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法添正念 真相救众生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十五日】一九九五年一个偶然的机会,我看到《中国法轮功》这本书。这是我从来没有看到也没听到的精辟论述。我爱不释手,看了一个通宵。因为书是借来的,第二天得还人家。

因为我修大法的机缘到了,没有几天,一个朋友把《转法轮》送到我家来了。我如饥似渴的看啊,真是相见恨晚。看了第一遍,就把我一直迷惑的问题迎刃而解了。我毅然决定修炼法轮功了。我相信师父的每一句话。当我的决心一下,马上感到法轮旋转,师父开始给我清理身体了。我坚定这一法门,处理了所有宗教中的书和气功书。

大法使我知道人为什么活着,人为什么有七灾八难,人怎么才能修得正果得道圆满。大法使我获得了新生,身体健康了,活着有奔头了。是师父救了我,不仅肉身的病痛消失了,还善解我生生世世所欠下的业债,我庆幸自己能有至尊至圣的师父,能得到这最高的宇宙大法,这真是大福份大缘份啊。

一、重新做好 解体迫害

“七·二零”之后,因为老伴是炼功点辅导员,成了邪恶迫害的重点对像。由于老伴正念不强,人心太重,配合邪恶,说了被邪恶利用的话。我当时也产生了恐惧心,被邪党历次整人运动整怕了。用文字游戏,拐弯抹角的和邪党人员周旋,目地是保护自己。

我的心里很不好受,师父为了救度我们吃那么多苦,为我们承受那么多魔难,把我们从地狱中捞出来,放到那么高的层次上,在邪恶给师父抹黑时,却不能堂堂正正的说:“法轮大法好”、“还我师父清白”。

“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这是做个好人都明白的道理。作为修炼人应该是个更好的人,为了自己不受伤害,昧着良心向邪恶妥协,我感到可耻、羞愧,对不起救度自己的师父。我和老伴学法交流,找出不好的私心,坚定修炼的信心,在哪跌倒在哪爬起来。相信师父不会放弃我们的,会给我们改过的机会,让我们提高上来。

邪党利用老伴做过邪恶宣传,老伴也为自己的罪过痛苦过,向师父忏悔过,决心从头开始,学法修心,不辱大法弟子的称号。邪党为了继续镇压法轮功,还想利用老伴做宣传,让他按它们的意图作发言准备。这对老伴是一个考验,对我也是一关。

以前错过,不能再错了。要做真正的大法弟子,就不能再配合邪恶了,这回不能让它们再得逞了。

那天,报社、电台、市、区等一些主要负责镇压法轮功的人都到我家来了。我一点怕心都没有,因为我知道师父就在我身边,我的身体被一片光芒笼罩着,感觉自己很高大。我从我们做好人谈起,我们在社会、单位、家庭,都是怎么做的。我展现了大法的美好。我又讲,电台、报社的宣传给我们正常工作和家庭生活造成的破坏和影响。这个场面就变了,录音机也关了,也不录像了,记者也不记了。知道我们工作情况的领导也讲我们工作的如何好,说我们是好人。就这样,我和老伴过了这一关。这是师父的慈悲呵护,感谢师父没有放弃不争气的弟子。

在十几年的修炼中深深的体会到,只要不忘自己是修大法的人,按“真、善、忍”要求自己,按大法的标准去做,师父就在身边。为私为我是产生“怕”的根源,没有“私”也就没有“怕”了。所以我在证实大法中能感到师父的加持,在面对面讲真相、发资料、贴标语、挂条幅,都没有怕心。

在没有印刷资料的前些年,我用各种笔手写真相材料、标语,利用各个时间段,早晨、晚上、白天、夜间,到大街、小巷、楼群、小区去发放张贴。现在资料点遍地开花,我也建立了家庭资料点学会了操作,做出更多更好的真相材料。有力的震慑了邪恶,唤醒了众生的良知。

二、遇事向内找 提高心性

我曾经被两次绑架,虽然正念闯出,但是我找到隐藏着的显示心,欢喜心等执著心。这些不好的心被邪恶利用了,也是因为有了这些不好的心才使迫害发生了。

第一次是我在夜间张贴标语。那是寒冷的冬天,我带的粘贴很多,大北风吹在脸上,心里却暖和。马路的电线杆上,小区的宣传栏上,越贴越高兴,时而有行人车辆,我也不停的贴。心里充满了欢喜,已经贴了这么多了,要把剩下的都贴完。欢喜心掩盖了救人的慈悲心,张贴真相标语这么神圣的事怎么能当作常人任务来完成?邪恶是无孔不入的,就这样被绑架了。

第二次,是我们两个同修到一个常人朋友家里去讲真相,结果被他家人举报了。反思自己讲真相时,心态是不纯净的:我们都是老年人,你看我们身体多好!你也学大法吧。当他不认可时,我的心里不痛快:我们因为是老同事才关心你,你却这样,你还说了让人不痛快的话。当邪恶迫害发生后,我静下心来反思自己。没有用纯净的心态,是常人的情掺杂在里面,心急态度不祥和,没有清除障碍他的共产邪灵,也没有根据他的接受情况适当的讲。所以带有显示心、急躁心的语言没有穿透力,打动不了人。也使邪恶钻了空子。我们俩人都被绑架了。

