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好回家路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七月四日】

一、喜得大法,脑血栓后遗症消失

我和老伴都是“七•二零”前得法的,老伴比我早得法将近一年的时间,原因是老伴突然得了脑血栓,当时我们正练着某气功。一个月的住院,花四千元钱,也没治好,出院后留下严重的后遗症,左半身子完全麻木,没有知觉,生活不能自理,农活家务一切都落在我一个大男人身上,还得照顾一个不能动的病人。艰难,劳累,烦恼,可想而知。

一天,我城里的嫂子来看老伴,她是大法弟子。她要我们不要再练那气功啦,它不治病,也治不了病,你们改炼法轮功吧。她给我们举了很多例子,说明法轮功去病健身的神奇效果。当时就赠了一本《转法轮》。从这一天起,老伴书不离手,不到三天,手脚开始有知觉,第十天,扶着下地能走动了,能送屎送尿了,不到一个月,生活基本上能自理了。并请了邻村的大法弟子教会了五套功法。

老伴炼法轮功的神奇效果深深的打动了我的心,我想我没病没灾的不用炼,可我支持你们。农村妇女文化较低,有不识的字,还有理解不了的词句和内容,今天叫我给说一说,明天叫我给念一念,久而久之,我成了她的“辅导员”,我也走上了修炼之路。

当时我们村还没有炼法轮功的,老伴的事实感染了很多人,在我们积极的宣传下,很多人开始学炼法轮功,我们家成立了炼功点,我自然就成了辅导员。亲传亲,友传友,象滚雪球似的,俩俩相继而来,不到一年时间,我们村成立了四个炼功点,有一百多人走上了修炼道路,天天学法炼功,定期洪法交流,搞的有声有色。

二、遭迫害,修炼的心不改

“七•二零”邪党大规模迫害开始了。我们很不理解,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不让炼?为了给法轮功正名,为了师父的清白,我们上访,发传单,贴标语,贴不干胶,白天准备好了资料,晚上发到半夜。周围十几个村子都发了好几遍,每家每户都发到了。我们做了很多小旗,印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字样,拴上绳,这边拴上小石头,扔在公路两旁的大树上,一夜的工夫十几里的公路上成了一条美丽的彩带,非常壮观。

由于我们坚修大法,邪党对我们实施了干扰,跟踪,绑架,我和老伴每人被先后四次非法关進洗脑班,四次关進拘留所,看守所,我还被非法劳教两年。由于法学的少,理解的也不深,有很多执著没去,如怕心,想逃避的心,干事心,人的各种旧观念,对党文化认识不清等等,被旧势力钻了空子。

非法劳教期间,在邪党的高压下,写了“三书”。回来后,在同修们的热情帮助下,特别是学了经文《走出死关》,师父说:“我希望走错路的学员不要再一错再错,也许这是师父最后一次对这样的学员讲法。抓住机缘,无量众神在看着你们,我与大法弟子们也在盼望着你们走回来。”是呀,师父还在挽救我,千年的等待,我不能毁于一旦。我很快的在明慧网上发表了声明,从新回到大法修炼的洪流中来。

回想起这十几年所走过的路,跌跌撞撞,走了很多弯路,有教训,也有收获。也修去了一些执著。如:学了师父的《精進要旨》〈负责人也是修炼人〉的经文,修去了别人都圆满了,我做了这么多大法工作,师父不能落下我这个当辅导员的执著。我俩口都是快七十岁的人,为了有更多的时间做好三件事,做好“三退”,彻底的把金钱看淡,吃饱了就行,把年收入两万多元的果园送给了别人。儿女们都在城里,生活条件都好,多次叫我们去,我们始终住在乡下农村,在草屋里学法炼功,做着我们应该做的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