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到最后我要越精進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七月三日】说心里话,总是想写心得体会,但是又怕自己写不好。今天我想不管怎么样,我都要写出来,我想可能在写的过程中,还有哪个心存在,从而去掉它。

大法挽救了我的生命和婚姻

那年,我生完孩子就没有例假,身体一天不如一天,脾气也越来越不好,脸焦黄,吃药从五块钱吃到一千元也没好,最后不吃了。同事说你信佛就能好。于是我和丈夫到庙里拜师,上午跪在地上念,中午就看到大和尚在饭店大吃大喝,不拜了。我又学X功,学几天看到几个人又趴在地上打树,心里很不舒服,又放弃了。但从此只要有人说哪儿能看病我就去。有一次,同事领我到一家,这女的说自己是观音菩萨转世,我的病她能看,但是花钱。我说多少钱,她说我给你问一问,于是就磕头,磕了一百个头,起来说观音要四千,我说太多我不看了,她说你等等我再问问,于是又磕几个头,说那你花二千元。钱花了可是还是不行。最后我放弃了,天天喝酒、抽烟、打麻将、跳舞,丈夫不敢管我。只要丈夫出去,我让他几点回家他得必须回家,要不我就把门插上,电话线拔下,他在家必须听我的,要不就没好,一直闹得他上不好班,最后把我哄好了才行。因我是外地嫁到他家,而他妈又不怎么同意,所以他不好回家说我脾气不好,所以如果他回家晚了,就到外面赌博也不敢回妈家。最后我俩打到要离婚,当时孩子小,和我说:妈妈,我不想没有爸爸。这样离几次婚也没离成。

有一天我实在没有意思,就把放在家里一年的《转法轮》拿起来,想看一看。那是我九五年回娘家,亲戚给我一本书,当时我连翻都没翻,拿回家就放起来了。一年过去了,此时我打开书看,一下就把我吸引住了,以往不明白的事,一下全明白了,当时就感到我的思维都变了,不知过去多久时间,我一下就看半本儿。到晚上我把饭做好,丈夫下班,我把饭给他盛上,他坐上就看我,说:太阳从西边出来。我说:我看了《转法轮》这本儿书,太好了,你也看一看,我会变好的。

等我第二天再看《转法轮》时,我感觉肚子就象要掉下来似的,我到厕所一看,我来例假了,都是黑的,一块一块的,我太激动了,我花多少钱都没看好的病,只看二天书就好了,这也太神奇了。丈夫一看我好了,于是他也开始看《转法轮》了,等他看三页,他就感到身体不舒服,第二天就象感冒一样,他本来一天抽二盒烟,这一感冒,他一闻烟就恶心,就要吐似的,三天就过去了,从此我俩都戒了烟,我的酒不喝了,一切不好的嗜好都戒掉了 。我一身的病也好了,脾气通过学法也变好了,但是有时也犯错的。我丈夫看我变好了,一次就跟我说:媳妇,我跟你说点事。我说你说吧。他说:我因赌博输几万。我听后气的对师父法像说:师父,我现在实在受不了,我要跟他干一仗,完了再修。现在回想真是对师父不敬。等我冷静下来,感到自己太过份:如果不是自己过去对他那样,回家他又不敢,他能上哪,只好去赌博。于是我和他说:那你就还上向别人借的钱。从那以后我俩更精進。

在迫害中证实法

九九年,邪恶铺天盖地的迫害大法、诬陷师父。二零零零年,我们一家五口和二个同修去了北京,在天安门广场,我们用粉笔写:“还师父清白!法轮大法好!”当我们要回来时,我的腿感到非常痛,回到家,我的眼泪不知不觉的流下来,我和丈夫说:“我们应该再去,打着横幅去,你去吗?”他说:“你去我就去。”于是我们六位同修于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到北京,在中午十二点,我和丈夫打开三米长横幅,上写“真、善、忍”。当时从四面八方跑来十多个没有带横幅的大法弟子,大家一起高声喊:“法轮大法好!还师父清白!”现在起当时的情景我还热泪盈眶。我们被警察抓到站前派出所,進去一看,那里已经有很多被抓的同修。大家一起背师父的《论语》。第五天,我们被当地派出所警察领回,关到鸭子圈。

我和丈夫回家后,单位不让我们上班,停发我们一千七百的工资,每月只给我们三百元,并给我们夫妇和另外两名去北京的同修办一周洗脑班,我们就跟单位的人讲真相,讲“自焚”是假的,他们一看不行,于是不惜一月花五千元,把我们绑架到女子戒毒所,逼我们“转化”。由于自己当时执著时间,做了大法弟子不该做的事。回到家当看到同修送来的师父经文《建议》后,心里难受极了,决心一定从新做好。于是我就开始在单位讲真相,单位头目一看我这样,就找我不让我说,否则要把我弄劳教所去。于是我离家出走,和丈夫来到另一个城市,从新开始生活。

二零零三年,我被绑架、劫持到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当时该劳教所的规矩是,人一進来先打二十嘴巴子。我刚被关入劳教所时,一狱警问:你怕不怕?我说:怕。她说:你怕什么?我说:怕师父说我不合格。她们没打我。有一次我在看师父经文,又被那个狱警看见,她说:你还看经文!我说:“对!我还告诉你,我看经文等于吃饭一样,你不吃饭行吗?”她说要加期,我说:“你说不算。”狱警要我们看电视,我们不看;每月要我们写小结,我们不写,要写就写“法轮大法好”。最后狱警说:“你们快出去吧!到时就放。”所以我们出去时都回家了。但当时确有同修又被抓回去了。

我写到这就是告诉同修,到哪里都应该背法,只有法才能帮助我们闯过魔难。

越到最后我越要精進

现在我家又办一个家庭资料点,就象师父说遍地开花,我们做好真相资料,装好袋,送出去,有的同修说你装袋太麻烦,不如给同修自己装。我说:同修装不也麻烦,我装上只要发就行。

现在我上午学法,下午出去讲真相,晚上丈夫回来我们再学一讲法,晚上做真相资料,和发十二点的正念。

八年来,我们搬九次家,丈夫干过九种工作。一次,我们住在只有六、七平米、四处透风的房子,一个常人朋友来,一看就说:大法力量真大,你这个从小没吃过苦的人,现在能住这里,还这么高兴,真是服你们了。有一天家人来看我,外面刚下完雨,她一看被子都是潮湿的,就说:不行,赶紧搬。

有时也有矛盾,但我们都在找自己,处处要求自己。有时心里也会浮出人心。那时,丈夫给别人干拔草的活,一天给二十块钱。一次我兜里只剩两块钱了,就想:如果还在上班多好,现在我们都有三、四千工资了。但马上想到这贪图安逸的心要铲除它,这不是我,我就背师父《苦其心志》:“圆满得佛果 吃苦当成乐”。

以上是我十二年修炼的一些经历,如有不对,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