谢谢师尊!
谢谢同修!

(二零零九年加拿大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