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农村弟子的修炼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七月三日】我是一位农村的大法弟子,有幸在一九九六年喜得大法。在近十二年的修炼中,大法的威力,恩师的呵护,尽显神奇。这叫我更加坚定的实修下去,也让周围的人信服、敬佩。

一、得法

得法以前,我是一个身体多病的人。病情严重时,家务活都干不了,老人和孩子都没法照顾,自己真想一死了之,省得连累人家。得法后疾病全无,亲朋好友都说我变了一个人似的,一家人无不感谢师父和大法的救命之恩。

在个人的修炼中,每天和同修们一起学法、洪法、炼功。有一次消业,腹泻越来越厉害,一天四十来次,家里人都吓坏了,让我吃药,我坚信自己是修炼大法的,明天一定会好的,这时想起了师父在《转法轮》里讲的“真修的人没有病《法轮大法义解》- 为长春法轮大法辅导员解法”。第二天早晨起来,病症全部消失,和往常一样,全家人又一次见证了大法的神奇。我心想这么好的功法一定要让更多人了解,从此以后有时间就去洪法。

二、迫害中正念正行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党开始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了,那阵子我感到天都要塌下来一样,村里、乡里、县里一次次的找我,家里就更加疯狂了,好象难特别大,我吃不下饭,睡不着觉,一想到师父和大法遭到邪恶谎言的诽谤,我时常流泪。

家里的关开始更大了,全家人都看着我,不让出去与同修来往,在家炼还勉强可以。我就跟家人讲道理,我说:学大法以前,我一身都是病,现在一身轻,什么活都可以干了,这可都是你们亲眼看到的,你们是否愿意看到我以前的样子,如果不让我继续修炼大法,还不如死了算了。最后全家人还是答应了,我又能够走出家门与同修切磋了。

这一天想到师父在《精進要旨》〈大曝光〉里讲到:“我们把常人社会的形势改变一下,大气候反过来的形势下,看谁还说大法好,看谁的心态在变化,这一下子不就表现的淋漓尽致了吗?”

有一次,邻村的同修被绑架了,说出了是我给他的真相资料,派出所警察把我找了去,问是不是我给的真相,都还给谁了,他们打我,打了一会又问,又要拿电棍电我。我的心一点没动,很平静,心想我是宇宙中最好的人,那是给你们用的。结果恶警也没电我,把我关在一间禁闭室里,我坐在地上就背《论语》,晚上七点他们就放我回家了。现在想起来,就象师父说的“念一正 恶就垮”(《洪吟二》〈怕啥〉)。那时还不知道是正念。

还有一次,派出所的人找我,说怕我去北京,我说:“去不去北京是我的事,我们大法弟子都是好人,从不做违法的事,有的是坏人你们不去管,专管好人,以后不许来骚扰我。”他们灰溜溜的走了,以后再也没来。

三、向内找 正念正行

我每次讲真相时,都能想起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法:“你真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法轮会保护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师父在《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中还讲:“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我每做一件证实法事的时候,都用这段法来衡量鼓励自己,每次都能够堂堂正正去做,也很顺利。

零八年的春天,我悟到要去劳教所、看守所近距离发正念,这是一个解体邪恶的好办法,我们应该行动起来 。我就去找同修切磋,同修说:到那地方发正念,念一定要正,不能有怕心。因为我有了这个想法,晚上睡觉就做了一个梦,好多人都围着我,很羡慕的样子,都说你儿子考上大学了,你文化不高也要大学毕业了。我悟到这是师父的点化,就应该走出去近距离发正念。我开始一个人先去看路线,回来后和同修切磋,我们地区的同修都开始走出来近距离的发正念。同修们回来后都感觉自己在升华,正念越来越强。我知道这是师父对我们的鼓励。

奥运前的日子里,来自社会、家庭的压力又来了,我向内找,难道我又做错了吗?发现自己又有了求安逸之心。我悟到,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走师父安排的路才是最安全的。我们要走集体炼功的路,于是就找同修進行切磋,一切都很顺利,从第二天开始,我们这里就开始集体炼功了,每天早晨三点五十分开始,五套功法一步到位,六点集体发完正念后各自回家,并且集体学法也坚持的非常好,从那以后,干扰也没有了。

我是我们村的协调人,有责任带好同修,共同精進。无论多忙也不能忘记学法,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把三件事放在首位,完成我们的史前宏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