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向成熟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七月七日】随着正法進程的不断推進,作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讲清真相救度众生的脚步也在加快,深感自己的责任和使命重大。修炼的路上都有难有关,目地是去我们心中的执著和身体的业力,在修炼中提高上来。

在几年的坚修路上虽没有过任何动摇,但却有不精進、懈怠,有时还因为执著心太重摔跟头,但都有师父慈悲的呵护和同修们对我的鼓励和帮助,使我走过了修炼中最难走过的路,渐渐的走向成熟。回想九八年我十七岁那年得法,从小就信佛的我,一直在寻觅着,当我含着眼泪,怀着一种难以形容的心情捧着《转法轮》看着师尊的法像时,就想:我找到了真正度人的觉者,度人的佛法,我一定要修成正果。

我知道这是真正的修炼,师父领進门,修行在个人,法得了,真正的多学法,修心性,就要靠我自己的精進了。从那时开始,我在当地辅导站站长和辅导员的帮助下,集体学法炼功,参加洪法和法会,过心性关时,师父总是慈悲的点化我,在炼功和看师父讲法录像时,我常流泪不止,我明白的一面知道师父为我做了太多太多,我感到每天我在迅速的提高着。三个月后,我就能清楚的看见小法轮在我眼前转,各种颜色,有时元神离体在空中飘,我知道那是师父在鼓励我,我就更加精進,当我做的好时或洪法回家时,看到师父的法像瞅着我笑呢,我高兴极了。

迫害开始的时候,我没有半点怀疑,我坚信师尊坚信大法,但我很难过哭了很多次,看到听到世人在中共的欺骗下诬蔑师尊和大法时,我很心痛,这么好的大法,教人向善,修“真、善、忍”,为什么要迫害?当时我正好高三总复习,而且政治考题也有诬蔑大法的内容,我坚决不答题,我被分坐到最后一排,老师不管我。在学校的压力下,我没考大学,中途辍学。

证实大法 反迫害

二零零零年,我和当地同修做真相传单发放,让世人明白大法好,当我看到明慧网上报道有无数的同修都到北京上访证实法时,我决定也要到北京证实大法好,家乡的同修想和我继续做真相传单,但听我要去北京也支持我,可我没找到和我一起去北京的同修,我自己从没出过远门,就在这时我的所有人心全部涌上心头,亲情,友情,当时认识不足,还想有可能会被迫害关押等等人的缰绳捆绑着我,难以走出人的观念,我看到了自己很多不好的心,我这种状态配是一名大法弟子吗?

在多学法中,我调整我自己,终于自己踏上了证实法的進京之路。出家门时,我流泪了,我要兑现我的誓约,助师正法,即使前方的路再艰难我都要坚定的走下去,“生死非是说大话 能行不行见真相”(《心自明》)

到了北京,我看到来自全国各地的大法弟子在北京天安门证实大法好,每天到天安门证实法的大法弟子多则有几千人,各个阶层、男女老少,还有国外的同修,有打大法好条幅的、有炼功的、有向世人及警察讲真相的等等,利用着各种方式证实着法,恶警不断的开着巡逻车抓打大法弟子。在被关押的同修中,我们一起高喊“法轮大法好”,背经文,炼功,我们彼此是那样的熟悉,那样的同心。

被关在当地时,所有的家人朋友到看守所用“情”魔我,我最放不下的外婆得了脑血栓,医生诊断说要离世,恶警逼我写“不练“,就可以回家过年看外婆,我坚决不配合。当时真是百苦齐来啊!师父说“你们要记住啊!修炼本身并不苦,关键是放不下常人的执著。当你们的名、利、情要放下时才感觉苦。”(《真修》)当时我感觉象是在脱一层厚厚的人的壳。我不断的背师父的经文,就这样我在师尊的加持下,放下了对情的执著,在什么也没写的情况下,回家了,外婆的病也好了。

刚回到了家,恶警又把我骗到了洗脑班,有很多同修都是被骗去的,说找谈谈话,就被扣留了洗脑。我和几个同修就是不听不看不写,结果他们支持不住了,放我们回家了,却勒索了很多钱。非法关押我们,吃饭住宿还要我们自己拿钱。

之后我县又大量绑架大法弟子并抄家,我和很多同修被迫害,在迫害期间,我们共同背法,不间断发正念,向看守所的关押人员和警察讲真相,有很多人认识了真相知道大法好,最后在送劳教迫害路途中,同修用正念在恶警面前走脱了,我是在送到劳教所检查有病拒收的,而我却没有任何身体异常,我知道是师父在加持弟子,我们被迫害的同修几乎都回到了家。

