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尝到了向内找的甜头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五日】我于一九九八年得法,当年得法的理由很简单。我与丈夫回娘家,由于吃了没有加热的熟食,我们俩双双食物中毒,其他人都炼法轮功都没有事。我们很奇怪,妈妈与姐姐们趁机向我们洪法,我一下子明白了:原来大法这么神奇!从此我走上了修炼的道路。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恶铺天盖地的开始镇压,姐姐们纷纷去北京上访,由于我得法晚,学法不深,又在外工作没有集体学法环境,一时迷惑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不断的想这件事情,后来想明白了,师父是来救人的,因为现在的社会使人心变坏了,我按照“真善忍”做人没有错。自己也曾想去北京和平上访,但因为种种原因没去成。就在我决心修下去的时候,当晚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我与同事一起出去玩,遇见一条小河,河的两岸一边很干净,一边很脏,只有我顺着干净的河岸走。我悟到师父点化我选择修炼法轮大法是正确的。

在公司讲真相

我在公司开始讲真相,一开始大家因受邪党电视宣传,都用奇异的眼光看着我。有一次我在公司利用工作之便给两位女同事讲真相,抱着为她们好的心,把大法的美好,师父的慈悲、大法能够祛病健身等等告诉她们。看得出她们并不相信,一副嘲讽的样子,我心里有些难过。没想到第二天,她俩来找我,说赶快叫你师父给我们治治吧。我一看,一个膝盖上长了个大水泡;一个脚丫莫名其妙的烂了,出脓、肿胀,我一看严肃的告诉她们:大法是超常的,不允许破坏,你们俩只要诚心记住大法好,肯定会没事的。她们连声说“大法好”、“师父好”、“真善忍好”。结果下班时她们告诉我好了。这给我讲真相大大增加了信心,同事们慢慢的对我和善起来,先前的敌意消失了。

还有一件有意思的事情,我们宿舍八个人,其中七个人全丢东西,只有我的东西不丢,她们很奇怪问我为什么?我告诉她们因为我修炼法轮功,一切都有师父安排,是你的东西不丢,不是你的东西你也争不来,所以我从不提防谁。大家都来了,说原来大法还有这个好处啊。因为我凡事处处让着她们,所以她们对我说的话深信不疑。后来我们一起出去买东西,她们都帮我看着人,我一路上往电线杆子上、墙上贴不干胶真相,她们也为自己选择了一个美好的未来。

当年在公司讲真相小故事很多,有的同事提醒我说谁谁要上派出所告你,来抓你,我没动心也没害怕,都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平安度过。

信师信法闯难关

二零零零年的夏天,有一天我正在上班,却突然发高烧,我以为是消业,就与同事换班回家了。但是高烧不退,烧的眼睛红红的,姐姐听说后回家了,与我切磋法理,我觉的能把握住。

晚上烧的睡不着觉,我就起来炼静功。妈妈不断的摸我的额头,姐姐鼓励我说:只要你相信师父、相信大法就能过去这一关。整整烧了一个星期,我在家不断的学法炼功,照样吃饭,就是烧的没法上班。

第八天我正常上班,才知道同事们一直轮流替我上班没有给我请假。姐姐和妈妈看我上班了,为我能过去这一关而高兴。我凭着对师对法的坚信过了这一关。那时还没有发正念,后来我悟到,当时有旧势力迫害的因素在,因为我在公司讲真相越讲越顺起了欢喜心了,邪恶因素找借口迫害我。

后来由于公司管理混乱,已经不能正常运转。我离开公司到一家服装厂上班,由于加班加点,学法跟不上,正念越来越不足。师父经常在梦中点化我,摩托车突然跑不动了或没有油了,或做饭时锅盆漏了,后来被旧势力钻了空子。有一次出现了煤气中毒现象。丈夫吓的不知所措,我躺在炕上知道自己是炼功人,可全身怎么也动不了。最后我想:我就这样走了吗?我还想带儿子一起学法呢,儿子与我一起学好几遍《转法轮》了。我知道是旧势力的迫害,心想师父救我,无论我做的如何不好只有在大法中归正,其它生命都不配管我、迫害我,我的一切由师父来安排,心想师父救我。

醒来后头无比疼痛,象要裂开似的,我感觉自己随时都会停止呼吸。那时半夜我打电话给姐姐,姐姐与姐夫帮我发了很长时间正念。我抱着《转法轮》泪如雨下,我对师父说:师父,弟子知错了,以后我一定会勇猛精進,不再用常人心对待一切人或事。

