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者喜之 得之惜之

得法初期的一段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六月十三日】我是九八年开始得法修炼的,那是周末的一个早上,我骑车去上班的路上,经过本市一个大型广场时,看到许多人正随着音乐的响起,轻松舒缓的活动着,印象较深的是其中还有不少学生和孩子。整个场面洪大而又祥和,不少人都在驻足观看,我也被眼前这种整齐壮观的场面所吸引,由衷赞叹道:好一幅优美动人的晨炼画卷!我不由停下车子,静静的站在那里看着,过了一会,我问身边一个人:“这是炼什么的?这么多人。”“噢,炼法轮功的。”他顺手指了指不远处一块黄色宽幅的功法介绍。

我快步径直走了过去,一看上面写着“法轮功”几个隶体大字,还有五大功法的简要介绍,我好奇的从头详细看了一遍,当时给我的第一感觉就是,这确实是一套独特而难得的上乘功法,有别于其它任何功法,因为那时我地“气功热”还时有流行,各种气功如走马观花一样,所以,首次接触到这样崭新的功法,的确让人刮目相看,我用心记着,不一会就把其中的一些修炼术语,象“修炼法轮,不炼丹,不结丹” ,“人不炼功法炼人”, “性命双修” ,“主意识得功”等,都深深的印在心中了,虽说一时对这些名词的修炼内涵还理解不深,但此时我对法轮功从内心已涌起一种缘归于法的奇妙认同,特别是看到炼功还有师父的保护,长功快,不出偏,五套功法,随时随地都可以炼,可谓大道至简至易,觉的这真是一门万古难寻的“最方便、最快、最好的、也是最难得的修炼法门。”(《大圆满法》)就这样,我幸运的走入了大法修炼中来。

其实在这之前,我对诸多修炼名词,如佛啊,道呀,天国世界啊等,都很少听说过,说来对这些概念的初识和记忆,留存于心的还是小时候曾做过的一个清晰的梦:我坐在一辆好长的火车上,奇怪的是这辆火车不是行進在地面上,而是悬于高高的天空中,伴随着飘动的白云,向天上“呼呼”的疾驶而去,越来越快,越来越高,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火车停了下来,我四处一望,楼台亭阁,金碧辉煌,高耸端庄的莲台,那样清透庄严,梦中只觉的美好无比,但不知身在何处,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刚有这样一个疑问,没想到瞬间就有了回应:这是天国世界。这一幕有如定格的影片一样,永久的印入了我的心里,直到几十年后的今天,想来还是恍若昨日,历历在目。而那时对我来说,还从没听说过这样的名词,真是完全陌生的一个概念,也没刻意要记住这样一个梦境。

我原来头部跌伤后一直留有脑震荡后遗症,时常闷痛和闪电样的剧痛,修炼不久就彻底消失了!这更坚定了我修炼的信心和决心,而当我的一些同学和亲友,听说我坚持要修炼法轮功时,不少人还是摇头不解,因为今天在大陆成长起来的人,从小学到大学,直到工作生活等社会的方方面面,邪党的种种歪理邪说,可谓无孔不入,渗透和充斥着每个人的细胞,特别是在中共“无神论”的反复洗脑和系统灌输下,早已陷入神传文化的信仰危机中了,邪党蓄意对传统正信的歪曲践踏和割裂打压,使一代又一代的人,离道越来越远,像浮萍一样,失去了造就和支撑一个人生命的最为根本的东西,“他的标准就是科学还没有认识到的,或者他自己没有接触到的,他认为不可能存在的,他就认为都是迷信,都是唯心的,他就是这种观念。”(《转法轮》

在他们看来,我这样一个有着几科高等学历的大学生,学有专长,思维敏锐,有知识,有文化,有一份令人羡慕的舒适工作,本身从事的就是科技含量较高的工作,怎么还信法轮功呢?我就对他们解释说,牛顿、麦克斯韦是世界科学巨匠,他们为什么还信基督,而且还是非常虔诚的基督徒呢?难道他们不懂科学吗?不信科学吗?其实,一个真正目光深邃而有所作为的科学家,他不会用自己固有的观念和态度,固步自封的一概对其它未探知的诸多领域,来盲目打压或妄下结论的。在向他们阐释这些道理的同时,我也渐渐从新领悟了师父所开示的:““佛法”是最精深的,他是世界上一切学说中最玄奥、超常的科学。如果开辟这一领域,就必须从根本上改变常人的观念,否则,宇宙的真相永远是人类的神话,常人永远在自己愚见所划的框框里爬行。”(《转法轮》〈论语〉)

参加集体学法和炼功后,交流多了,环境好了,自身改变也很大,心性在法的熔炼中,提高也很快,尤其一些得法早的老同修,他们对法理的认识,对法的挚诚和坚定,和在实修中表现出来的高境界的心性,着实给我带来了非常大的促進,我永远铭记和感谢他们的无私付出。我在校专业是学理科的,成绩还好,什么“重力”呀,“万有引力”啊,等等,灌满了整个一脑子,学法时,自己也知道决不能用这些来衡量大法,但有一段时间,我的思想业还是隐隐袭来了,记的有次学法时,读到“白日飞升”这一节,书中说“就是大白天这人飞起来了” “其实我告诉大家,大周天一通这个人就可以起空的,就这么简单。”(《转法轮》)明知师父讲的是千真万确的修炼状态,但思想中那根深蒂固的所谓“重力作用”,还是那样顽固的反映出来,排不掉,压不住,觉的这是事实吗?可能存在吗?

