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秩序”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七月十日】在中国古代,人与人之间的秩序关系非常明确和严谨。孔子说:“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就是说“君主要象个君主的样子,大臣要象个大臣的样子,父亲要象个父亲的样子,儿子要象个儿子的样子。”强调人要各司其职、各尊其礼、各守其道。具体讲,在工作场合,有决策者和执行者,社会职能分工明确,人际关系是上“仁”下“忠”;在家庭里,父“慈”子“孝”,兄“友”弟“恭”。这种从天尊地卑的自然状态而扩展出的一套伦理,是中国正统文化中的重要部份。正如《解体党文化》中所言:“传统的伦理自然承载起一个和谐有序的家庭和社会”。

但是,中共邪党把人与人之间这种和谐的尊卑关系,歪曲成“压制人性”、“阶级压迫和剥削”,挑动人心中的名利欲望,最终导致了社会的极度失序和混乱。现在,在大陆,儿女不服从父母,学生不服从老师,职工不服从领导……,谁都想当老大,谁都想说了算,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谁拦跟谁急,简直乱了套。

记的有外国人曾经评价中国人:“中国人单独干是条龙,但是合起来是条虫。”我想,这句话非常深刻的揭示出了中国人受到党文化“无法无天”的思想毒害后所呈现的状态。不懂得配合,不懂得协调,不懂得本份,把“越权越位”、“挑战权威”看作本事,把“服从安排”、“顾全大局”看作窝囊,不是把“做事”本身放在首位,而是先把自己摆在老大的位置,谁也碰不得,这种心态,造成了很多中国人已经不能与人和谐共处,更别提合作共事了。作为大法弟子,就不能这样,就要回归到人正常的生活状态中去。

在《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中师父讲到:“有的人你指派他做什么他就不愿意做,就喜欢做自己要做的,各自为政,那怎么能行呢?”“有人想,我为什么听他的?我觉的比他修的好。话不能这么说,你修的好你才能服从分配哪,正说明修的不好。”

学完师父的讲法,我联想到自己身边的一些事。同修之间的隔阂,整体做事时的不顺,很多问题都是从互相之间不服气引起的。都认为自己对,都认为自己的主意好,都坚持自己,都不想放下自己配合同修或协调人,协调人安排了什么,都站在自己的观点上去评判,打折扣,而不是主动积极的配合,默默的圆容。这和常人有什么两样呢?直接后果就是成了一盘散沙,有时甚至长期无法切磋,各修各的,各做各的,这哪里会有彻底销毁邪恶的巨大威力呢?

虽然我们的修炼是修自己,但是,因为我们要做很多证实法的具体事情,做事就面临着一个配合的问题,我们就必须有整体意识。那么在一个整体中,就有一个秩序问题,就需要我们摆正自己的位置。我们每个地区都有协调人,那么,协调人就是我们这个整体的领头人。如果具体事情协调人已经做出了决定,只要是为了大法的,我们就要无条件配合,即使这个决定有不足,我们也不能因此消极对待,而应该在做的过程中默默的把不足圆容好,把证实法摆在首位,把救度众生摆在首位,这才是大法弟子的风范。

修炼是从常人中好人做起,修成更好的人,超常的人。说起来很惭愧啊,想一想,师尊真是手把手的教我们修炼,教我们做人。而我们呢,连“遵守秩序”这样的小事,都需要师尊苦口婆心的讲了又讲,如果我们再做不好,真是就太差劲了。

个人的一点认识,有不足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