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就是要我的正念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七月三日】我是一个不识几个字的农村老年大法弟子,是在一九九八年有缘得法的。得法以前,我是一个多病缠身的人,如心跳加剧,例假老有,还很多,腰疼、腿疼,晚上睡觉还要用两个铁球垫着,或用被子垫着,那还得吃很多药,睡觉前老伴还要用脚后跟用力给碾,把被子都给碾出了洞。以前我老是面黄肌瘦的,很苦闷,过的是生不如死的日子,孩子、大人也都为我烦恼。

有一天,我的一个邻居介绍我得了大法,从那一天起,我就不用再吃一片药,一身病全都好了,我们全家都见证了大法的神奇。那时我们全家人都特别高兴,无论学法、炼功、洪法他们都很支持,他们也都同化大法了,我做什么,他们都能够帮着干。

“七·二零”以后,环境没有那么轻松了,邪恶猖狂迫害。我心想,是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一定要出去证实法。我一开始就在村里做,用做布标、发真相资料、写信等办法来证实法,救度众生,揭露中共谎言。那时北京很是邪恶,我就想到北京去做,这时上来了不好的念头,不想去了,又一想不行,越是邪恶的地方,我越得去,就这样,带了一书包真相资料就去了,做的非常顺利。

最近常人心出来了,求安逸心也出来了,这可坏了,旧势力可看见了,它就迫害我,让我的腿疼得三件事都做不全了。通过学法我悟到,不能懈怠,师父要我们多救人,我要听师父的话,我得走出去,到看守所近距离发正念。因为现在农活很忙,到看守所近距离发正念的人少了,心想这不正是旧势力想看到吗?于是我就找了一位同修切磋,也没多想就去了。去时,走不了多远就要歇一会,有时还得打车,我知道这是旧势力的干扰,心想不管多难,今天也要去,并请求师父加持。发完正念回来时,我走了十多里路也没觉得累,腿也不疼了,我一边走,一边写真相标语,还退了一个党员。我悟到:师父就是要我的这一正念。

我一定要听师父的话,越最后越精進,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努力做好三件事,完成史前大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