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浅谈“正悟”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四日】读了《明慧周刊》第三九零期《正念正行 四次牢狱之灾被善解》后,对同修能在魔窟中用大法赋予的正气、“用最大的声音”、在受难中仍讲真相救人的超常表现,和其魔难得以善解的结果很受鼓舞;但与此同时,对这位同修在否定旧势力的基本认识上产生了疑问,想在此提出,以進一步真正明白师父的伟大法理,共同走好以后的光耀宇宙的助师正法之路。

同修文章中说,有一次,他被举报送到看守所十五天,“心想这是师父让我来这里救度有缘人,是师父安排我来救人来了。平时还没有这个机会呢。就觉得我来这里是来讲真相的。没有被迫害,也没有反迫害的念头,只有救人的念头。”他在四次被抓、被放中,“不管到哪,我都想这是师父安排我救有缘人。”有一次是被一个女的举报,但警察没抓他,他文中说:“我同样悟到,就是这样安排我被举报,安排国保大队来人却不抓我……我想是师父安排这种方式打开她的心结。最终救了这个生命!”

我想切磋的问题是:无量慈悲的师父会把他的弟子安排到邪恶的看守所等魔窟中去“救度有缘人”吗?为救度众生几乎耗尽一切的我们伟大的师父会让一个生命(如那个女的)去采用将毁灭其生命的“举报大法弟子”的罪恶来“救度这个生命”吗?

我觉的虽然这位同修做的是“无私无畏”,可是他却没有认真学好师父关于否定旧势力迫害的法理,而邪恶就利用了他“对法认识的不足”这个空子,在两年内给他强加了四次魔难。可他却一次又一次的不悟,不自觉的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遭受了不该承受的痛苦,甚至被魔欺骗的还把邪恶的迫害强加在师尊身上,认定是“师父安排”的!这种对师父的大法的不严肃和错误理解,如还不立即纠正,继续滋养邪恶,后果怎堪设想?!

师父关于对旧势力全盘否定的法已经讲了快十年了。在被迫害中,师父时时刻刻都在保护着弟子!我从千万位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中,从自己切身的历次魔难中,深刻的、真切的感受到、并实实在在的得到了伟大师尊的慈悲呵护。每当看到同修们(也包括自己),由于遵照师父大法的法理,正念正信、正悟正修,闯过了旧势力设下的那一道道邪恶大关,迎来了柳暗花明时,深切的感受到大法铸就的新宇宙生命的纯正时,真是由衷的惊叹大法的神奇殊胜和洪大神威,禁不住热泪沾襟!

而在看了这位同修四次被抓、被放的文章,再联想到目前许多仍在受着邪恶各种迫害的同修,在难受之余,我更看到了我们共同存在的、必须立即解决的一个最根本的问题:就是我们呀,太不识宝了!太不听师父的话了!太不珍惜师父赐给我们的万古不遇的宇宙大法了!

其实,师父在讲法中,早已明明白白的告诉了我们这场邪恶迫害的来由,教给了我们怎么样去针对它、否定它、直至排除它的种种应对法理,指明了一条通向圆满的成神之路!一切的一切,尽在法中。天机尽泄,任何绝招,只要你真心要,就能得到!在人类过去几千年的历史中,也留下了许多修炼的书,可谓汗牛充栋。但本本都是越看越糊涂,越看越不知道从何下手。但即使这样,也仍不乏有志之士,舍世缘去求道。师父曾告诉过我们:“过去那个修炼的人用绳子爬進去之后,把绳子割断,就在洞里修炼,修炼不出来,就得死里头。没有水、没有食物,他就是在这样一个极其特殊的环境下采用的一个特殊的修炼方法。”(《转法轮》)可是修来修去,修的还不是自己。想想这些,真是惭愧。正如一句古话:“人在福中不知福”。如今的我们,师父给了真经,理白言明,不给我们打半点儿含糊,还给了我们法轮、气机,天天有师父法身呵护,时时有大法指路!与古人修道的恒心、决心、环境、条件比一比,真是没半点儿悟性!为何还不立即奋起直追,在法上精進呢?!由于迷恋于红尘的虚幻,着眼于现实的利益,忘了众生的期盼,漠视师父的苦度,向道的心不诚、不坚,缺乏一种如饥似渴、即使废寝忘食也不为过的、发自内心返本归真的渴望去学师父的法,去修自己的心。不是修炼人的状态,当然理解不了师父的法理。正是由于我们的心不诚,意不坚,加上轻慢、懒惰、放不下的私情……等等,被旧势力所利用、所加强,从而不肯去精心领悟法理,不敢去勤于实修,致使迫害历经十年,仍在继续,众生仍处于受难之中!足见精進、正悟,何等关键。

比如说,本文中提到的这位同修,如果在第一次被迫害之前、或当中,能够正悟到师父的法理,向内找到自己被邪恶钻空子之所在,是因为我们有漏才给邪恶有了迫害的借口,如果这时能够迅速在法中归正和弥补,在思想中全盘否定邪恶迫害,我想可能就不会招来以后的魔难。本文提到的同修把迫害错悟为是师父给的救人的机会,他愿意要,就招来了四次魔难。师父早在零三年大纽约讲法中讲了一位大法弟子在监狱中放下自我,讲真相救人的壮举。结合当时的背景,我认为这位大法弟子绝没有在心中认定是师父把他安排到那儿去的;他是切实遵照了师父反复讲给弟子的关于彻底否定旧势力的邪恶安排,反迫害,讲真相、救度众生的伟大法理:“我们是在根本上否定它的这一切,在否定排除它们中你们所做的一切才是威德。不是在它们造成的魔难中去修炼,是在不承认它们中走好自己的路”(《各地讲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那位大法弟子当时金刚不动的言行就是对邪恶迫害本身的否定,是在否定迫害的正念下的对邪恶的震慑,走的是师父的正道!

当然本文谈到的同修是零六年才得法的,能做到如此坚定,实属很难得了!但是,重要的是我们在此切磋的是法理,目地是共同提高,走好以后的助师正法路!如果我们把看问题的着眼点从单纯的他表现出的“没有怕心,甚至还觉得自己在救人,自我感觉良好”,移到大法弟子应该对法负责、对众生负责的正确基点上看一看:在他四次被抓、被放的过程中,有多少众生对邪灵的恐惧又被刷新,再受毒害?使其被救度的难度又加大了多少?大法因之又蒙受了多少羞辱?师父为善解他的魔难,又增添了多少苦难的承受!而更为严重的是,如果被迫害到牢狱的学员思想上都“没有被迫害,也没有反迫害的念头,只有救人的念头”,都把牢狱视为“是师父安排来救有缘人的机会”,那还有何“反迫害”之理?邪恶完全有理由更加肆无忌惮的加以迫害了!这是正悟吗?是正念正行吗?我认为只能把其看成是由于没有认真学好大法而带来的本可避免的损失,值得从中接受教训。但好在由于他已修出的对大法的坚定而得到的四次善解,实为师父的洪大慈悲!

如今,特别是在学了师父最近《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后,我更觉的我们一定要百倍重视学好大法、修好自己的重要性。让我们尽快了却人心,修去后天观念,做好三件事,竭尽全力的、虔心的去实践师父伟大神圣的佛法真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