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再次把我从地狱里捞起来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七月一日】

幸得大法获新生

我于一九九六年六月得法。

得法前我身患严重的腰椎间盘突出(两处,腰椎3-4和5尾椎1),那时疼的我真是坐立不安、苦不堪言、无法形容。因为突出部压迫左腿神经,使左腿肌肉严重萎缩,长期感到发凉、麻木。我的工作是司机,根本开不了车、上不了班。无办法,一九九三年八月我住進了医院,接受按摩、牵引和药物治疗。可是,在医院住了四个月,病情不但没有减轻,反而更加严重。回家后第二年又找地方土医看,针灸的同时又吃中药,又吃西药,治了一个月后还是没有效果。一九九五年春找到一名按摩医生给我按摩,这次稍见疗效,但还是不理想。从此,我每天上午9点到单位上班,11点多又得从单位往家走,有时下午就不去了。在那几年当中,为治病钱花了不少,罪受了不少,可病还是没治好。

就在我万般无奈的时候,一天,妻子(同修)从她的同事那里给我借来一本书,当我接过这本书看到三个大字《转法轮》,我立即被封面上的法轮深深吸引住了,感觉法轮特别耀眼,有种特别舒服的感觉。翻开书看到师父的法像,感到很面熟,好象在哪里见过,但又想不起来。我大约用了三天时间通读了一遍《转法轮》。当时也不懂修炼,就是看完一遍还想再看,总觉的这本书很有吸引力。因书是借来的,看完就还了人家。

我抱着试试看的心理到炼功点学功,同时请了一本《转法轮》。学功时,辅导员告诉我不要抱着任何有求之心学法炼功。从那以后,我就每天早上五点到炼功点炼功。炼功点离我家足有两里多,开始左腿走路感到很沉,象灌了铅似的。仅仅去了三、四天的功夫,腿就不沉了,再后来就真正的感到一身轻,走起路来也快了。以前每天到单位上班不到半天,回家后还很累。炼功后上班转入正常,走路也多了,反而没有累的感觉,真正感到无病一身轻的状态。就这样,我每天早上到炼功点炼功,晚上在邻近同修家学法炼功,随着学法炼功,自己思想观念在发生着改变。

一九九七年七月,我被借调到政府部门开车。修炼前处在那病态中根本不敢想再开车的事,修炼法轮大法能正常开车了,这一切都是伟大、慈悲的师父对我的救度,是师父把我从痛苦不堪、如地狱般的魔难中解救出来。工作虽然忙了,但是我没有放松学法炼功,没事时就时常在车上学法。一次学法时,看到书中显现出法轮来。我更加坚信师父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千真万确的。师父在《转法轮》里说:“我的书字字都是我的形像和法轮”。所以我更加认定《转法轮》真是一部天书、宝书。也从那时起,我倍加爱护、珍惜这部宝书了。

那时的修炼环境是宽松的,回忆起来是那么美好。因为和同修们在一起学法、炼功、切磋,比学比修,在整体的熔炼下提高很快。自己在利益面前也不去争,看的比较淡。记的二零零零年本单位给司机发了劳保,借调单位也同时给了我一份,经别人统一领取后转到我手中。我想:得自己应该得的,不能得双份。当时就把借调单位给的那份退了回去。

面对迫害放松懈怠,病业重加身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恶对大法、大法弟子迫害开始后,由于自己心性不稳,被人心的执著干扰,学法懈怠,修炼放松,一度落入常人状态。因而导致身体出现严重病业状态,走了很大的弯路。追其根源还是自己有怕心,怕心在作怪,没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师父讲过:“不按法的要求做,就不是我们法轮大法的人,你的身体还给你退回到常人的位置上去,把不好的东西归还给你,因为你要当常人。”(《转法轮》)

二零零三年因工作关系到外县上班。由于环境变了,和同修接触少了,加上自己学法也少,虽然也看书学法,也炼功和发正念,但是不能坚持,不能精進。在梦中经常是上坡感到腿上无力,眼看快上去的时候总是上不去;有时在泥路上走,很滑;有时还走下坡路。这分明是师父在点化自己不精進,自己还不悟。二零零七年四月中旬,突然有一天全身疼痛、发冷、咳嗽、吐痰,作为一名炼功人,这明显是在过关。开始,自己也坚持了几天,之后怕心就出来了。因给人家开车怕是结核传染人家(其实这已是用人心看问题了),到处检查、作CT,医院说是肺炎,让吃药、输液,最后查出是肺癌(现在认识到,那这不过是假相)。

