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做一名合格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十一日】师尊为大陆的大法弟子开创了网上交流平台,作为一名真修的弟子,应万分珍惜。修炼十年了,今借明慧一角,将自己的修炼认真总结一下,看自己到底做的怎样,对照“三件事”,认真查找一下自己的差距,同时也是给自己敲响警钟,鞭策自己。是否是挂着“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称号,长期在大法中混事,混于常人之中,不清醒自己是在干什么,甚至不清楚怎样向内找提高,不知如何修炼上去?在所剩不多的正法修炼时间中,今后要严格要求自己,踏踏实实的修炼。

一、摆正基点,走出证实自我和“私”

师尊在《转法轮》里讲到,“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当前我认识到:修炼就是修自己的心,不断去掉自身在常人中的执著、私心,还有在常人的大染缸中被污染的变异的思想观念,逐渐的洗净自己,多学法,同化“真、善、忍”宇宙大法,用大法归正自己。

可我们生活在常人中,尤其是在邪党邪灵有意营造的这样一个毒害世人的环境中,各种常人的诱惑都在污染着修炼人。我发现自己近期有些麻木,对讲真相救人的事根本不着急,用心不大,没有慈悲心,好几天也没讲退一个人。师尊为众生得救而付出的巨大承受延续来的时间,自己一点儿也不知紧迫。仔细深挖这种状态,确实可怕。

首先是信师信法不够,没有完全把师尊的法学透,不能够做到百分之百的相信师尊讲的法,人心重时,被执著心带动迷于常人假现实中,甚至得到常人中的一点小利益还有种满足感,满足于享受人中的名与利。求安逸心在自己还没觉察的时候,被逐渐滋养起来,甚至长时间自己觉察不到。思想中有常人过一天算一天的想法,完全把自己混同于常人,虽然“三件事”也做,但用心不大,象完任务似的,这根本不是修炼人的状态,是一手抓着人一手抓着佛不放,把自己当作了常人,修炼的基点没有摆正。修炼是严肃的,自己确实应该清醒了。

前几个月,我们地区一老年A同修离世了,对我触动很大。A同修大概六十多岁,这几年来我们经常接触,相互鼓励,走过了风风雨雨的几年。在很多同修印象中,A做的很不错,心性比较稳定,几年来经常一人提着挎包去发放真相资料,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也做的比较好。

后来由于我们地区有几位同修建立了家庭资料点,他们刚接触电脑,需要技术上的支持,有段时间几台电脑经常出现故障,就经常找我,那段时间我就没顾上和A同修接触。最后去了一次,可能在三月份。那次去之前,是听我地一个协调人说,A想买台电脑自己上网,打印些资料,你抽空过去看一下。又说A最近状态有些不太好,主要放不下对儿子的情,因为儿子最近闹离婚,A又和儿子、儿媳住在一起,做大法的事经常背着儿媳,怕她看到不高兴。

我见到A后,在法理上我们互相交流了一下,也发现A在儿子的事情上情确实也有些重,在外面讲真相做的还行,但没有把家里的环境圆容好。我当时认为只要能走出来证实法,这点事最后都会处理好的,很多同修家里的环境都不是很好。就A当时的家庭环境,如果家人反对厉害,做资料最好先等等。现在回想起来,我也感觉A当时精神状态不是很好,以前我们在一块儿谈体会,从没见她这种状态。当时我也没太在意,更不会想到A会被迫害的失去人身。

后来我由于忙,就再没去那里,其间听有同修说A感到嗓子不舒服,经家人一再劝说,去医院做了检查,后来又做了手术。听到这里,我真的为A感到很可惜,信师信法,不只是嘴上说的,能够坚定正念,那是修炼境界的体现,修炼了十几年,从没吃过一粒药,这次却没能守住心性,结果被旧势力下狠手迫害走了。

师尊在《转法轮》里讲过:“以后延续来的生命,完全是给你炼功用的,你稍微思想一出偏差,就会带来生命危险,因为你的生命進程早就过去了。”在人的迷中,自己很难知道自己的寿命有多长,也可能早就该到寿了,因为作为一个真修者,是师父给延长了生命,可延续来的生命是全部用于修炼的,不是让过常人生活的。人的情一上来,就不符合修炼人状态了,旧势力就会钻空子迫害。修炼是最严肃的,旧势力设的巨难时时伴随着我们,我们应该放下情的干扰,我们做的是宇宙中最正的事,是最神圣的,只要符合大法,我们做证实法的事,为什么老怕别人说,为什么老把在迷中的常人的意见看的那么重,甚至于超过了我们救度众生的责任。我们应该是堂堂正正的呀,而不是躲躲藏藏,畏首畏尾。