第二天,我就能正常上班了,丈夫因此更加相信大法了。我开始重视学法,更加严格要求自己了,遇事向内找。

讲真相促三退

二零零五年,在大纪元网站出现了公开声明退出党、团、队的人能自救。我一开始只是对熟人或朋友讲,还没有勇气面对陌生人讲。

有一天在家学法,我脑中出现一句话“大法弟子最大的事情就是救人”,我突然想到朋友的妹妹。她曾经帮我办过事,我惦记她们还没有三退,于是买了点礼品借答谢之际趁机讲真相。去时他们夫妻不在家,只有老人与孩子在家。心想:我是来救人的,一边发正念,一边请师父加持让他们快回来,一会儿他们回来了。

见面后很高兴、很热情,我感到众生得救的急迫心情,他们明白的一面知道我是来救他们的,妹妹与大女儿很痛快的退了,可男主人无论如何不愿退。我一边发正念一边向内找,之前他们都知道我修炼,都知大法好,是哪颗心障碍了他得救?

我发现自己有颗执著结果的心,有争斗心、欢喜心,我调整好心态,真诚的告诉他:你退与不退与我们没有关系,也没有伤害。但是我告诉你,师父要我们大法弟子讲真相救度众生这是完全出于慈悲心,大法弟子做这些事一分钱也不挣。不象你说的,不挣钱的事没有人干,我们给你看的真相资料都是自费制作的。当灾难来时你扔下她娘仨怎么过?我真的为你好啊!

他盯着我看了一会说:你给人感觉处世不惊,说话不紧不慢,我爱听,能听進去,退了吧,就叫某某。其实我也很向往过这种不被时间一切干扰的日子。

我一阵感动,感觉人确实活的很苦,同时也感受到了大法弟子的言行对世人了解真相影响之大。眼看孩子就要放学了,我起身告辞,刚到门口,朋友的妈妈从厨房跑出来,急急的说:“闺女,还有我呢。”我一愣,姨你也入队了?她说好象入过红卫兵,你不是说不退就会给共产党陪命吗?我老了不图啥,就图个平安,就叫“平安”吧。

这是我第一次到不熟悉的人家里讲真相,这给我讲真相促三退增加了信心。这一切都是师父的苦心安排。“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

心性提高带来戏剧性变化

二零零七年冬天,我与丈夫商量,说新唐人电视如何如何好,我们也安上吧?丈夫同意了,还特意到同修家问了一下。结果安装完一调试,只有一个台,丈夫马上翻了脸,对同修意见非常大,对同修的忌恨心很强,还不让我与同修来往。

我当时只是被假相迷惑住了,没有好好向内找,感觉丈夫不讲理,这新唐人是为救你才安的,大法弟子的无私奉献有什么错?后来通过学法与同修切磋,还是没有找到根本执著,很苦恼。我在家时,丈夫不看新唐人电视;我不在家时,他偷偷看。在这过程中我找到了许多执著心,而且不再执著丈夫看与不看。丈夫对我不再挑三拣四了,说:我想清楚了,这不关你的事,是你那同修姐姐不对,她欺骗我感情,我就是记仇,就是不原谅她。我一时语塞,不知同修错在哪里。

直到二零零八年八月十五我才猛然惊醒,原来丈夫的表现是我的心促成的。事情是这样的,丈夫告诉我说他姐将与我们一起回家过八月十五,我当时心里有些不高兴,十五日早上我又想起这事,便问自己为什么不高兴?冲着自己那根气管了?平时不是挺好的吗?因这段时间学法比较多,正念比较足,所以遇事用法来衡量,我发现一直不喜欢丈夫的姐姐,而且记恨她,因为从我们订婚开始她就掺和我们的事,凡事总是向着弟弟,却不为我想,虽然表面上挺好,可心里是心照不宣。

我一直认为我修炼这么多年已经不再和她计较了,可是这颗仇恨心却隐藏的很深,我当时就想:今天就利用这事去掉这颗仇恨心,而且我要真诚的待她,她也是被救度的众生。

结果一大清早,同修提着酒给我丈夫送来,并准备给我丈夫好好讲讲真相,丈夫因有事与同修打个招呼就先走了。同修走后,丈夫回来告诉我说:我再不记恨你那个姐姐了,我够了,不再管你了,你去她家吧。事情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

八月十五我们过的很开心,我一整天不断的发正念,感觉自身空间场正极了。有意思的是,丈夫还主动要帮助同修,让我问一下需要什么帮助。

我尝到了向内找的甜头。凡事都要向内找,对方的言行就是我们的镜子。师父每次讲法都叮嘱弟子多学法、多学法,向内找,修自己。

同修们让我们共同精進,救度更多的众生,共同回到美好的家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