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在信师信法中升华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五日】九六年七月份,我喜得大法。我在修炼大法前体弱多病,共有十几种病,常年住院。糖尿病综合症使我什么都不能吃,什么都干不了。全身没有劲,所以到处求医。后来听说练气功能治病,就去学了几种气功,但都不行,而且越练越糟,不成人样了。到后来听说有炼法轮功的,说法轮功的功法很好。我就到处打听,到处寻找,终于有一天朋友来话,告诉我七月十六日在吉林办最后一期学习班的地址,来回五六十里路。九天学功班,下了八天雨,风雨交加,但却没有阻止和动摇我学法轮功的决心。

我初期学法时什么都不懂,看完书脑子里什么都没有,一片空白。但每天还是坚持学法炼功,在不知不觉中,身上的病都没有了。那种没有病身体健康的感觉真的太好了,什么都能干了,什么都能吃了,我就是一个健康人。

我修炼了,低灵干扰来了,目地是不让我学法,毁掉我。尤其到了晚上,它们就常出来活动,把我吓的魂都飞了,连喊带叫,吓出一身冷汗,不知怎么办。全家人都说我不正常,有精神病。我丈夫被我吓的跑到女儿房间里去睡觉,不敢和我在一起过夜。这种现象,折腾我很长时间,痛苦极了,白天常常动不动的就舌头发硬,浑身动不了,说不出话来,说摔倒就摔倒在地上。当时由于我对法理认识的太浅,悟性不好,不知怎么办才好,后来就对同修讲了自己的状态。有的同修就直接告诉我说:“到时候你就喊师父帮你,你为什么不喊师父呢?”由于同修们的指点提醒,到时候我就真的喊师父,真的师父来了(我有感觉),邪魔烂鬼就顿时消失了。师父在给我清理身体,不断的清理,有时是在让我感觉的到的情况下進行的。

在这几年的修炼中,邪魔烂鬼对我干扰迫害的很厉害,我用过人的想法去对待它,到处找功友帮忙,求得别人的帮助,同修也都热情的用她们最大的能力给予帮助。但是还经常出现不动就不会说话,全身不会动,神志不清,说摔倒就摔倒。同修都为我着急,自己更是心急。经过一段时间的折腾,终于悟到谁都白搭,只有静下心来好好学法:“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只有学法,才能改变一切,以后更加抓紧学法,做好三件事,到现在那种状态消失了。在这段修炼中,使我真正体验到了学法的重要。

心中装着法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中共邪党对法轮功進行迫害,铺天盖地压下来。当时有许多大法弟子上访,讲真相,讲大法的好处,还法轮功一个公道、证实大法。我前后三次進京,遭到邪恶的抓捕和关押。每次面对邪恶,我都说“法轮大法好”。

我有两次发真相资料被人举报,抓到当地的派出所,每次派出所对我都進行威逼和诱惑利诱,面对邪恶,我从容不惧怕,从不签字。每次在派出所,我都给他们讲真相,他们都很想听,并提些问题让我解答,师父说:“修炼人是没有敌人的”(《各地讲法七》〈芝加哥市法会讲法〉)。师父的话让我铭记在心里,升起无限的同情和怜悯,使我在心目中,对任何人都没有仇恨。

每一次在派出所,所长让我签名,我没有签,但是我想既然让签字,我就拿起笔写到:“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我师父清白,坚修大法到底。”所长看后,气的够呛,用手掌“啪”的一声拍一下桌子,把屋里的所有人都惊呆了。大家都在看他的表情,对此我没有在乎他,因为我知道我没有错,你能把我怎样,所长大吼一声说:“走,跟我到那屋去。”我跟着他到了那屋,看见我丈夫在屋里坐着,突然他说:“你可以走了,回家去吧。”

这样的事情有几次都是有惊无险的。师父讲:“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 修炼人 装着法 发正念 烂鬼炸 神在世 证实法”(《洪吟二》<怕啥>)。在修炼过程中多次的磨炼和魔难中,我真心的体悟到,只要你心中装着法,坚定的按着修炼人的标准在做,一定会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闯过去的。

在病的问题上,我简单讲几句自己的经历过程。我牢记师父的法,大法修炼的人没有病,在这十几年修炼中,有数不清的大大小小病业现象的表现,我都把它们当成消业和还债,我没有“病”,我想吃什么吃什么,从不忌口,该做什么就做什么。更提不上打针吃药了。我对旧势力讲,“病”对我不好使,大风大浪我都闯过来了,怎么能翻在你一个小河沟里呢!有师有法在,我不怕你。即使我有漏,你也不配“考验”我,只要我心中装着法,就能冲破这一切。

以上是我十几年修炼一小部份,写的不好,请同修谅解,我还有许多执著没去,有机会我还会继续写下去,向大家汇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