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急时刻师父救了我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七月十九日】我在大法中修炼了十多年,深感师尊对自己的洪大慈悲,每一步的前行都是师尊的呵护。记的有一次晚六点发正念前清理自己的时候,我刚刚坐下结印,突然出现内脏十分难受的症状,我集中念力清除干扰我发正念的一切邪恶。因为我知道这决不是师尊在这个时候帮我净化身体,一定是旧势力的黑手烂鬼在迫害我、在阻止我发正念,我坚决否定清除旧势力的一切干扰,无论我在哪方面有做的不够的地方,我都会在法中归正。

然而我觉的还是不行,感到有一只大手在我的内脏猛拽,瞬间我的心脏似乎被扯掉,我支撑不住自己。危急时刻,我在心里喊:“师父救我”,真念一动,一切难受立刻消失,一切都恢复了正常,紧接着我到卫生间排泄了很多不好的东西。六点十五分我又急忙盘腿补上这个整点的发正念。

修炼中每期《明慧周刊》的文章,我一篇不落从头看到尾,从中受益匪浅。在正法修炼开始,由于自己的根本执著没有去掉,没有破除旧势力的安排,被恶警绑架劳教一年。过程中,又被所谓的“转化”而邪悟,并且又被邪恶利用,转化其他同修,还以为在法上,更严重的是还替一位不会写字的同修写了罪恶的“四书”,在当时的环境下一点儿都没认识到是在犯罪,直到看到同修在这方面的体悟文章,我才深感问题的严重。

我决定写一份严正声明发表,声明在劳教所邪悟期间替同修写的“四书”及帮助邪恶“转化”学员的所有言行全部作废。我拿起笔来刚写了开头,单位来电话找我有事(当时是假日),我知道这是邪恶的干扰,心想邪恶怎么干扰,这声明我一定要写成。晚上回来,还没等拿起笔,突然咳嗽,口吐鲜血,一连吐了五、六口,我主意识清醒,意识到邪恶要对我下毒手。我在心里对邪恶与旧势力说:不管在历史上我与你们有什么关系,今天,宇宙在正法中,大穹在从组,我只要我师父给安排的一切,其它的一概不要、不承认、不接受,我就要我师父给安排的一切,我就跟随我师父走,谁也动不了我,你再让我吐,我不配合你,我把它咽下去,我不能让我的家人看到这一切,我不能给法带来负面影响。

就这样又咳嗽出血来,我咽下去两口,然后就停止了。我知道是师父又一次救了我。第二天,我郑重的写好了严正声明,同修帮我发了出去。同时我又敬请师尊帮助被我“转化”的学员早日回到大法中,回到师父身边。我在师尊法像前哭了很久。

两次旧势力的迫害,都是来取命,在另外空间一定是正邪大战,在危急时刻,师尊救了我,解体了邪恶。

记的我第一次夜晚出去发真相资料,到了楼道一看漆黑,不敢走,回来了,到家后,我急的哭了起来。当第二天晚上我又出去,就感到师父拉着我的手,以后再出去就不怕了。在正法修炼中,我摔了大跟头,师尊不放弃我,同修租房子租到我家楼下,使我又惊又喜,我知道是师尊的慈悲安排。至此,我从邪悟中走出来,归正了自己。师尊给了我一切,大法塑造了我。我一定要好好修自己,一定要做好“三件事”。在修炼的道路上,做的还远远不够,有时还有人心。我一定将干扰我救度世人的人心,后天观念彻底去掉,在有限的时间里多救人,救更多的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