零二年初,我和十几名同修建立了大型资料点,那时我们是在外地租的房子,我当时做电脑下载排版,别说回家,房门都很少出,我当时二十一岁,还有好玩的心,有时感到孤单、寂寞。但同修都非常的精進,每天睡的很少,生活特别节俭,除了集体学法、发正念外,平时我们制作大量的资料、真相磁带、真相光盘、条幅等给同修,我们也发放,虽然那时我的心态有时不稳,各种人心,干事心,证实自己的心,自傲等等很多不好的执著,在同修的帮助下,我认识到不足能找自己修去那些肮脏的心。

明慧网曾刊登了很多关于资料点的文章,我们都是有过那样的经历,修机器找自己,出现矛盾,化解矛盾、同修被迫害,营救……每一件小事都使我们在修行的路上反思自己更進一步。在资料点的那段日子里,我感觉自己提高很多,同时对我以后修炼的路有很大的影响。

长春三月五日同修插播有线电视,向世人讲清真相,真是慈悲伟大的壮举!之后全省邪恶的绑架大法弟子,我们十多名大法弟子在三月末被绑架,恶警非法抄走了大量做资料的机器和用于做真相的现金,我们十几名同修被非法劳教三年,送到邪恶的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和朝阳沟男子劳教所迫害。

在女子劳教所里当时有七个大队,每个大队最多时二百五六十名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它们迫害我们,高强度奴役劳动、电棍殴打、不写放弃修炼的“保证”就不许睡觉、不准接见,所受的都是非人的虐待,但我看到同修的坚定,那种放下生死的正念正行,让邪恶胆寒,我们在一起抄经文,传经文,在这里,我也感激那些放下生死、用各种方式给被迫害的同修拿经文的同修,由衷的谢谢你们。在迫害中,学不到法是痛苦的,当得到师父的新经文时,我们无比珍惜,白天干一天活,晚上不睡觉抄写下来,再传给别的同修,有时间我们就看背。我和几个同修不写思想汇报,不参加恶警的一切活动,可是恶警怎就这样甘心,他们用体罚、电棍、殴打等方式迫害我们,有时看到同修从恶警的办公室回来,脖子、嘴都电肿了,那时我们的心里在流泪流血。有的同修被绑在床上,胳膊和手被用绳子勒的紧紧的,我们就集体绝食抗议。

渐渐的我在法理上升华,我知道应该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不听邪恶的任何命令、要求和指使,可是当时有顾虑心和怕心,怕它们迫害我。通过学法,最后我放下生死,终于,证实法,改变了我的环境,我不劳动了。可我又一想不能在这里,这不是修炼的环境,我要出去证实法。于是我一直间断性绝食,最后在师父的慈悲加持下,闯出魔窟。回家后我继续做资料点,并教其他同修电脑,做到资料点遍地开花。可我的忙碌,不向内找,学法炼功少,加上太多的人心,没把握好自己,结果再次被迫害。

在看守所里,我反省自己,向内找。当时我也曾有过摔了跟头爬不起来的时候,就在那里怨自己,我是有漏,邪恶才迫害我的,我不配是师尊的弟子,为什么我做不好?可我在学法中认识到了,这不是邪恶在让我一蹶不振吗?否定它们,我做不好也不允许你们来迫害我,我一定要修好自己。于是我不断发正念,并向我接触的所有人讲真相,有好多人明白了真相,并拥护大法。

几个月后,我被送长春黑嘴子监狱迫害,那里更邪恶。“抻床”,把人整个四肢抻起来,身体全部腾空,那是一种最残忍的酷刑。有的同修被绑得手脚溃烂,甚至抻的常年月经流血。狱警利用刑事犯用各种方式折磨大法弟子,不准接见。我们只能隔着厚厚的玻璃说几分钟话,还有恶警在旁边看着。我见到了长春插播有线电视的同修。他们已经被迫害了六七年了,还有从二零零零年就被非法关押到现在的同修。几年来,他们看不到自己的父母子女,有的父母离世,有的父母孩子在家无人照顾,在那里度日如年。有的同修迫害的骨瘦如柴的,有的身体极度虚弱,也不放人。看明慧报道中,有多少同修被它们迫害死。

