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讲真相、去执著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一日】

  • 一次讲真相、去执著的经历

  • 到农村讲真相的一次经历

  • 一次讲真相、去执著的经历

    我得法三年多,紧跟正法進程,听师父的话,静心学法,多学法,从不懈怠的做着三件事。虽然小关小难不断,但都平稳的走过来了。最近因起了执著心,险些招来灾祸,最后化险为夷。

    争斗心、显示心、追求数量心招致被人举报

    七月八日下午一点,我在某校附近给学生讲真相,劝三退,已经劝退了四人,我就走了。刚走不远,心想:还不够数呢,再等一会,多劝几个吧。就又回去了。

    这时有两个外校的学生过来了,我就给他们讲真相,劝他们退出曾加入的组织(团、队)大难来时保平安,告诉他们诚念“法轮大法好”。他们说:“我打电话叫‘110’,你敢跟他们说,我就退。”我不假思索的说:“那有什么不敢的,你打吧。他们来了我照样说。”这不是争斗心吗?没给他们讲举报的坏处,反而推了一把。这不是显示自己没怕心吗?

    他俩拿起电话就拨号,边拨边笑。我说:“别闹了,大法是慈悲的,但更是严肃的,我是为你们好,哪能开玩笑呢!”说着我就走,可那两个学生一个打电话催“110”,一个死死拦着,不让我走,还说:“你不能走,你走了警察来了,我们怎么交代呢?”这回我听出来,是真举报了,想走也走不了了。

    调整心态求师父加持

    面对这种情景,开始有点慌,干脆坐下来,边等边发正念:请师父加持弟子,帮忙解体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又在心中默念师父的《洪吟》中的〈怕啥〉和〈威德〉。这时心稳了,一点都不怕了。

    坚定正念,制止了邪恶的迫害

    警车过来了,我对着警车坚定的发出一念:我是正法修炼的弟子,我就信师信法。有师在有法在,谁也别想动我。

    从车上跳下四个警察,其中一个矮胖子可能是个头儿,凶巴巴的说:“人在哪儿?”那个学生指着我说:“就是她。”与此同时,我也从容的走过去说:“在这儿哪。”他问:“你在干什么?” “我在教他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保平安呢。”他说;“你在犯法。”“我告诉他们大难来时怎样保平安,是做善事,怎么是犯法?我犯了哪一家的法?”他说;“你宣传法轮功就是犯法、犯罪。”边说边从我手中夺走钱包和广告纸,从里面翻出一本《九评共产党》和三张真相资料,推我上车,还说:“走,上车,去派出所。”

    我严厉而祥和的说;“等等,听我说几句。”他们还真听话,松开手,乖乖的听着。我说;“孩子们哪,醒醒吧!我既没犯法,也没犯罪,宣传法轮功是在救人。天灭中共是天定的,“天要变,谁能挡的住!”(《新年问候》)”他说“你是在造谣。”我说;“法轮功是佛家修炼大法,教人按‘真、善、忍修心向善,做好人,做好人中的好人,从来不造谣。是江氏一伙流氓集团在造谣。自编自导‘天安门自焚’撒欺世大谎,诬陷法轮功和我师父,抹黑法轮功,诋毁法轮功,惨绝人寰的迫害大法弟子。法轮功蒙受千古奇冤,你们还正邪不分乱抓好人,是你们在给江氏一伙政治流氓当替罪羊,是你们在对大法犯罪,对世人犯罪,自己还浑然不知,还在作恶,究竟是谁犯罪,天知道,神目如电。人在干,神在看。善恶有报是天理。你们再迷途不知返,再这样干下去,会遭恶报的,轻者报应你们自己,重者还要祸及家人的,我劝你们弃恶从善,善待大法一念,全家幸福平安,不好吗?”