但此时我内心很清醒,我就坚信师父说的都是真的,是对的,我没有放松自己的主意识,尽量不被思想观念和这些变异的东西所带动,一遍遍的加强学法,以尽快突破这些修炼障碍,师父也许看到了我这颗坚定大法的心,慈悲为我安排参加了一次本区的交流会。

当时,坐在我身边的是一名老年同修,她给我说了她修炼中的一些亲身经历。她是开着天目修的,她说,我们的炼功场也好,交流会现场也好,集聚和布满着我们炼功人的能量,真象大法书上说的那样,的确是“红光罩着,一片红。”接着,她又平缓的说起自己一次奇特的炼功经历:有一天早上,她在公园参加集体炼功,炼完后往家走时,觉的整个身体轻飘飘的,真象没有了重量一样,再继续向前走时,她清楚的觉的自己的双脚离地了,真的起空了,而此时路上来往上班的人,已陆续开始多了起来,她想,众目睽睽之下,大庭广众面前,我这样一个老太太,愣是大白天“飞”了起来,这算哪回事呀,多不好意思啊。这种状态让她既高兴,又感到有些紧张,于是,她赶紧一把搂住身旁一根电线杆,用力拽着好让自己别“飘”了起来。说到这里,我们也都会心的轻松一笑。她说,其实当时各炼功点上类似这样的事并不少见。至此,我原有的一丝思想疑惑也荡然无存,烟消云散了。通过这次交流会,我真心体会到了师尊的良苦用心和慈悲呵护。

修炼人不同的修炼状态,都在证实着大法的超常和神奇,也在坚定着同修信师信法的正念。

我记忆犹新的还有这么一件事,今天想来还是感到非常痛心和惋惜。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认识了一名原为佛教居士的人,我们彼此交往较多,在当时全国各地风靡一时的气功高潮中,他也学了某种气功,但他经不住名利的诱惑,以至较长一段时间,他都迷恋于气功治病,也许他先天的根基较好,开始时“治病”效果还可以,很快名利双收。那时我已认定法轮大法,才是修炼的真法真道,于是,我向他力荐修炼大法,并将大法中有关气功治病的原理告诉给他,劝他说“功能本小术,大法是根本。”(《洪吟》〈求正法门〉)千万不要失去这个无比珍贵的修炼机缘,这可是一条摆在我们眼前的金光大道啊!为此他也看过大法书。但在名利钱财面前,他却仍然难以停手,无心回转,尽管我多次向他洪法,一再相告于他“这是最方便的一法门了,而且是按照宇宙特性直接在炼,修的最快最捷径了,直指人心”。(《转法轮》)但最终他还是可惜的与大法擦肩而过,机缘尽失,没能走入大法修炼中来。直到后来接连开手治疗两个癌症病人后,带着永生不尽的遗憾,在饱尝痛苦中撒手人寰。

当时对他的离世,我感到既震惊又痛惜,也看到了大法修炼的严肃性,《转法轮》中讲过:“有些根基好的人是用自己的根基跟人家换业。”“你要是看好两个癌症病人,你自己就得替他去了,这不危险吗?就是这样的,很多人不知道其中的道理。”看来,真是法中自有天机在,师父讲的一切都是真实不虚的。一朝有缘得到了大法,若不知珍惜,一旦失去了,那将是终身的后悔,还弥补不上。

生逢主佛下世度人,无量慈悲于芸芸众生。师尊谆告我们:“珍惜吧!法就在你面前。”(精進要旨二》〈为俄文版《法轮大法》的题词〉)我们切莫枉度时光啊!悠悠岁月,生命到底为什么而来?红尘乱世,我们到底在等待着什么?大千世界,道魔同传,今天我们有缘得到这万古不遇的大法,真正得到了这部回归家园的“上天的梯子”,我们自当得者喜之,得之惜之,坚定的走正我们返本归真的修炼大道,圆满随师还;同时,也真心希望更多的有缘之人,别被邪党的谎言所欺骗和蛊惑,一叶障目,而迷住自己智慧的双眼,而应“识正邪,得真经,”(《精進要旨》〈悟〉)万分珍惜大法洪传的宝贵机缘。因为这才是一个人“生生为此生”的历史久远的遥遥期待啊!

本不想说的太多,以免耽误大家太多的时间,但总觉言犹未尽,师恩难表。至此说的不好或不对的地方,还望同修多指正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