有一次,我们一百多人传经文,邪恶疯狂了,不准我们休息、不准洗澡、不准打电话、不准接见,七八个大法弟子被上“抻床”,她们高喊“法轮大法好!”、正念口诀,还有的同修被罚站从早站到晚,腿脚肿的粗粗的,每天坐小板凳,不能动,做的腰酸背痛,都不能互相说话。邪恶用尽了残酷的迫害方式,可它能改变了谁呢?强制是改变不了人心的。

几年的迫害,我更加坚定,无论在任何环境我都要发正念、背法、修好自己,坚定的同修、坚定的大法弟子,我们到任何时候,任何环境都坚修大法,决不动摇。当我回家那天,同修们都送我,叮嘱我以后要做的更好。我们很多人都哭了,哭了很久,那泪水有太多说不出的言语,大法弟子是坚强的,我们更坚信“正法必成,大法弟子必圆满”(《问候》)。

我走出大门,看着那铁门缓缓关上时,我自由了。同修还在迫害中,我的心如刀绞,我决定以后一定要做好我该做的证实法的事,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和同修的叮嘱。我母亲接我时,说了一句话,“我真想把你们这些好人全接出来。”我知道那一天并不远了。

救度众生 稳健走好最后的路

五年多的迫害,回到家我才知道亲人去世了,我还是很伤心,我的朋友们都结婚了,父母也希望我也能尽早成个家,并对我施行了很多的压力,而我并不想过常人的生活,我还要走出我证实法的路来。我的这段修炼是最艰难的,我痛哭过很多次,虽不间断学法发正念,可我状态还是很不好,有一个很大的屏障我难以逾越,根本原因就是我的人心太重,放不下的面子与人情。

这期间我在网上曝光了邪恶魔窟里的邪恶迫害,用电子邮件发真相,有时也写信劝三退,一直到看到师父的《对澳洲学员讲法》我才真正的调整过来,我继续走好我证实法的路,我帮同修买MP3充上大法的内容,传资料等协调一些小事。

可我的家庭没圆容好,父母为了我成家的事,常争犟起来。我还没有工作,这么大了,不能让父母养我,而且父母虽然知道大法好,还是不敢让我做大法的事。我会电脑等一些技术,我要用我的所长证实法。在这时,我在网上认识了一位同修,他介绍我到他们地区工作,并一起做证实法的事,我知道,这是师父的安排。

在同修的帮助下,我到了另一个城市,找到了工作和房子,我们配合的很好,做着证实法的事,做真相光盘、印真相纸币、做不干胶、发《 九评》、发护身符等,可是在邪恶的奥运时期,我认识的几名同修却被绑架了,调整了两个月,没太影响我的证实法的路,但我更理智更智慧的去走我证实法的路了。

父母也不逼我成家了,但我发现自己有时还是有很不好的思想,想过安逸的生活,看到常人结婚时,自己觉的挺美好,每当这时我就反问自己:“你是来过常人生活的吗?你是干啥来了?不是为了好好修炼,救度众生,最终功成圆满的吗?怎么迷恋起人世了呢?时间是多么的宝贵,自己还有那么多的不好的心没去掉,现在圆满了,你摆在哪?”

在睡梦中常有“情、色、欲”的考验,有时能过去,有时过不去,我也为这些时常反应的肮脏心而着急,发愁,但我有决心去掉它,并求师父加持弟子。只有心性提高上来了,能更好的做救度众生的事,而且我越来越感到修炼一直到最后都是很关键的,怎样能走的更好,不只是说出来的,而是真正能去实际去做好,坚信师尊坚信大法,才能完成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救度众生的使命。

师父在《美西国际法会讲法》中的一段讲法中说:“所以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来讲,能够坚定自己,能够有一个什么都不能够动摇的坚定正念,那才真的是了不起。象金刚一样,坚如磐石,谁也动不了,邪恶看着都害怕。如果真的能在困难面前念头很正,在邪恶迫害面前、在干扰面前,你讲出的一句正念坚定的话就能把邪恶立即解体,(鼓掌)就能使被邪恶利用的人掉头逃走,就使邪恶对你的迫害烟消云散,就使邪恶对你的干扰消失遁形。就这么正信的一念,谁能守住这正念,谁就能走到最后,谁就能成为大法所造就的伟大的神。”

在这伟大的历史时期,我们有幸是师尊的弟子修此高德大法,救度众生,是多么的荣耀,那么我们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千万年等待的最后时刻就要到来,我们将做新宇宙的神,我们一定要在最后做的更好,真正的达到标准,圆满随师还。

层次所限,不当之处,望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