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新回到了大法修炼中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七月五日】很小的时候,我躺在学校操场的草坪上,仰望星空,涌出一连串的遐想:这宇宙究竟有多大?宇宙有边吗?生命是什么?我来自哪里?等等,百思不得其解。

九七年的一天,母亲请回了师父在广州讲法的录像带和《转法轮》经书,在和母亲一起看录像带的日子里,我渐渐认识了大法,明白了人生的目地,成为一名大法弟子。

在看第二讲开天目的时候,明显感到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在往前额里面钻,我知道是师父在给我开天目。通过不断的学法炼功,其间师父多次为我灌顶,净化身体,这是我能够感觉到的。从此身体也在不断的发生变化,以前浑身无力、经常会莫名其妙的失去知觉,这些毛病也都悄然消失了。虽然对《转法轮》中讲的一些具体事例感觉很玄,甚至有些怀疑,但我坚信师父讲的一定是对的,只是我的层次没有达到,暂时理解不了。由于对法理解不深,当时只是觉的自己修炼了,象上了保险一样,能躲过将来的灾难了,沾沾自喜,感到非常幸运,我发自内心的感谢师父。

母亲的变化也很大,由于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困扰几十年的风湿性关节炎和糖尿病不翼而飞,人也精神了,走路象有人推似的。父亲是个中学教师,由于受邪党文化和无神论毒害较深,对超出自己知识面的事情总是不相信,经常嘲笑母亲,用怀疑的眼光看《转法轮》,希望从中找出漏洞,可是找来找去也没有发现问题,当亲眼看到母亲身体发生的变化时,也觉的很神奇、不可思议,慢慢的也不反对了。在九九年七二零邪恶公开迫害法轮功后,父亲是在“文革”时期被整怕的人,怕家人遭受迫害,便销毁了师父的讲法录像带,犯下了不可饶恕的大错(父亲于零四年初去世),母亲也在父亲的催逼下交出了全部大法书,从此以后又开始每天与“消渴丸”等药物为伴了。

我自己有一套大法书籍,和妻子一起将书籍藏了起来,从此又做起了常人,但心里始终放不下大法,按照常人中的“好人”标准要求自己,有时也会和身边的人说大法的好处。随着时间的流逝,对大法的记忆渐渐的模糊了,这一晃就是四年半。

师父没有放弃我这迷途的弟子,二零零四年三月的一天,妻子下班回来后很神秘的拿出一张光碟,说不知是谁放在她的车篓里的。我们一起播放了光碟,原来是自焚真相短片,揭露了天安门自焚伪案、傅怡彬杀人案都是中共为污蔑法轮功而造的假,也介绍了法轮大法洪传世界的盛况,我如梦初醒。真相片唤起了我模糊多年的记忆,心中又萌发了学法炼功的念头。妻子帮我找来珍藏多年的大法书籍,我和母亲谈起学法的事,母亲爽快的答应了。

这样,我们又从新回到了大法修炼中来。此后几个月,妻子也开始看《转法轮》,学习五套功法,按大法的要求做,成为了一名大法弟子。因没有和其他同修联系上,我们一直是独修。

二零零四年七月的一天,我在网上聊天时,收到了几个网址,我试着登录网站,眼前豁然一亮,原来是动态网,里面的内容让我耳目一新,使我看到了世界各地真实的情况。通过上明慧网,我下载了所有大法书、经文和师父讲法录音、录像,将大法书和经文装订成册。从此以后,我们能够及时看到师父的新经文,了解大法弟子在国内遭受的严重迫害和世界各地大法弟子反迫害的形势。

通过学习师父在各地的讲法经文,渐渐明白了我们来世间的真正目地,明白了什么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和我们的责任。现在,我们就是要象师父要求的那样,“在证实法中救度世人,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正法中要正念、不要人心》)我从明慧网下载了《风雨天地行》。《九评》出来以后,又下载了《九评》音像、书籍和“三退”资料,将音像刻录到光盘上,资料打印成册,找机会发出去,迈出了证实法的第一步。现在,妻子每天花真相币,我则通过发手机短信,将破网加密网址告诉有缘人,因怕心重,现在还没有去面对面讲真相,感到惭愧。现在想来,这是对师父根本的信的问题,此心一定要去。

在修炼的过程中,师父时时看护着我们,正如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那样:“我的法身什么都知道,你想什么他都知道,什么他都能够做。你不修炼他不管你,你修炼一帮到底。”我们家每个人身上都发生过神奇的事情,真切的感受到了佛恩浩荡。现举几例:

有一天下午快下班的时候,感觉心里烦闷,一股强烈的冲动想要回父母家看看。再一想,又没什么事,回去干什么呢?但我还是去了(我平时都是周末休息的时候带着妻子和女儿回父母家)。父母没在家,我打开门在屋里站着,自己也很纳闷,心想来这里干什么呢?这时天已擦黑,我竟然没有想起开灯,就这么静静的站着,忽然听到“呲呲”的响声,循声找到厨房,发现燃气灶没有关,正在往外冒气。我急忙关上燃气灶阀门,打开窗户和门,往外排气。又过了二十多分钟,父母回来了,看见我回来了,感觉很意外。我问他们去哪里了,他们说出去转了几个小时了。我当时吓了一跳,这么长时间,天然气早已充满了屋子,幸好我及时赶到,否则,等他们回来一开灯,后果不堪设想。我告诉他们燃气灶没有关,差一点酿成大祸,提醒他们今后一定要注意,同时也明白了,是师父在帮助我们,化解了一个大难。

零五年秋天的一个晚上,我和母亲饭后散步,我在前面走,母亲在后面跟着,我顺着一个高台往下走,忽然听到“咚”的一声,回头一看,母亲掉到高台侧面半米多深的水泥地面上了,整个身子斜趴在地上。我吓了一跳,急忙拐回去搀扶,可母亲一下子就从地上站了起来,说“没事”,就继续跟我走。回家后,母亲挽起袖管,只见右肘部皮肤有一些擦伤,流了一点血,其它地方什么感觉也没有,那时母亲已经七十九岁了,要搁常人早就骨折了。我帮母亲用纱布包扎了一下,也没上药,我们都明白,是师父保护了母亲。不到一星期,母亲的皮外伤已痊愈。

有一次,我开车上班,路过一个十字路口时,没有看到横向有车,当车开到路口中央时,突然一辆小车从我前面横向疾驶过来,等我发现时已到我的车正前方,只有一米左右的距离,我急忙踩刹车,感觉车已经撞上了,我当时脑子“嗡”的一下,一片空白,等醒过神来,那车已经过去十几米了,没有撞上。我明白是师父保护了我,让我还了债。

非常感谢明慧网给同修们一个交流的平台,使我们在中国大陆这样一个特殊的环境中能够相互交流,共同提高。“亿万年的安排,现在是最后的时刻。历史走到了今天,不容易,风风雨雨。从古至今,众神都在看着这件事情,都在关注着这件事情,尤其到了最后这一步。”(《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没做好的同修,师父还在慈悲的等着我们,还在给我们以及世人最后的机会。不要错过这稍纵即逝的万古机缘,象师父期待的那样,“救度你们的众生、完成你们史前的洪愿、兑现你们的誓约吧!”(《问候》)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