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喉舌的记者们原来也是“弱势群体”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九月六日】“弱势群体”通常是指在经济上比较贫困和在政治上没有权利的这样一个社会群体。按中共自己的定义,“弱势群体”主要包括下岗职工、“体制外”的人、进城农民工和较早退休的“体制内”人员和收入较低的贫困农民等几部份人。

与这些人相比,那些“呼风唤雨”的中共喉舌的记者们,似乎应该与“弱势群体”无缘。其实不然。最近因为涉及政治迫害而逃到海外避难的《人民日报》麾下的《人民论坛》副主任邱明伟,在接受美国希望之声广播电台“海内海外名家谈”节目采访时,讲了一些《人民日报》的内部故事,原来中共喉舌的记者们也许在经济上富裕点,在政治权利上却也是实实在在的“弱势群体”。

邱明伟讲到,在北京奥运期间,报社不准做任何的负面报导,“要求到什么程度呢?包括有负面的问题都不准去了解,不准去调查,更别说发表了。就是说即使你不发表,哪怕我去调查一下,看一下,那也不可以。”甚至荒唐到了什么程度呢?以奥运期间交通方面有压力为由,“动员我们说奥运期间就尽量不要外出了。”

在奥运期间,中共为了对国际社会做秀,专门开辟了一个“示威区”(当然,批准不批准你示威是另外一回事)。邱明伟说,《人民日报》给员工提出了一个很奇怪的要求,“游行示威的区域不准去,说什么呢?说只要谁去了,只要是让监控探头拍下来以后,他说我们按照监控探头来认人,认到谁就开除谁。”中共还给员工洗脑,“单位明确要求我们不要跟国外记者接触,说什么?说国外记者会给你设圈套的,你会上当的。”

邱明伟还提到,要发一篇调查的稿子,经常会遭到各方的干预。恶劣的情形包括“(被调查的人)直接跟你单位领导打电话,说这个人居然敢调查这个事情,也要求单位做出处理,停职,甚至采取其它手段等等等等,情况是很不乐观。”

邱明伟特别讲到一个喉舌造假的例子,硬生生把一个普通人塑造成没有任何缺点的一种先进典型。“然后通知这个模范典型进北京去领取奖项,因为她获奖了,因为她孝顺公公婆婆。但是没想到这个得奖的人,她居然在进北京领取这个所谓的孝顺婆婆这样的一个内容的奖项的时候,她临走之前还跟她婆婆干了一仗。所以我们有些时候觉得这些东西很滑稽。”

你想报道的,中共不让你报道;你不想报道的,可是为了“党的事业”中共要强迫你去报道,逼着你去造假。当初江泽民及其帮凶全面发动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之时,无数中共喉舌媒体的文字打手们充当了抹黑法轮功的急先锋。很多记者说“不造假,就没有了饭碗”,这些喉舌记者们不知道造下了多少的罪孽。喉舌记者曾把河北省任丘法轮功学员袁玉阁骑车过一个小土桥不小心摔倒的事,杜撰成了什么“成仙成佛,带上儿子一起跳进了护城河”如此荒诞无稽的具有中共特色的胡言乱语。袁玉阁后来在明慧网上揭露此事,“事后,我问采访记者,电台报导失真,你得有职业道德。他回答说,上级有任务,完不成任务没有奖金。”

这就是中共喉舌记者们的写照。没有自己的采访自由,没有写作自由,没有言论自由,没有维持自己尊严的自由;许多人还出卖良心,配合中共造谣惑众,迫害善良百姓,助纣为虐,毁灭自己的未来,他们不也是“弱势群体”吗?

近几年来,大陆民众“维权”意识高涨。社会各个阶层的人们都在开始反抗中共的暴政。过去没有律师敢给法轮功辩护,这也可以说是剥夺了律师的基本权利。现在越来越多律师出来为法轮功说话,他们知道,这也是在维护律师自己的基本人权。

中共喉舌的记者们,也应该站出来维护自己的权利了,公开声明退出中共的邱明伟就是一个榜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