通过这次教训我发现自己修的真的很差劲,私心太重,毫无整体意识,根本没有为同修着想,没把同修的事当作自己的事那样尽心去做,一直认为A建不建家庭资料点是她自己的事,她自己决定了,拿定主意了,再帮助她。而建家庭资料点出现干扰时,都认为是A应该想办法解决的,我就象个局外人似的,等到问题都处理好了,我再管。没解决那就等解决好了再说吧。自己对照三件事,很多时候做的还是不行,虽然也做,有时却象完任务似的,发了几本资料,劝退了几个人,就觉的心安理得了,就要找理由休息一下、放松一下。没能体会师尊那种救人心切,没体谅师尊为救全宇宙众生而付出的巨大承受,没能想一下众生急盼得救的焦急心情。旧宇宙生命为私的本性就显现出来了:只考虑自己,不考虑别人,让人念占了主导。

今后这种念头一出现的时候就应该抓住它、排斥它,逐渐的把它修去,逐渐达到“先他后我,无私无我”的境界。

二、去除怕心,走好证实法之路

零四年以前的时候,我们地区只有两个资料点,虽然不大,但承担了很多同修的《明慧周刊》和讲真相的传单,小册子当时做的不多,真相光盘就更少了。我们讲真相主要是发放传单和小册子,发完后再去负责传送资料的B同修那里拿,基本上是做资料的同修做好后,送到负责传送资料的B同修那里,其他同修都去B那里取。

这种状态持续了好几年,做资料的同修工作量很大,大多同修处于“等、靠、要”的状态,有时拿不到资料就要等上一段时间,甚至埋怨同修为何做的这么慢。也有个别同修能自己上网下载,打印少量经文和《明慧周刊》供几名同修传看,D就是其中一位。

零四年时,我经常去他那里,我也看到明慧上要求资料点遍地开花,把大资料点化成多个小资料点的要求,也萌发了想买电脑的想法,当时想先熟悉一下电脑,还没想到去做资料。我先买了刻录机,装在我弟弟(同修)的电脑上,我俩中午用了两个多小时的时间按照说明书上的要求刻出了第一张《风雨天地行》光盘,我们很高兴,后来用这台电脑刻了许多真相光盘。因为只学会了刻盘,师父的经文、《明慧周刊》和真相资料还依靠大资料点,我们不会打印光盘贴,就用彩笔在盘面写上名称,因为当时的心性境界不是很高,在资料的包装上没下功夫,并且在做的过程中还掺杂着很多人心,有时象完任务似的。

零四年下半年,我终于说服了未修炼的家人,买了台电脑,也能在自己家刻录真相光盘了,我们来不及发放的就送到其他同修那里。十月份左右,我和另一名同修C联系上了,他在外面租了房子住,为了更好的证实法,救度众生,跟上正法進程,我地同修用攒下的钱买了电脑、打印机、刻录机等设备由该同修负责做资料,我经常到C同修那里去,C也多次鼓励我,让我也买台打印机学做资料,这样一来自己需要多少就做多少,同时可以减轻资料点同修的负担。经过认真考虑,自己确实不应该再依赖同修了,他们的工作量很大,无怨无悔的做着救度众生的事,同为师尊的弟子,我们其他同修确实应该多为他们着想,多为他们多分担一些。

C为我买来了打印机,给我装好程序后简单教了我技术,直到我能独立操作为止。这样在家里我就可以打印真相资料和刻光盘了,可以供两三个同修的资料和周刊了。只要自己真心愿学,我们大法弟子就会学的很快,我们是为了证实法,是为了救众生,只要我们有这个愿望,师父就会加持我们,其实我们只在表面空间动了动手脚而已,而真正在背后是师尊的法身在做。

零五年元月份,我的打印机出现了故障,送到了C同修那里,C经过仔细检查,是打印机该清零了,我们用清零软件试了好几个小时,都没成功。C建议我先放他那里,修好后通知我。其间我隔三差五的去了几次,由于C同修较忙,二月底还没修好,我也很着急,不能打印资料,我又只好去B那里拿。

C有一次告诉我,打印机是在外地买的,过两天他正好要去那,顺便带上机器,让经销商解决吧!我们地区的环境逐渐宽松了,在安全方面我们经常接触的同修有些疏忽了,有时D同修和我们郊区负责技术的E同修也经常去C那里,接触时间长了,谈常人的话题也多了起来。

