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震撼心灵的两件事谈信师信法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九月十五日】最近发生在我身边的两件事对我震撼很大,每次我都在“后怕”之后,坚定的对自己说:关键时刻,坚信师父和大法,是我们唯一的选择。这两件事使我认识到一直以来自己在信师信法方面曾有多么的不足!

这两件事一个发生在所得的梦境中,一个发生在活生生的现实中。

先说梦里的那件事:我不知怎么的深陷一个泥潭里,而且越陷越深,我不住的喊着“妈妈”,可只听到妈妈细微的答应声就是不来救我,于是我使出最大的声音高喊:“妈妈!!!”可妈妈还是不来救我。在这危急时刻,我忽然想起师父在《北美巡回讲法》中的一段法:“邪恶在打他的时候,他也忘了自己是大法弟子了,也没有想到,我求救师父帮助。有的求救师父的时候也带着强烈的怕心。很多当被打的很痛的时候嘴里却在喊:“妈呀!妈呀!”完全把这迫害视为常人对人的迫害了。”

在梦里,当时我很自责:自己是大法弟子,怎么关键时刻不求救师父帮助,反而求常人呢?这不和那些喊:“妈呀!妈呀!”的人一样吗?于是,我坚定的高喊着:“师父,救救弟子!” 神奇的是,我只喊了一声,就感觉有一种力量把我快速从泥潭中拔起,然后,更令我惊心动魄的是,我似乎是在天上以“飘飞”的状态离开泥潭,回到岸上。此时,我“咚咚”乱跳的心震撼不已,就在这时,我一下子惊醒了,醒来后对这个梦既感到“后怕”又感到震撼!再也睡不着了,一边对自己关键时刻不求救师父而自责懊悔,一边虔诚的拜谢师父的点化。

我反复的思考这个梦,是师父在点化我什么呢?我一点一点的向内找,哎呀,如果我一开始就没有人念求救师父多好啊,看来还是修的不扎实。一定是自己某方面没做好,或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它们才设下一个让你“越陷越深”的泥潭从而毁了你!那么是什么心让旧势力钻了空子呢?忽然想起这段时间邪恶对自己身体的迫害,虽然没有象过不去病业关的同修那样打针吃药住医院,但自己却买来奶粉豆浆喝,说是加强营养,企图用“人”的办法使自己健康起来,这正好给邪恶迫害自己找到了借口:原来根本不习惯牛奶的味道,现在闻起来是那么香,原来很讨厌豆浆的生豆子味,现在却感觉那种豆花香是无上的美味,这种执著于“人”的享受正是邪恶演化的假相,借口让你健康是假的,毁掉你才是真的!

等我识破了邪恶设的圈套,再闻牛奶豆浆不香了,再喝就要吐出来(不是说修炼人不喝牛奶豆浆,而是不执著于用人中的营养品来“健康”自己)干脆把它们送给了家里没修炼的老人。这时师父在《转法轮》中的一段法自然浮现在眼前:“不是人为的控制你不叫你吃或者你自己控制不吃,而是发自内心的,到这个层次上,从功中反映出来就不能吃了,甚至于你要真咽下去,就真的吐出来。”

就在我做这个梦一周后的一天,又发生了一件令我震撼的事:儿子在十里外的异地住宿上初一,每周回来一次,每次都是在周一上午七点半到校,本来不用送他,可这个周一下起大雨,还有雷电,而且去学校要横穿既没有栏杆又没有警告声的火车道(因修建横穿火车道的地下桥,把原先的栏杆拆了,这里只是个仅能过自行车的临时通道。)所以,我打算六点发完正念就送他去学校。

因天气恶劣,我们走的很早,等我们走到火车轨道跟前时,那里还没有一个行人路过,因为打雷声和火车的鸣笛声混在一起,也因为雨大雾气大,根本听不见看不见火车,只能凭感觉通过,而且还要各自搬起自行车在铺满石子的轨道上费力硬穿,还不是一条轨道,而是双向的。

当我们身穿雨披在雷雨中横穿的时候,我边搬着自行车走边告诉儿子:“当以后妈妈不来接你,你自己过火车道时一定要念‘法轮大法好’!慈悲的师父会保护你的!你可一定要记住啊!” 儿子在前我在后,这时忽听已穿过最后一道铁轨的儿子惊慌的大叫:“妈妈快点,火车来了!”说话的功夫,火车已到跟前,我还有最后一道铁轨没有跨过,这时常人的一句话在我耳边先闪了一下:“火车真来了还没有通过时,就是车子不要了,人也得先跑,火车可是不长眼啊!”而后才想起求救师父,我几乎喊出了声:“师父救我!” 火车好象长了眼睛一样,到我跟前却放慢了速度,等我刚穿过最后一条轨道的那一瞬间,火车便风驰电掣的疾驶而过!我的心再一次被震撼了!我压着跳的很厉害的那颗“后怕”的心,再一次向慈悲伟大的师父感恩致谢!我的脸上眼里,感恩的泪水和雨水混在一起,模糊了眼前的路……

儿子也压着自己震撼不已的心说:“真悬哪,只差那么一点!这可能是妈妈平时修炼大法积了大德,上天在保佑您吧!”我对孩子说:“是师父保护了妈妈!感谢师父!”

等我送儿子到校回来又要过火车道时,正是上学高峰,对面已经聚集了很多家长和孩子等待过火车道,因为眼看火车就要过来了,此时雷雨也停了,雾气也散开,视线也开阔起来,危险似乎扫除了,然而,另一个关乎生命的更大危险他们还没有排出,那就是他们还不知大法真相,还没有脱离真正的危险,所以,我决定向他们讲真相

等家长和孩子们过了火车道,我不着急过,就在那里等待有缘人,告诉他们“法轮大法好”和“天灭中共,退党保命”的天机真言。经历了这次“有惊无险”的火车事件,更加坚信师父和大法,更感救人的紧迫,什么怕心,什么保护自己,都是邪恶强加的假相,纯属自己吓唬自己。路人听了真相都很感动,都很认同大法,可能也和自己的心态有关。

回想这两件令人震撼的事,都是一开始动了人心而后才想到求救师父,看来自己的修炼还是不太扎实。什么时候才修到“第一念就想到大法和师父”的境界呢?什么时候才修到“无论在梦里还是现实或其它险恶环境都坚信师父和大法”的境界呢?我想:只要多学法,就按师父说的做,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无论遇到什么险恶就坚守这部法,一思一行为众生,全心全念信师尊,那么,这一境界终会达到的!

再次感谢师父的慈悲呵护保护看管,师父,您辛苦了!弟子一定不会让您失望,今后将更加精進,广救世人,助师正法!

(自己亲身所历,自己境界所悟,不足在所难免,还望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