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应该“注意”什么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四日】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七月十五日的“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里面,有一篇文章,题目是《请河北大法弟子注意》,原文如下:

“最近,邪党搞所谓的对法轮功学员信息摸排及分类,让每个单位和基层组织填表上报,要求填写大法弟子的详细个人情况:姓名、性别、民族、婚否、身份证、户籍地址、现住址、家庭住址、所在派出所、工作单位、炼功时间、是否失控或在逃、是否转化、转化时间、受教育情况、家庭成员炼功情况、死亡时间、法医鉴定结论等。此表格由各公安局、派出所向下面发放,据说这是河北省的统一行动。

请河北大法弟子加强正念、彻底否定、铲除邪恶的阴谋、安排和企图,不要人心浮动,彻底铲除一切邪魔烂鬼、共产邪灵和旧势力!”

虽然结尾写明文章的目地是“请河北大法弟子加强正念”,但看完后就我个人来讲,总感觉这个说法很牵强,好象是硬拽过来掩盖住人心的一张包袱皮。好象上文中详细罗列的邪党的“摸排及分类”,才是作者真正要提醒河北大法弟子注意的事,发正念也是为了在邪党的阴谋中平安“过关”。等于是先承认了邪党要迫害我们,然后我们再想办法怎么“避免迫害”。这个思路本身就是“人心浮动”的体现。我直话直说,如有不对请同修见谅。

我想我们是不是应该改变一下思路。打个比方,一个常人,看到天色阴沉,感到寒风凛冽,气温降低,就想:“看来要变天,我可得多穿件衣服,不然就要得病。”这就是常人。他看不透“病”的真相,以为多穿件衣服,自己注意注意就能够“避免得病”,他不知道那个业力不消掉,他该得病还是要得病的。要想真正不得病,只有修炼,人心去掉了,业力消掉了,那个“病”哪里还会找上门来?在瘟疫流行的时候,即使身边的人都被传染,自己没有那个业力,也不会有什么问题的。这个道理在常人中都是一样的啊。

这个“迫害”就象那个“病”一样,从表面看是“人对人的迫害”,是邪党在迫害善良的修炼人。我们对常人讲真相可以这样去讲,可是作为一个真正的大法弟子,就不能真的这样去认识,我们得看透这个真相。

早在迫害之初,二零零零年八月十二日,师父就告诉了我们如何去看待这场迫害:“在过去一年中,学员自身的业力、对法的认识不足、在难中还有放不下的执著,在痛苦的过关中不能用正念对待等等,都是被邪恶加重迫害的主要原因,也是邪恶真正破坏法的根本借口。”同时,师父也告诉了我们如何才能破除这个迫害:“如果一个修炼者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邪恶一定是害怕的;如果所有的学员都能做到,邪恶就会自灭。你们已经知道相生相克的法理,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不是强为,而是真正坦然放下而达到的。”(《去掉最后的执著》)

关于“强为”和“坦然放下”的区别,我是这么理解的:“强为”,是人心,是放不下自我的身名利益时的自保行为,是用“人迫害人”的观念去看待迫害,是先承认了迫害,然后鼓起人的勇气去硬抗硬冲。发正念带有“保护自己不受迫害”的因素,就不能很好的起到彻底解体邪恶的作用。“坦然放下”,是正念,是信师信法的坚如磐石,是修去人心后的“无私无我”的境界,是能够在任何情况下,坦然的放下个人的利益乃至生死而选择“为他”、选择大法。同时,他清晰的看到“迫害”的真相是另外空间邪恶因素的安排,是师父不承认的,我们不动人心,不承认,它的安排就实施不了,我们一念即可否定迫害、解体邪恶。旧宇宙的生命怎么能动的了新宇宙的法呢?

不把迫害看的很重,不去设想迫害,不去害怕迫害,不顺着一些现象去猜测、去戒备,常人看这样很被动、不保险,其实这才是修炼人正念的体现。医院治不了神的“病”,人的办法也解决不了神的问题。这和理智清醒并不矛盾。理智清醒是在做事时,注意表面形式符合常人状态,正念是看一颗心的摆放。

没有了“怕迫害”那颗心,迫害也就不存在了。我想,当我们再听到类似传闻的时候,是不是应该注意一下自己的那颗心动没动?动了,当真了,还真事似的传来传去,那就还是人。听了和没听一个样,真正达到了“听而不闻 难乱其心”(《洪吟》〈道中〉)用法衡量,该做什么还做什么,那才是神。在《转法轮》中师父曾经讲到:“你一提“病”这个字,我就不愿听。”我想,到最后了,我们还在心里惦记着“迫害”,嘴里整天念叨着“迫害”,师父是不是也不愿听呢?

个人的一点体会,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还望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