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弟子重归修炼路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六月三十日】我一直都有看明慧网上各位同修写的心得体会,在一九九九年之前也会参加本地的一些交流会,当时一直也都听着那些比我年长的同修们叙述他们在学法中的体悟,每次听完都备受感动,也深深的体悟到大法的圆容。我今天也来和大家交流一下自己的心得体会。

我是一九九六年在上海得法的大法弟子,当时只有八、九岁,是外婆带我走上修炼道路的。

因外婆在没得法前一直对气功有浓厚的兴趣,所以当时会被外婆拽着往当地的各个奇奇怪怪气功学习班跑,我一直很反感,一直也很不明白,气功到底是干什么的呢?某一天,母亲接我放学时,对我说,“你外婆又在炼新的气功了,这次是叫‘法轮功’,要我们一起去她家看看。”我说:“外婆又再翻新花样啦?”虽然这样说,但我当时不知为何,内心有一种小小的兴奋感,却又找不到原因。

当我到了外婆家,捧起《转法轮》,打开书,看到师父慈祥的笑容时,就觉的心里一阵悸动,于是就走上了修炼这条路。

得法后,因为年龄小,识字也不多,所以大多数时候,都是与母亲一起听师父的讲法录音,然后就是经常休息日一大清早,被外婆拽着往公园里的炼功点跑,无论酷暑还是严冬。炼功点上的叔叔阿姨、大伯大婶,大家好象每天脸上都挂着微笑,和一般的每天被俗事缠身的常人很不一样。

记的是得法不久后的一天晚上,我躺在床上看着对面的墙壁发呆,看着看着,突然看到一个有拳头那么大的眼睛,还一眨一眨的,我真是被吓了一跳,我当时也想到师父说过,这是我自己的眼睛,不用怕的,可是那只眼睛就那么一眨一眨的盯了我很久。突然间,我就不明白了,开始害怕了,心里还一直在想,师父救我啊,这是什么怪东西,盯我看了那么久,真讨厌。但也没有任何效果。

大约过了有半个小时那么久,那只大眼睛不见了,眼前开始有一张张像胶片一样的东西在闪过,却很小,也就拳头那么大,所以看不清里面是什么。最后好不容易看清点了,原来是个像天女一样的人,穿着古代的服装,有很漂亮的发髻,表情却是很担忧的样子。就这样不知过了多久,就睡着了。第二天早晨醒来,我把看到的东西告诉母亲与外婆,她们告诉我说:“傻孩子,那大眼睛是你的天目呀!”然后,我突然又明白过来了。

我在学校里经常和同学说起我学法的事情,大家都很好奇,也觉的很喜欢,很想学,但因为我当时对法认识不深,也因为大家年龄都小,不知道该怎么办,更不知道大法的书是在哪里买的,于是这事情就一直被我搁置了。现在想想真的挺后悔的。

在学校和同学相处时,偶尔也会被同学欺负,但我都按照大法中所要求的,不和他们动气,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因为我知道这是我提高心性的好机会,我不但没有气他们,他们在学习上有什么要帮助的,被我看到了我也会去关心,最后都和我成为了朋友。连父母、老师也都不知道我被欺负的事情。

上了初中后,学法、炼功的事情就一直因为学业的关系,被我落下了,也不怎么精進了,最后都到了半修不修的境地。

一直到了新闻中播放“自焚事件”时,我简直不敢相信,因为一看就知道肯定是假的,就觉的这个世界是不是连是非都没有了?师父说过,自杀是有罪的,真正修炼大法的人,怎么可能自杀呢!当时完全迷茫了,后来学校里居然也要求每个人写“反对法轮功”的作文,我知道是不应该写的,那么好的东西怎么能被如此的诬蔑!可是因为当时学法懈怠了,修的也有限,于是就抄了报纸上的一篇报道,算是交差了。我交给班主任的时候就后悔了,真想撕了,却因正念不强,导致做了那么大的错事。

那之后,为了弥补自己犯下的错误,也为了证实大法就和母亲还有别的同修一起,发真相资料。我周围的同修很多都被邪恶迫害了,以前偶尔还能见到,听他们说说在被关進监狱时发生的事情,他们在狱中遭到了令人发指的迫害,可大家无论在何时何地在何等艰苦的环境下都以正念在讲真相,和他们比起来我做的实在是太少了,太差了。到了二零零八年,他们好象都失踪了,完全没有了他们任何的消息,不知是不是被邪恶迫害致死了。

在二零零三年后,可能因为没有像以前那种大家聚在一起炼功、探讨的氛围了,也是因为自己修的本来就不好,就觉的自己完全掉到常人中来了,很少看书,炼功也更少了。做了一些很不符合修炼人标准的事情。母亲经常对我说,要我继续修炼,我却置若罔闻。

可能因为自己太不精進了,直到最近几个月,我看了从同修送来的神韵演出的DVD,才突然意识到我要继续修下去,对于以前的懈怠我万分懊悔,但又想到与其把时间用在懊悔中,还不如勇猛精進,赶上大家证法的進程,做好三件事。

最近做了很多梦,有一次是梦到天门大开。开始的时候,大家都在往天门的方向走,有快有慢的,有人已经走進去了,有人拖拖拉拉的。我也在往前走着,眼看就要到了,不知为何有一些人开始往后退着走了,而我在原地踏步。走了很多路,却一直没有前進,突然一个男子的声音从天空中传来:“要关门了啊!”许多人才像恍然大悟了一样,开始往天门方向转身,我内心很急切,用最快的速度往里面冲,当刚冲進门里,只听得“砰”的一声,门关了,很多人还在门外喧闹说,为什么那么快就关门了。我心里在想,“好险啊!呵呵!”

还有一次是梦到师父的法身点化我,要我讲真相的事情。那是我第一次看到师父的法身,就象师父说的那样,亮亮的蓝色头发还卷卷的,脸却是师父年轻时候的样子,我没有看到师父的法身穿着什么衣服,因为感觉他一个头部就占了我能看到的空间的全部范围。师父微笑着看了看我,然后嘴一张一合的,好象为了让我了解他说了什么,还把嘴张的很大,让我看清口型,却没有声音,看了也不明白口型是什么意思。我醒来之后才悟到,那是师父让我讲真相呢!

我希望勇猛精進,向世人讲清真相,发正念。

写的不好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