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内找 只要师尊的安排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十五日】我是九六年开始修炼的大法弟子,是慈悲的师父把我从地狱里捞起来,从一个业力满身,疾病缠身,在世俗中随波逐流的下滑中救出来。得法后,我知道了自己不幸的原因是业力所致。要修炼返本归真就首先要做一个好人,不能再做伤害别人的坏事。因为按照大法要求自己,几天内就感到无病一身轻。通过自己现身说法的洪法,自己工作单位先后十几人得法。

一、家庭关难

因为自己修炼前做过对丈夫不忠的事,没考虑问题的严重性和对丈夫的打击,就在九七年向丈夫坦白了。从此家庭关就开始了。我觉的是自己对不起丈夫,多次心甘情愿的承受丈夫的打骂,再后来就无可奈何的承受。

丈夫开始酗酒,一喝多就非打即骂:多次用力掐住我的脖子,掐的喘不过气时,我在心里求师父救我,他才松手;有一次,他把汽油浇在我身上,要点火烧死我,也是我在心里求师父救我,才在女儿的劝阻下罢手(开始女儿没在房间内)。如果没有师父法身时时保护,我在九七年早就没有命了。九九年“四•二五”以后,几乎我每参加一次证实法活动,回来都有一场打骂。我当时和同修说:上哪我都不怕,就怕回家。

零一年九月,我因为粘贴真相,被劫持到洗脑班,在邪恶的伪善欺骗下走了弯路。我想去用师父的《北美巡回讲法》去唤醒因为邪悟而帮助邪恶“转化”迫害同修的昔日同修,告诉她(他)们在洗脑班所做所为的危害。告诉洗脑班的恶徒,他们所做所为对他们自己和家人的危害,以及帮助邪恶转化大法弟子是徒劳的。二零零二年七月中旬,我去洗脑班讲真相,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用正念在洗脑班零距离发正念,解体了大量另外空间的邪恶,解体了邪恶想劳教我的阴谋,当天下午被单位保卫科接回来并送回家。

丈夫说我找事,实际是另外空间的邪恶恨得咬牙切齿,钻我回来后怕丈夫发火放松了发正念的空子,先把热水瓶用力摔到我身上,我坐在蒲团上发正念没动,热水和玻璃碴顺着身体流到只穿短裤的腿上,烫的通红;他又掐住我的脖子要掐死我,他没有得逞;又拿切菜刀要砍死我,我心里请求师父救我,在另外房间的女儿过来了,义正词严的夺下刀,说再也不放心我单独(和他)在家,让我快走,到她朋友家去住。

二、破除旧势力的安排 救度丈夫

后来我想,大法修炼,应该是“佛光普照,礼义圆明”。是自己修的太差劲,才让丈夫造下迫害大法弟子的大业。邪恶的旧势力,安排让我道德下滑,再让我丈夫造下迫害大法弟子的大业,干扰我修炼,让我修不成,再毁了他,多邪恶的安排呀,我一定要破除旧势力的安排,修好自己,也要让丈夫得救。

我有意的给他讲真相,并让他帮我:如让他在午夜发正念时,叫醒我,(他有晚睡的习惯)逐渐的让他认识到:他以前说过的对师父和大法不敬的言行,要在明慧网发表郑重声明作废,他也照做了。我给他讲念“法轮大法好”和戴“法轮大法好”护身符得福报的奇迹,两年前,他就戴上法轮大法好护身符,除了洗澡,从不摘下来。我还给他讲:如果不是师父和大法救了我们这个家,我们这个家早就解体了。没修炼前,你从未打骂过我,我还委屈的不行。是大法让我“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真善忍”做好人,我才无怨无恨的向内找,我能分清喝醉酒想要我命的不是你,你不喝酒时,怎么不要我命?

