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师父的看护下走过风风雨雨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七月三日】我是九六年得法的。九九年七二零,邪党铺天盖地的谎言诽谤大法。恶警把我绑架到派出所,恶警头说要给我录相,还教我说大法如何,当时我对恶警说,我师父是清白的,电视上说的不是真的。恶警就把我关到县公安看守所。在看守所二十多天真是生不如死。恶警勒索了家人三千元钱,才放我回了家。

回家后,我想我一定坚修到底。恶警还是多次到家骚扰,一次把师父的法像抢走,一次把我绑架到派出所迫害二天二夜,我不听他们的,就又把我绑架到洗脑班迫害十几天。

零三年,真相资料不够,有同修和我们切磋说:给你们一台机器做资料。我就和一位同修做起资料来。因为恶警多次来骚扰,家里人都叫我出去躲起来,亲人们见面就说“你是重点人,上边有你的名字”,我父亲也给我找了工作出去打工。有时我心不太稳就出去几天,后来我一想不对劲,我是师父的弟子,有师在有法在,我不应该出去,他们不该找我。我对家人说,因为我是做资料的,我要出去了,这一片的同修、众生怎么办。家里亲人都知道大法好,从此以后再也没人叫我出去打工了。

零五年,市里同修给了一台电脑,当时我想这电脑怎么用呀,我文化不高,但一想大法无所不能,就这样本地同修对我说怎么用,我就一点一点的学会了开关机。大法是超常的,通过几个月的时间,我能做一些周刊、资料了。有一次电脑屏幕不显示,我想同修家有好几公里路,自己想办法吧。我求师父加持弟子,结果打开电脑,机器好了。

这几年我还到市里买耗材。后来市里的同修说,你县的电脑上网下载不多,明慧说资料点遍地开花。于是我又担任下载。

这几年,不管邪恶多么疯狂,我们在师父的慈悲看护下走过了风风雨雨。作为大法弟子助师正法就是我们的使命。

写这篇稿子时我泪如雨下,弟子给师父双手合十。

由于文化水平低,写的不好地方还望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