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庆幸接触了法轮功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三日】我是二零零五年得遇法轮功的。在那谈法轮功色变的时候,我有缘接触到法轮功,并决定了解一下,为什么江××之流要这么阻挠,迫害法轮功。

文革十年浩劫以后,我不再把共产党和它的领袖们看的那么“神”了,共产党就是要人们把它当神一样信奉,一次次的运动和“六四”之后,使我产生了反向思维——说不定越是被共产党阻挠和迫害越是好的。

经了解,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前法轮功洪传全中国,发展迅速,再看《转法轮》和其它功法讲的完全不一样,而且也不象共党宣传的那样“自焚升天”、“有病不让吃药”,别看我是四十年党龄的党员(已经退党),早已看到共产党不是那么伟、光、正,尤其是江××执政期间,搞什么“保持一致”,不是说共产党有凝聚力,有向心力吗?你共党又何必强迫党员和你保持高度一致呢?想想里面就有问题,一听就极不舒服。

不管他们怎么叫嚣,我炼我的。这一炼,奇迹出现了!也就两个星期,突然有一天,我的头就象挖空了的葫芦,就是一个空壳,那个滋味难受的简直无法形容。当时我并不以为是炼功炼的,更不知道是老师在给我调整身体;因为我修炼时间太短,也不懂这些。大概这样难受了三天,以后我的头是三十年来从未感到的轻松、清醒。

我二十一岁时得了吸血虫病,治疗两次,以后头就象戴了孙悟空的紧箍咒,沉沉的,健忘,极度疲倦。乱吃药、扎针又引起了头疼,二十四小时大疼小疼不间断,脖子还发硬,能吃能睡,越难受越想睡,越睡越难受。吃药、打针、电疗、民间偏方,也练了两种气功,都收效甚微,以后干脆不管它了。没想到,这次在这么短的时间一下给彻底解决了,现在我的头恢复到二十岁以前的轻松、清醒,真是有一种和法轮功相见恨晚的感觉,这更激起了我炼功学法的信心和决心。

这几年来我从未间断过炼功,以前中午炼静功,炼完正好上班,晚上炼动功,现在按全球统一时间,凌晨三点五十开始炼五套功法,在炼中就能体会到炼功的美好,炼完后那个轻松就别提了,精神到了最佳状态。以前整天疲倦,现在不用午休,精力充沛。以前我从头到脚,没有几个好地方:头沉、头疼、颈椎、脾炎、咽炎、胃寒,慢性的胃炎、荨麻疹、腰椎间盘突出,前列腺肥大、痔疮、脚气等,虽没有绝症,但都是顽疾。药没少吃,针没少打,有时也不得不住院,从来没舒舒服服的睡个好觉,现在这些都消失了。我都六十好几的人了,反倒觉得变年轻了。年轻时病魔缠身,年纪大了反倒无病一身轻,以前的医药费不够用,从得法以后,没有花一分钱的药费,从未动过医疗卡;千恩万谢李老师给了我、给了人类这么好的功法。

炼功、学法、修心性,去掉身上一切不好的物质,按“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老师在《转法轮》中把一切法理讲的是那样的明白、透彻,真是看一遍一个样,百看不厌,现在看书、看录像、听录音,什么方便用什么,学法、炼功已经离不开了。

我庆幸没有被邪党对法轮功的迫害而吓倒,勇敢的接触了法轮功,才有了今天意想不到的收获。

在此,我以亲身的经历告诉世人,邪党说法轮功是“×教”,完全是一个骗局,是因为人们都没有象信法轮功那样去信它,它害怕了。邪党不仅迫害了法轮功,也迫害了所有的中国人,阻挠了不明真相的和胆小的中国人得法。相信邪党,就错过了千载难逢的好功法,不是正上了它的当了吗?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