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化大法 走好自己的路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七月十八日】在这里我想说的是,在这样的环境里,我是怎样做师父交代的三件事的。如果我精進的时候,三件事一样不落;也有不精進的时候,但是不管怎样,我都时时刻刻想着我是一个大法弟子,如果不修炼我是没有任何理由待在这个世上的。通过学大法我知道我生活在世上的唯一目地就是同化大法,证实大法,讲清真相

我和丈夫一家四口人,大孩子在外地上学,不经常回家,小孩子不满三岁,我自己带着。我们是在家做买卖的,如果没有特殊的情况,我一般不出门。有的时候是一整天或几天不出门,因为我的时间很珍贵,我都是用分钟来计算做事情的。一年四季,甚至刮风下雨天我也不休息。丈夫不在家的时候,我就马马虎虎的吃一点。

开始的时候,我只是简单的把定期的几张周报看完后,送给来家的客人,也不知道怎样讲真相。晚上有时候我也出去发材料,或贴真相资料。可是一出去,我的三件事情就做不全,我就在考虑怎样才能做的更好,符合师父的要求。于是我就大量学法,抄法,可还是糊涂,但我不灰心,通常都是学法学到零点发完正念,再睡觉,下半夜两三点就起来抄法炼功,在我第三遍抄写师父的经文时,我发现每篇经文都在说:走好自己的路。

怎么走好呢?在同修的提醒下,我渐渐的明白了,根据自己的条件,合理安排好时间。家里每天来那么多人不是很好的讲真相的方法么?于是我就决定正式面对面给材料;那时我还不太明确,只是在慢慢的实践。因为我也有怕心,开始的时候,怕同修说我不出去发材料(有求名的心),怕别人说我不精進(还是求名的心),可不管怎样,师父说过我们做的事情师父什么都知道。在另外空间什么都瞒不了,我一想到这些就稳下心来,师父知道就行了!

当师父的经文《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一下来,我读好几遍。决定一定要下大力度,不放过来家里的每个人。有的时候怕心一出来,我就不敢给真相资料。这时我就发正念,求师父加持一定要救度他,让他接受材料。一般情况下,我都能给出去,有的人拿了真相资料后还一个劲的谢我。我感觉,其实走出那一步并不难,因为师父就在身边。我的心在想着法,师父就什么都会帮我。

二零零五年开始讲三退,我真的觉的很难。对《九评》不怎么明白,所以,被我劝退的人很少,我也很着急,真的不知道用什么办法才好。有的同修劝退了很多人,一说人家就三退。可我说不好,我知道自己有障碍,于是我就多学法,慢慢的我发觉我有求结果的心,求三退人数的心,还有隐藏求名的心,于是我在心里就对师父说:师父我知道我这颗不好的心,我一定要去掉它,走好自己的路。从基础做起,做一片绿叶,不做红花(在我看来三退的人数很重要,把它视为一朵红花),好好在自己的环境中面对面给众生大法的福音,等他们明白真相,自然而然就有同修去退了,不管用什么方法,只要他们退了,达到了救人的目地,我就满足了。虽然当时这样想的,我的内心深处还是有一点点痛,但是我明白时间不等人,我必须这样做,随机而行吧。

慢慢的我就不把来家里的人当作做买卖了,不管什么人,老的小的,有钱的没钱的,远的,近的,方圆近百里的乡里乡亲,还有天南海北的客人,我都把他们当作我要救度的有缘人。因为我真的是一心二用,我一边算帐付钱,还要和陌生人搭话,或讲大法真相。丈夫最不愿意我在工作的时候给人讲真相送材料,一来怕我受迫害,二来怕我算错帐,影响生意。这时我就在心里发正念,清理周围的空间场,同时求师父让那些有缘人一个一个来吧,不然丈夫一捣乱就使有缘人失去机会。有的人只来一次以后就很少有机会来了。我感受到,师父把这些有缘人领到我面前真是不容易。后来我就有经验了,如果当时没有拿到材料的,我就发正念清除他背后干扰他得救的一切邪恶因素,让他下次有机会一定来。不管是买的卖的基本上他们都会再来,然后带着大法的福音走了,再也不来了。我知道这都是师父的苦心安排。

我接触的人通常都是没听过真相、没看过真相材料的,在简单的对话中我就了解了,所以我要准备好几种的真相材料。有单张的周报、小册子、有光盘,根据不同的人给不同的材料,基本上能看准什么样的人喜欢什么样的真相材料。年轻人我通常送给他们天音歌曲加上真相小册子;上一点年纪的送给他们预言和光盘;看着有点文化又喜欢看书的,我就给他们《九评》加上小册子;没有文化的就送给他们《九评》光盘和真相光盘。如果时间允许的话我就给他们讲真相劝三退。

我们的工作时间很长,没有规定,只要有人,我们就服务。早晨起来就陆陆续续的来人了,有时候晚上还有人,真的很忙,中午几乎不休息,我的休息时间就是学法炼功。我在心里盘算着要是自己有一台电脑就好了,能节省很多时间,可丈夫不支持。我自己对电脑又一窍不通,怎么办呢?又有小孩,真的不方便,各种材料,有时供应不上,我真的有点着急。

意外的事情又发生了,也许机缘成熟了,我的想法终于变成现实了。那天下午,我抱着孩子刚進家门,看见院子里有个小车,屋子里有几个人在干着什么。丈夫脸色惊惶的对我说:这回如你愿了,二哥(生意上的朋友)给你买了一台电脑。

我当时大脑只是一片空白,不知道什么心情。前一天晚上的梦境一下展现在我的眼前:在学校里有人告诉我,让我去找二哥(送电脑的二哥)让他给我安排工作,我找到他以后,他先让我先学打印,可我一窍不通,他就让我到办公室找张教授。梦醒了,我也悟不透怎么回事,也没上心里去,原来是这么回事!师父替我买了电脑,送到家里来了。师父!弟子何德何能啊,有您这样的悉心呵护!我真是说不尽千言万语,我还有什么理由不做好三件事呢。

电脑有了,可我犯愁了,我什么也不会呀!我只有自己带着孩子出来学,打印机一体机以前就有,自己不会装。我把打印机和光盘往主机驱动盘一装,什么都没做,打印机自己就能打印了。

最近我从新装系统才发现,那次装打印机是师父帮着装的,一步一步连鼠标都没用我点,就装上了。师父啊,您操心了,对我这样做的不好的弟子都这样关心,我无法用语言表达。只能说:谢谢师父啊!谢谢师父啊!这里有多少师父的操劳,我能体会到,因为在这些过程中,我描述的虽然轻松简单,可却有我的担心、眼泪、忧愁和痛苦。可想而知师父要费多少心思。现在想起来真是一瞬间,什么感觉都没有,可是当时是另一种心情。我不想太多的说,因为那些不重要,重要的师父要我们做的三件事。其他一切我都不会记的,我其实在生活上过的很马虎,只有师父要我们做的三件事不马虎。因为我只有修炼这一条路可选,其他别无选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