第二次被绑架正念闯出后,另一个同修背后讲,他被绑架是我举报的,并且是我带着警察找到他家使他被绑架了。我听到后,开始没动心,大法弟子一言一行师父看着哪。这是恶警造谣,妄图间隔我们整体,妄图把我们拉下去。我绝不能让邪恶的阴谋得逞,坚定的修炼到底,继续做证实大法的事。后来有的不修炼的同事也问我这事,我开始闹心了。其他同修曾经建议我找那个同修谈一谈,我说他会明白过来的。现在谣言传得这么广,我们都是大法弟子,有事应该当面谈。

我两次去他家,他都很冷淡,没有同修间的坦诚。他都不讲这件事,我想:你以为这事是真的,我到你面前了,你就批评我好了,假如那事是真的,我犯那么大罪,你就不帮我了吗?我心里不好受。不行,还得找他谈。我又第三次到他家,这一次我没敲开门,是回避?还是没在家?遇事都得向内找,发生的任何事都和提高自己的心性有关系,那么这件事和提高心性有什么关系呢?那是一件没有的事。但是,遇事向内找是师父讲的法,所以我就应该静下心认真的向内找。

首先我想到给我造谣的那个警察,从迫害开始我就没把他当好人,我都带着很强的争斗心,没把他当作应该救度的对象,象常人的打架。我为自己没有慈悲心而惭愧。所以他在邪灵的控制下,干了破坏大法弟子整体的事。如果我能把大法弟子的善良宽容带给他,他可能不会这样做了。

当我和那个同修从那个同事家走出来时,内心有不安的感觉,好象有不好的事要发生。我既没有发正念也没把这种感觉告诉同修,怕同修说自己有怕心。就是因为怕人说的虚荣心使自己没有坦诚的和同修交流,没有形成整体的力量解体邪恶。自己没有坦诚对待同修,就不应该要求同修坦诚对待自己了。找出了自己的不好的心,我对同修不满的心放下了,我想:同修不理我,是在帮我提高哪。修炼就是修自己,不论好事坏事都是好事,执著心找到了,去掉它,心性提高上来,就是好事。

通过向内找,不断的去掉执著心。在不断的去掉各种执著心的过程中,思想和身体变化都很大,对个人利益、人与人之间的矛盾能够看淡了放下了。思想越来越轻松,身体越来越健康。跟师父回家的信心更坚定了。

三、学好法 正念正行

每当学习《转法轮》时,我就感到这是师父在给我讲法,我让我的世界中从微观到洪观所有的生命都来学法,都来同化法。这时我感到身体的每个细胞都充满了喜悦,庄严神圣的感觉油然而生。大法是我生命的根本,是我一思一念一言一行的准绳。大法净化了我的灵魂,大法使我在证实大法的路上走稳走实充满智慧。我经常用大法检查我所做过的,用大法衡量我要做的。纠正偏离法的,使自己走正修炼的路,不辜负师父的慈悲救度。

九年来,几千个日日夜夜,我在证实大法的路上一步步的走向成熟。这是师父的加持,大法的熔炼。我由在承认迫害中反迫害,到不承认邪恶迫害到解体邪恶;从义愤的讲真相到慈悲平和的讲真相,讲真相是为了救人,明白了大法弟子在世间使命,知道了自己的史前承诺。明白了旧势力安排这一切的目地。在洪法讲清真相中使自己更理智更智慧。

在接触不同的人群用不同的方法讲不同的真相内容,根据时间的长短接受能力的大小讲的深度不同,收到比较好的效果。每一次的效果好坏,我都做一个总结:心态是否纯净,道理是否讲明白,使下一次做的更好。我先从亲朋好友、同事做起,这些人都是和我缘份最大的,因为都互相比较了解,比较好交流,我发出正念让他们得救。从收到的效果中找到不足。事实证明心怀慈悲态度祥和,对方能接收到善的信息,效果就好。用常人的情,心不纯净,效果不好。

我有一个亲属是邪党成员,他总骂共产邪党,对邪党的罪恶知道的清清楚楚。我以为劝退很容易。出乎意料,结果很难,我有些动气。我去了两次不行,第三次他还躲了。我总结自己存在什么问题?一是没有把他当作应该救度的众生,带有常人的情,语气急躁,再是没有发正念清理他背后的操控他的邪灵因素。我念正了,并且敬请师父加持。我到他家,平平淡淡的告诉他给你三退了。我看他把脸沉下来了,我告诉他,我希望他平平安安,天灭中共时不受牵连。他一下子笑了。只一句话他就退了。这是善的力量,是师父加持的结果。

一次过斑马线时,跟我并排走着一个小伙。我发出一念,救他,清除他背后的邪恶因素。敬请师父加持。我说:“你这么朴实,干净,给我的感觉真好。”他笑了。我又问:“你是做什么工作的?”他说他是某某军区司令部的,到本地军区办事的。我问他在军区升职不容易吧?他讲部队如何买官卖官的事。

我给他讲三退保平安的事,给他讲法轮功受迫害的事。这些事他在部队都没听到过。我给他起个名给他三退,他欣然同意。我挽着他的胳膊,轻松的交谈,一直走到分手。他祝我身体健康,我祝他有好前程。我为又有一个生命得救而欣慰,我知道救人的是师父是法,我只做了表面的工作。

我常常问自己,我是否是合格的大法弟子?是否愧对“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光荣称号?虽然常常为自己种种没有徹底去掉的执著心而苦恼,而自责,但是我信师信法,坚定修炼的心如磐石。

我相信任何难关都会过去的,任何执著心都会去掉的,一定会达到法对自己要求的标准的,一定会让师父满意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