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体制内记者眼中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九月五日】近期,两位前中共体系内的媒体记者为躲避政治迫害,不得不滞留海外。他们在海外新闻自由的环境下,不约而同地都谈到了在国内亲眼目睹的对法轮功的打压和受控媒体在法轮功相关事件报道上的禁忌。

记者目击的打压与迫害

因为身份特殊,这两位记者能够从不同的角度看到打压法轮功的非法性和残暴性。可悲的是,他们只有身在海外,才能讲出迫害真相;而在国内,任何关于法轮功的真实报道都有可能惹来杀身之祸。

这两位记者一位是目前居住于加拿大的大连籍记者姜维平,另一位是目前流落在香港的原《人民日报》记者邱明伟。

邱明伟对海外媒体亲述自己目睹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罪证,一名妇女被截访人员追赶,掉在护城河里淹死了。他说:“那个大姐是四十多岁,被他们那些人截访,穿着便衣,追着打。……她慌不择路呢,最后是掉到河里面,结果就是淹死了。……当时我们感到非常的震惊。我就问围观的其他上访人,我说,他怎么打你们上访的打得这么狠?那个上访的人告诉我,她是法轮功。”

中共的迫害政策强迫人们接受这样一个事实:只要是炼法轮功的,怎样打压、怎样抹黑都不过份。

作为打压现场的目击者,姜维平看到的迫害理由更为荒唐。姜维平在不久前发表的独家报道中详尽的描述了一九九九年自己亲眼目睹的,在薄熙来授意下,大连警察公开毒打、侮辱和平上访法轮功学员的惨烈场面。姜维平写到:“薄熙来对公安局领导说,你看这些炼法轮功的这么团结、这么有效率,这么信奉李洪志,不抓不打怎么办!你们给我狠狠地打,打死了活该!”

这个信仰群体的团结、有效率、有信仰也成了薄熙来打压甚至打死法轮功学员的理由。两位记者目睹的、经历的法轮功遭受的迫害就已经如此惨烈,实际的迫害程度可想而知。

他们的陈述不由得让人联想到那位至今不愿透露姓名的前中国大陆记者三年前在海外披露的另一惊天黑幕。

2006年3月8日,这位前中共驻日媒体记者,向《大纪元时报》披露,在中国辽宁省沈阳市苏家屯区“有一个特别的地方”,大量法轮功学员被秘密关押在此。他们最后会被杀死,内脏被摘取,用于移植。他说:“他们一定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是被迫的,或者是在毫无知觉的情况下,上了手术台,取出了脏器,我认为是这样一种情况。”之后,种种证据显示,在打压法轮功后,全国范围爆炸式增长的移植手术的器官来源是法轮功学员。

中共控制媒体封锁真相

中国的媒体从业人员是在最黑暗的体制下,见证最黑暗罪恶的人群。但是,在道义良知面前不敢履行自己的责任,他们的内心煎熬可想而知。

中共在迫害法轮功的十年中对媒体的禁锢可谓武装到了牙齿。姜维平在一九九九年打压开始时已经是香港《文汇报》驻东北办事处的记者了,但是,宣传部对他的掌控似乎并没有因为他是境外媒体记者而放松。

当姜维平第一时间赶到警察对法轮功学员施暴现场时,在市委宣传部工作的一个领导对他说,你绝对不能报导,这是纪律。姜维平说:“我的一个同事当天在办公室值班,亦特别紧急地三番五次打电话告诉我,市委宣传部又来过电话,告诉我们不要参与报导此事,更不能向境外发稿泄秘,否则要撤职查办。”

邱明伟了解许多当年上访的法轮功学员情况非常悲惨,衣衫褴褛,居无定所,他深感同情,曾私下提供生活上的帮助,并向上级反映问题。但是,“上级明确的表态,法轮功的问题,你肯定不能碰。他说,别说你不能碰,就是我碰了,恐怕我也‘歇菜’,我们大陆‘歇菜’就是完蛋的意思。”

在这里我们看到,即使对法轮功学员表示同情和帮助都是不被允许的,更不用说为他们的权益发声了。对媒体的管制是连坐型的,下属违禁,上面也要受牵连。

层层检查、级级过关,掩盖了真相,也掩盖了中共的罪恶,但是,最终还是掩盖不了人心和良知。随着越来越多的媒体记者、体制内的其他人员不断的摆脱中共的枷锁,中共也会随着其谎言的全面曝光而解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