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修去色欲心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十九日】回想修炼许多年来,色欲之心的干扰贯穿其中,许多魔难也是色欲之心招致的。

二零零零年,因失去集体学法环境,修炼日渐松懈,被色魔干扰很厉害,夫妻生活不加节制。一天早上,我和丈夫同时梦见被一条蛇缠住,我没反抗,丈夫把它掐死了。年底,单位搞调查,得知我仍然修炼,把我开除,丈夫出于利益考虑与我离了婚,而我离婚却没离家,仍然与其同居,以致怀孕并把孩子做掉了。随后没几天,我被强行劫持到洗脑班,最终被强迫转化,留下了永远的污点。

从洗脑班出来后,与丈夫复婚了。至二零零七年,每年都有一段被色魔干扰的日子,难以自拔,深感修去此心,是如此艰难。你只要对它开一点缝,它就整个挤进来,极尽所能的干扰你。后来,我开始发正念清除色魔干扰,每次都不落,随着法理的清晰,正念也越来越强,丈夫的要求也越来越少。因此,对色欲之心不能丝毫放纵,来了就果断清除。

虽然如此,仍然觉的在自身的更微观处,色欲之心还有个根在那里,随时都会发芽蔓延,对如何能彻底根除一筹莫展。

二零零七年,一个偶然的机会,得以到一所学校学习。其间颇欣赏一位老师,很喜欢上他的课,也愿意向他请教问题,以致后来这位老师也开始注意我。我警惕起来,并审视自己的内心。其间也有其它的情的干扰,内心却有种不易察觉的满足感。回想修炼之初,在单位里,周围都是男同事,以当时的修炼状态,认为只要自己不越雷池一步,就可以了。因此,在语言及一些行为上嘻嘻哈哈,开一些玩笑(现在想来是不够检点),甚至心里暗暗欣赏某些男同事,也有同事暗中勾引,很注重穿着打扮,特别陶醉于百鸟朝凤般的感觉。再回想当常人时,经常会有异性喜欢,时间一久形成一种观念,有取悦于人的心,并心安理得的享受着异性的青睐。而且我比较内向,很多情,向往两情相悦、尽在不言中的常人感觉。

此时我明白了,正是自己的这些人心,招来了这些“怪事”。当时意识到要发正念清理,修去男女之情,竟有种万般难舍、怅然若失的感觉。只是当时法理不清,没有意识到这都是色欲之心,而让自己难受的也是后天变异的观念和思想业力。

正是当时自己对变相色魔没有认清,没有下决心清除,仍在不同程度放纵着这些色心。这时,我接触了一个男同修,一来二去时间长了,生出了情。虽然我很理智,也越来越清醒,但男同修修的有些艰难。后来,男同修遭邪恶绑架,虽然他还有其它不在法上的行为,但对色欲之心的放纵,也应是主要原因之一。此事令我深深自责,如果我认识到修炼的严肃性,不是那样拖泥带水,也不会让同修如此执著下滑!

这件事使我彻底明白了,对异性所有的这些情、人心,都是色欲之心。因为当你一想起异性欣赏你的目光时、当你一想起被异性呵护的情景时、你心里有种暖融融的感觉,它甚至让你留恋、难舍。那就是情魔和色魔,你认同它,它就牢牢的掌控你。当我看清了这是色欲之心时,竟然极不情愿接受这一事实,内心有一个声音说:“你的情是纯洁的”。是的,观念中曾自视很高,不庸俗。其实,这是色魔在垂死挣扎,妄图迷惑我。此时,我内心铲除色魔的一念异常坚定:我要彻底清除你!

我也清楚的看到邪恶即将被灭尽时的垂死挣扎,它无耻的干扰我。在睡梦里,它刺激我的身体,往起勾我的欲望,我正念越来越强,在梦里念动正法口诀,干扰立刻消失。这样的干扰断续近一个月后,我能感到自身空间场那个色魔的根已经被刨除了,它想再干扰我已是痴心妄想。到现在四个月过去了,再没有上述情况了。而这期间,丈夫因病也与我分床而眠了,一切相安无事。

写到此,深感汗颜,本应修炼初期修去的执著,竟拖拖拉拉修了近十年。不足处,愿得到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