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化大法 成为宇宙中众生最羡慕的生命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六月八日】我是一九九六年走入大法修炼的,小时候由于家庭的变故,我过早的失去了家庭的温暖,那时的我,整日以泪洗面,埋怨老天对自己不公,形成了强烈的自卑心,妒嫉心,争斗心,怕心也很重。由于思想中产生的恶念太多,致使大脑被邪灵附体,严重时,坐卧不宁,烦躁不安,摔东西,拿头撞墙,大脑中象万马奔腾一样,成夜睡不着觉,最后被邪灵操控的想自杀,吃癫痫病人吃的药,就这样生不如死的过了五年。

一九九六年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得到了大法,当时师父就给我调整了身体,有一天,我睡在床上,大脑很清醒,感觉法轮在头后快速的旋转。这时听到了师父的声音,只觉的一个东西从大脑中迅速飞出,我当时还不知是怎么回事,后来才知道是师父给我清理了附体。

附体虽然被清理了,但由于思想业过重,我大脑中时常会反映出对师父不敬的话,正念严重不足,思想不能集中起来学法,强制集中思想,全身就会冒汗,呕吐,思想一次次的被控制,强迫去洗手,总认为手没洗净,房门已锁,可总认为没锁好,煤气阀已关,可每次经过煤气罐时,还是一遍遍的去关。

我内心非常的痛苦,可每次总被那个邪恶的力量带动,我已记不清多少次泪流满面的站在师父的照片前向师父诉苦,请求师父帮我,每次都看到师父的眼中闪着泪光,后来,我大脑中打出《转法轮》中的一句法:“要想去掉这个不好的东西,首先得把你这颗心扭转过来。”这时我明白了,不能为了消业而消业,要从法上提高上来。提高了心性,一切都会发生改变。

后来,我经历了一段痛苦的突破邪恶干扰学法的过程,我学法的最大障碍是,思想无法集中,总有一股邪恶的力量阻止着我。我一点一点的坚持着,头脑中的阴性物质也被一点一点的消溶。每当我做好时,师父就会鼓励我,总能在梦中见到师父。有一次在梦中,师父把我主元神调出去,来到另外空间,满天都是法轮,师父穿着黄色袈裟出现在我的面前,我激动的跪在师父面前。师父叮嘱我要好好学法,好好炼功,醒来时,满脸都是泪水。

当我守不住心性,做不好时,师父总是慈悲的点化我,每次由于争斗心不去和同修发生矛盾时,总会碰到常人吵架,看到常人凶狠争斗的样子,我脸红的想自己,当时的心态不是和他们一样的恶吗?我离大法的标准差的何等远哪。

面对丈夫给我的魔难时,我过的是那样的艰难,感到是那样的剜心透骨。结婚后,丈夫一直在外面胡来,看不上我,成月成月的不理睬我,進门就拉下脸,说话必恶言恶语,属于家庭冷暴力那种。他啥也不干,做好饭,端好,喊他吃,他都不采,满脸不屑的表情。我非常的生气,怎么也控制不住自己,对他产生了强烈的气恨心。由于长期心性提高不上来,最终导致被恶警绑架。在邪恶的黑窝里,我痛苦的反思自己,我不能再在情中、气恨中迷失自己了,我努力的清除着这些后天变异的观念。后来回家后,不管丈夫怎么对我,我都不再执著,平和的对待他,逐渐的他也改变了对我的态度,关系也比以前溶洽多了。

当我正念不足时,邪恶总是钻空子迫害我,当我能加强正念时,师父就会鼓励我,呵护我,给我以信心。

一九九九年邪恶迫害大法后,很多大法弟子都進京护法,我当时也发出了纯正的一念,要進京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当时以为進京就回不来了,我就把家里安顿好,流着泪踏上了進京的路,在天安门广场表达心愿后,被当地公安带回,同去的同修大部份被非法劳教,我被短暂的关押后就回家了。

在流离失所到外地时,我非常想作证实法的事,这时我意外的得到一份真相装料,我拿到当地复印店去复印,然后去散发,当时正值邪党开十六大,警车不停的从身边驶过,但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每次都安全返回。

一次从邮局用特快专递给一外地朋友寄真相资料,被营业员翻出,她拿着真相资料仔细的一张一张的看,这时,保安也出现在我的身边,我不停的发正念,绝不允许邪恶操纵世人干扰我救度众生。这时,营业员满脸不悦的问:这是啥呀?我尽量轻松的回答:是法轮功的东西。她也没再多问,就给办理了。回来后,我感到很后怕,又不停的发了很长时间的正念,过几天,打电话给朋友,朋友告诉已收到。

由于思想业严重干扰,正念不足时,我也走过弯路,在邪恶的劳教所里,恶警指使吸毒犯人毒打我,我当时怕心特别重,身体会控制不住的发抖,正念也发不出来,理性的一面知道不能妥协,可大脑中却不停的反应:先假妥协,等正念强了,再推翻,就这样在承受不住的痛苦中,屈从了邪恶。妥协后,我内心非常痛苦,感觉真是生不如死。后来,经过不停的背法,发正念,认识到不能顺从邪恶的思维走,要否定它,要能放下生死。随后我就向恶人明确表示要继续修炼。邪恶不甘心,几次要迫害我,但都被慈悲的师父化解了。解教时,恶警打电话叫“六一零”去接我,“六一零”不去,最后单位派人把我送回了家。

后来当地资料点被邪恶破坏,同修不断的被绑架,我又建立了资料点,中途虽然经历了几次波折,但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一直安全运转至今。

随着不断的修炼,我渐渐的对大法有了理性的认识,也明白了自己的神圣使命。我知道不管以前或以后吃多大苦,我都是宇宙中众生最羡慕的生命。

我们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我们的一切都来源于大法,只有把自己的一切都回报于大法,才能对的起师尊为我们所做的一切,我在我的房间里贴上“基点”二字,时刻提醒着自己:不要再迷失于旧宇宙中的假理了,要让自己所做的一切,有益于正法,有益于救度众生,有益于同修,真正的达到无私无我,兑现自己的神圣誓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