三月份的一天下午,我到C那里去,发现有些异样,门口停了两辆警车,透过玻璃见屋内有两个恶警在翻来翻去,C的邻居认识我,叫我快走,C被公安绑架了,正在抄家。

我赶忙离开去找D同修,也没找到。后来又去找B同修,B让我先回去把没发完的真相资料放好,并通知其他同修帮助发正念。

在大陆严酷的迫害形势下,时时考验着每个大法弟子的心性,我发现我的怕心也出来了,回家立刻藏了资料,心咚咚的跳,并不时回头看看有没有人跟踪。后来得知,那天下午,邪恶绑架了好几名同修,C和D、E同修都被绑架,这次我们地区损失很大,教训是惨痛的,全是做资料的同修被恶警绑架,而且E还负责许多资料点的电脑维护。

邪恶这次破坏给我们地区证实法带来了很大困难,技术同修E被绑架后,好几台电脑出现问题后找不上懂技术的同修,因为好几个同修都是刚学会电脑,对出现的问题根本解决不了。

在红色恐怖下,本来刚想建资料点的同修因怕心停了下来,看来邪恶是冲着资料点来的,痛心之后想一想,如果我们好多同修都没有“等、靠、要”的依赖心理,平时多为这些资料点的同修着想,就是经常为资料点发正念也好啊,我们坚持做了吗?资料点遍地开花,我们付诸行动了吗?如果我们都做的很好,这次就不会被邪恶钻空子。

我也常责问自己,和他们接触了这么久,为什么常用的电脑技术都没学会,我也是在依赖他们啊!虽然我们不承认迫害,可当迫害发生在眼前时,我该怎么办?脑中时常闪出一念:打印机也没了,要不以后不要做资料了,光在电脑和打印机上就要用去很多时间,风险还大,去同修那里拿多省事呀!仔细一想,这不对,只想把麻烦事、危险事留给别人,而自己只做自认为安全的,这算什么大法弟子,私心这么重。自从邪恶迫害以来,明慧网它们什么时候封住过,我们下载的资料什么时候断过?哪里的资料点不是遭邪恶破坏后,又由同修建了起来,而且象雨后春笋般越来越多。

一个月后,我把电脑转到了亲戚家,又买了台打印机,从新开始做资料,由于离家有段距离,我每周至少去打印一次,我的小资料点又正常运作起来了。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平稳的走到现在。

零七年的上半年,我又在家买了台笔记本电脑,装上了宽带,这样也不用拿优盘到其他同修那里拷贝了,自己在家直接就可以上网下载师父经文、《明慧周刊》和真相小册子了。当然在这期间,我的电脑也出现过几次问题,自己实在解决不了,就找懂电脑的常人朋友帮忙,但是在实践中我发现,我们大法弟子用的有些软件是常人没有接触过的,他们也不会用,并且常人用的软件大多含有中共下的间谍程序,而我们用的软件都是纯净的,是我们搞软件开发的大法弟子从新去掉了中共的间谍木马,所以在安全上是有保障的,这充份体现了我们大法弟子整体的力量。电脑出现了问题,只能找我们懂技术的同修,这让我常常想起E同修,如果他在我要好好的跟他学习这方面的知识。

一次偶然的机会,F同修告诉我,在外地工作的G同修要回来了,你见见他吧,他教我电脑技术,可我根本听不懂,他让我找个有点电脑基础的同修来,我一下想到了你。我明白这又是师尊在帮我们。G同修专门用了整个下午的时间教会了我装系统和资料点常用的软件,他又对我说,你学会了,你们这里的电脑就由你负责日常维护了。当时我的心里在犯嘀咕:我能行吗?自己的电脑出现了问题都解决不了,这样的水平能去帮助同修吗?G走后的几个月中,F同修的电脑出现了故障找我。怎么办?G同修也走了,只能靠自己了,自己是师尊的弟子,助师的法徒,能被这个问题难住吗?经过多次反复操作,我帮F同修从新装了系统和常用软件,F的电脑终于能正常运行了。以后随着我的经验不断丰富,面对电脑方面经常出现的故障,自己也能够一个个的解决了,我也真象G同修说的成为了我们地区的一名技术人员。

回想自己走过的修炼道路,每一步无不渗透着师尊对弟子的看护,无论有多大的困难,无论遇到多大的魔难,只要我们正念强,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师尊就能点化我们,帮助我们。弟子虽然还不能完全理解“佛恩浩荡”的伟大涵义,但是深知师父对弟子的恩情是永远无法报答的。自己在修炼中还有许多不足,还有许多人心需要修去。在今后的修炼中,弟子唯有谨遵恩师教诲,认真做好“三件事”,在正法的最后阶段,在所剩不多的时间里多救人,兑现我们助师正法的史前誓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