    他们看我说的把人都招来了,就拦住我不让我说了,语气不那么凶了,问:“你住哪?”我想不能配合他们说准地儿,就说:“就住新区”又问;“身份证呢?”我说:“干什么?没身份证。”心想,有也不能给你。他们好象想找个台阶下,又问:“多大岁数了?”我说:“七十多岁了。”问:“资料哪来的?”我说:“捡的。在你们派出所院内还捡过呢。”这时我听见他对另一个警察说:“把资料带走,把包给她,让她回家吧。”另一个警察说:“回家吧,别说了。”我又对他们说:“资料你们带走可以,但你们必须得看,不能毁,看明白了就能得救。”

    他们上车还回头喊:“快回去吧。”

    向内找,修去执著

    回到家,我发正念向内找,找出了一堆执著心:欢喜心、觉的自己做的不错,同修也都承认。争斗心:非跟常人争个高低上下。显示心:显示自己没怕心,连警察都劝退过,法院的,公安局的,派出所的都劝退过。修炼这么长时间了,好象很多执著心还没去。“执著太重迷方向”(《洪吟二》〈心自明〉)“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转法轮》)

    不妥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到农村讲真相的一次经历

    文/重庆大法弟子

    师尊在《贺词》中说:“邪恶完了,环境变了,更不要放松自己的修炼”。想到我自己,在这种新的形势下不是更加精進,相反却有些放松,虽然三件事还在继续做,但知道自己离师尊的要求实在太远了。我得改变这种状态。

    现在救度众生是第一位的。于是我约一位同修大姐一起到农村去发资料,救众生。同修很精進,三件事都做的好,我一说她就很赞成,于是我就开始做去农村的准备工作。

    我的儿子做饮食生意,每天的活儿很多,很忙。7月17日上午他突然打电话给我,说孙子病重,送医院去照了片子,还说了些红血球、白血球什么的,最后说,医生说了,必需住院治疗。我一听就在心里说:这些都是假相、不能承认的,对儿子说:“孩子不会有事的,你们诚心念我跟你们说的那两句话吧!”儿子说好嘛。放下电话我就向内找,这几天放松了学法,旧势力想以此来干扰我去救度农村的众生。想到此我就开始发正念求师父加持,心想:我是师父的真修弟子,只承认师父的安排,其它都不要,也都不承认;清除旧势力企图利用亲人的病干扰我证实法、救度众生的诡计,清除一切不正的因素,这个下午都在静心学法,每个整点都发正念。

    晚上儿子再来电话,说经过更多的检查,孩子没事,现已回家。

    十八日我到另一位同修家拿去农村用的真相标语,到了才知道她的打印机坏了,一张都没印。我明白魔又来了,我对同修说,这是对我们去农村讲真相的干扰;同修说我们都要向内找。我还是全盘否定它。回家用了四个小时写了两百多张真相标语。同修大姐准备了真相小册子、单页资料、真相光碟等。

    去农村的那天早上,参加了晨炼,六点发正念,出门前请师尊加持弟子。

    我俩按时到达目地地,但干扰不断,特别是公路上的大车、小车、客车、摩托车不断线的在跑,我和同修都觉的不正常,于是开始高密度发正念。慢慢的车少了。我们快速的将真相标语贴在路边的树干上、电杆上、石碑上,边走边贴边发正念。其间一个穿警服的人骑着摩托车在公路上跑了几个来回,显然是巡警。我们一点没动心,发正念让他看不见我们。

    穿过一个小镇就走上了乡间小路,看见农家就進去讲真相,送资料,家里没人的,就把资料放在门上。一路走一路劝“三退”,有九人退出了邪党组织。

    回到家将近十二点,正好赶上全球大法弟子发正念。

    值得一提的是,前几天本地气温特别高,室内的最高温度都达到了四十多度,可是我俩这天却觉的很凉爽,太阳始终没有露头。我和同修内心都无比的感动。作为弟子,我们只是做了自己应该做的一点事,何德何能,受到师尊如此的关怀和爱护!我告诉自己,要更加精進、再精進,兑现自己的誓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