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看守所残酷迫害 田海涛一度命危(图)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十六日】(明慧通讯员黑龙江报导)黑龙江富锦市四十六岁的大法弟子田海涛,二零零九年二月十二日因到佳木斯大法弟子黄卫中家串门,被蹲坑警察绑架至佳木斯看守所,遭到整整四十八天残酷迫害,导致所有内脏功能衰竭,一度命在旦夕。

在四十八天的迫害中,恶医几乎每天给田海涛注射不明药物,声称是消炎药,但打完针后田海涛全身非常难受,疲惫不堪,到后来全身疼痛。

高精度图片
图:田海涛被迫害回家一段时间后的照片

遭绑架、野蛮摧残

田海涛,男,原富锦农业银行做电脑信息管理员。二零零九年二月十二日晚七点左右,田海涛去佳木斯市黄卫中家里,被早已蹲守在室内的警察强行绑架。恶警把他随身的物品全部抢去──包括两部手机(为别人代卖的)、MP4一个、一块硬盘、还有现金一千五百多元钱等等。田海涛劝告他们:“你们这样做是犯法的,对法轮功的迫害是没有法律依据的,这么做对你们不好。”其中一个恶警上去打了他几个嘴巴子。田海涛当晚被拉到佳木斯看守所。

田海涛先被关在看守所二楼的一个牢房里,恶警安排3个刑事犯人监控他,白天不让躺着和炼功。田海涛绝食抵制迫害,恶徒每天都粗暴灌食,每次都是由8、9个刑事犯人,强行把田海涛抬在椅子上,死死按在椅子上,狱医用特制工具野蛮把牙撬开,强行插嘴管灌食,灌入的食物中加入大量的盐。

恶警每天还强行给他注射不明药物,每次注射时,恶徒都将他的四肢铐在地环上,整个人形成大字形。恶医告诉田海涛是消炎药,但打完针后田海涛全身非常难受,疲惫不堪,到后来全身疼痛。

这样折磨一周后,恶警将他转到一个最邪恶的严管牢房进行摧残。牢头等几个犯人在恶警唆使下,对田海涛骂不绝口、拔阴毛、往他嘴里塞辣椒、常常踢、拽、踹,用胳膊肘撞,田海涛被打的肋骨疼痛难忍,胸部有碗口大包。

狱医和牢头对田海涛野蛮插管灌食,有一次出现生命危险,田海涛差点窒息。以后改鼻饲插管,三次把田海涛拉到市医院做鼻饲插管,鼻饲管插半个多月才换,在第三次拔鼻饲插管时,鼻饲插管壁上都发霉了,黢黑。

在生命垂危中,恶警还把他拉出去非法提审。

七旬老父探监遭“报案”

这期间几次家属要求接见被拒绝。有一次,74岁的老父亲从富锦到佳木斯看守所看田海涛。当时上午十点来钟,老父亲求门卫找所长,值班门卫说:“所长不在!”“要吃饭了,下午来吧!”老父无奈,焦急地在大门外徘徊。

中午时,老父亲随着送盒饭的进门要找所长商量。突然出现身强力壮的四个人,连喊带骂的把老人强拉硬拽拖着,四个人抬着老人摔在大门外的雪地上。当时老父亲肋骨被他们摔打的十分疼痛,站不起来,不能行走。当时又逢下雪,天气又冷,老人手脚几乎冻僵。

时间一分一分的过去,这时沿江派出所来了几个警察,威胁家属叫老人马上离开,说看守所已报案。针对他们恶人先告状的做法,家属无法理解。家属说:“那我们也报案、要求验伤!”警察觉的自己无理,都溜走了。

雪继续下着,又没有车,老父亲疼痛不敢动,就这样在雪地躺了一个多小时。后来出来一个人说,帮助找所长。姓于的副所长终于出来了,他说:“我就是负责田海涛的,他现在满面红光,能自己洗衣服!”家属说:“那你给田海涛照张像(用手机照)给我们看看。”副所长不敢回答。最后说:“你们下星期一来吧,我跟一把手说说。”

七天后,当家属见到田海涛时,他已被迫害的奄奄一息,面色苍白、四肢无力、鼻子上插着鼻管,两个刑事犯拖着田海涛,吃力地向前移动着,妻子见状哭泣不止。

当时田海涛被迫害了四十多天,整天处于昏迷之中,原本160斤的体重、只剩下几十斤重。

即使这样,恶警还要把他劫持到绥化劳教所。体检时,恶警粗暴用胶带与硬泡沫把田海涛的手、脚捆起来。体检结果:身体的所有功能衰竭。劳教所只好拒收。恶警当天又把田海涛从绥化、经哈尔滨拉回佳木斯市。往返路程一千多公里,历经十七个多小时,已经奄奄一息的田海涛被折磨的根本没力气坐着,只能躺在车里。返回佳木斯市已是二十二点多钟。而刘殿龙等恶警竟把田海涛的手、脚绑在铁椅子上坐了一夜。天亮六点多钟才把他抬到床上。

田海涛被迫害整整四十八天。恶警勒索家人贰千元,才放田海涛回家。

田海涛出狱后,发高烧、吐血、昼夜不能躺着,浑身痛不能入睡,家属只好把他送去医院。医院大夫说:“肺部有脓肿。”第二家医院说:“治不了,出现生命危险我们不负责任的。”最后只好回家。田海涛在家学法炼功,现在基本恢复健康。

一个只想按“真、善、忍”做好人的人,遭到如此残忍的迫害。希望所有的世人,能够认清中共的邪恶本质,能够明辨善恶,选择正义和良知,脱离中共,退出恶党的一切邪恶组织,为自己和家人选择光明的未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