我炼功身体好了,我承担全部家务,还要隔三差五的照顾老人和小外甥,象伺候老祖宗一样伺候着你,你应该知足了。

由于对邪恶迫害的惧怕,我丈夫听见有人敲门,就要心惊胆战,先偷偷看明白是谁,生人就是来抓我的,不敢应声;不熟悉的电话也不敢接;来人就让我快藏起来。又加上失业,酒越喝越多,从去年九月份开始,每天都要喝一斤多高度酒,到了下午两点多就开始手发抖,非喝不可,喝醉为止。

三、向内找 去掉根本执著 只要师尊的安排

由于我老觉的自己业力大,无可奈何的承受,只要他不反对我修大法就行了,没有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他真的拿起刀来,还是做不到心不动,实际上还是信师信法不够,做不到“头掉了身子还在打坐”。有一次,他拿刀要杀我,我吓得跑到里屋关上门用身体顶着,他在门外把门劈了好多刀,把门劈透了二十多公分见方一大块,差点劈到我。自己光知道请求师父救我了,从没有想到用功能定住他。

其实自己想过好日子的根本执著没放。今年学师父讲法时,师父的法理点醒了我:三界的理是反理。“你就是要好过一点,那是修炼吗?那能修炼吗?到今天这个观念还不能转过来,我这个当师父的都不知道你怎么样能够走向圆满。”(《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我老想别人对自己好,没有魔难怎么消业和提高呢?因为明白了法理,不再怕魔难。

旧历五月初八我生日这天,我丈夫又魔性大发,我平静的说:我还欠你多少全还你。他把我按倒在地,又坐在我身上,掐住我的脖子要掐死我,我一在心里求师父救我,他就松开手,又抓住我胳膊问我想不想死?我说不想!他又问我想打哪边?我说哪边也不要!我问他是×××吗?他瞪着血红的大眼说:我是魔!我又问他:你是魔?他又说:我是魔!我把眼睛闭上,默念正法口诀,八个字一想完,他马上松开手,从我身上爬起来,到里屋坐在椅子上喘粗气。整个过程我做到了不惊不怕,不动心。

在六月二十五日,丈夫又魔性大发,我在心里说:我只要师尊的安排,其它安排都不要。就这正信的一念,结果化解了旧势力的安排。

第二天,丈夫开始肚子痛,吃了好几种药,一点作用没有,痛的直叫娘。我告诉他叫娘也没用,只有喊“法轮大法好”,求师父救他。因为过去迫害修炼人是下十八层地狱也还不了的大罪,他对我也是对修炼人来的,因为我没修炼前,他没有打骂过我。他说他喊了,我告诉他心诚就灵。我又给他讲小外孙女发高烧抽风,女儿女婿给师父磕头,求师父救孩子的事,本来因抽风变黑了的嘴唇,一给师父磕头,求师父救孩子,孩子的变黑了的嘴唇马上变红润了,你也快诚心求师父救你吧!

他虔诚的跪在师父法像前,一边给师父磕头一边念:法轮大法好!师父救救我!磕了三个头,念了三遍法轮大法好。我又告诉他,快和师父说:以后不喝酒了。他说:我不敢吹那个牛,我和师父说以后少喝或不喝。我说:你让师父救你,你还自己糟蹋自己,师父怎么救你?他说:也是。就自己和师父说:我以后不喝酒了!

就这样,师父开始管他了,不一会肚子不太痛了,我问他:是师父帮你吧?他说:是!从那天开始,一直到现在,一个半月过去了,没有再肚子痛,也没有再喝一滴酒,也不再手发抖。认识他的人都说:真没想到他能戒酒,根本不可能的事。我知道:是伟大的师父救了正在滑向地狱边缘的可怜生命,使他又有了生的希望。

写出这些经历,一是为感谢恩师的慈悲救度,二是给还处在家庭魔难中的同修一点忠告:遇到魔难第一要信师信法,师父真的就在我们身边,“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第二要向内找修自己,一定有须要自己修炼提高的因素在里面。

如有悟的不对和不当之处,恳请同修指教。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