因为自己不悟,旧势力就钻了空子,真的就走了常人的路子。开始進行放疗、化疗。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共化疗了五次,放疗一次。按照医生的说法,最少还得化疗两次,还得不间断的定期复查,不行还得化疗,就是没完没了了。化疗是把化学药剂输到血液中,去杀死癌变细胞,但不可避免的会同时杀死正常细胞。化疗过程是非常受罪的。每次化疗完,查各项生理指标,都下降到最低。弄的身体极度虚弱,有一点风都感到冷的不行。衣服必须穿的非常厚,一到屋外就得戴很厚的帽子和口罩。一次化疗回家后还昏过去三个小时。化疗过程中,因为药物反应,我的头发全脱光了,脸皮肿胀的简直要撑破了似的,眼胀的泪水长流。

猛然醒悟,放下生死,师父再次将我救起

痛苦的治疗过程中,头脑中又冒出了错误的想法:“自己做错了,这辈子修不成下辈子接着修。”为掉入常人找借口,其实这不就是为毁掉自己修炼而找借口吗?师父说:“看上去很有决心,其实你一点儿都没有决心。你下世如果再出现这个状态呢?那就我下世再接着修,是吧?要有不错过这一机缘的坚定,这一世就一定能成。”(《新西兰法会讲法》)

就是这样,师父还没有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自己在极度痛苦中挣扎中,慈悲的师父安排几位同修到我家,和我交谈、切磋。当时同修A说了一句话:“你这样子怎么证实大法?你老这样是破坏法!” 她的话让我猛然惊醒。作为一名大法弟子,决不能消沉。于是从心底发出一念:我要跟随师父从新修炼,放下生死,一切由师父说了算。我要以实际行动,讲清真相、救度众生,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有三位同修多次和我一起学法,切磋交流。通过学法交流,我明白了师父要我们做好三件事,修炼提高一切都在其中。

我还有什么怠慢的哪!决心一下,立刻象变了个人似的,整个人轻松了,振作了。药不吃了,医生不看了,除了学法炼功就出去发真相资料,讲真相劝三退。每天的时间安排是:上午发大法真相小册子、资料、光盘,讲真相劝三退;下午学法,晚上到外面贴大法标语,回来炼功;正点发正念。现在身体感到轻松、有力,走多远也不觉的累。

这期间,师父多次给我净化身体。一天早上起床后,感到头发闷发胀、疼痛,用手一抠就是一块黑黑的黏黏的、象黑油泥一样的东西。整整持续了一个星期。从那以后,头发就长起来了,而且比原来的密了,也比原来的黑了。又过了一段时间,鼻子、嘴周围发痒、痛,不几天鼻子周围开始起皮,可以大块的撕下来。随后梦中很清晰的看到一个人从我家房檐正中取走了什么东西,第二天中午妻子看到院门正中有法轮旋转。和同修交流悟到,是师父把不好的东西拿掉了,清理了。于是自己又把家里东西清理了一遍,凡是与邪党文化有关的都扔的扔、烧的烧。此后一次打坐发正念时,感到一股热流从头顶通透全身,非常舒服。我知道是慈悲的师父给我進一步净化身体。也使我深深感到法轮佛法无比慈悲、浩荡,更无法用语言表达师尊的无量恩德。

回顾十多年的修炼历程,内心感慨万千。是慈悲的师父又一次把我从地狱里捞起来,消去了我满身业力,让我有机会继续作大法弟子,修炼大法。师父说:“不要担心哪,包括一些摔跟头的,你赶快爬起来就是了。”(《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今天我把我摔跟头、走弯路的过程写出来,接受这次可怕的教训,从新真修实修大法,跟上正法進程。在正法时期紧要时刻,也望和我有类似经历,仍没有从旧势力迫害的困境中走出来的同修,赶快放下人心,走出来做好师父要求做的三件事,兑现我们的史前大愿。

借此也感谢周围几位等同修的无私帮助和关怀。

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